• 第十九章 穿肠夺魄

  面临绝境,方岳脸色阴沉,但他知道局势已定,纵然挣扎也是徒劳,徒然之间,一种如绝世神兵的锋锐之气从他体内迸发而出,他眼中射出实际般的杀机,漫天的掌影瞬间归一,狠狠向对方的破山拳狂击而去,与此同时,左手穿肠如盘旋的毒蛇,悄然而致,随时准备夺命封喉。

  方树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方岳还会如此狠辣,死也要拉他垫背,不由又气又怕,破口大骂。

  “你这个煞逼,以为我非陪你拼命吗?就等着被骨鹿践踏而泥吧!”

  话音刚起,他拳上的力量就狂退而去,双腿向后连弹,竟然不敢应战,夺路而逃。

  “哼!”

  看到对方没种的熊样,虽然面临死境,方岳仍是不屑地冷哼,这种而临困境就丧失战志之辈,真是不配与他为敌。

  “想逃就能逃掉吗?”

  他的嘴角浮上一丝叽讽,归一的掌势蓦地加速,向对方后背狂印而去,在这一刹那间,方树生感觉自己的魂魄似乎被他的掌式锁定,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这惊天的一掌轰杀掉!

  “吼!”

  (最新章2节Yq上酷匠O网

  感觉到主人有难,骨鹿引颈怒吼,血脉中血纹闪烁,力量如火山喷发,以不可思议地方式,化作下沉之力,使得身体加速下坠,向方岳狂踏而来。

  宠兽与主人生死依存,方树生身死,它也会受到不可逆转的重创,在它简单的意识中,绝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要在方树生死前,将方岳彻底踏成肉酱!

  感觉到身后的变数,方岳心中大恨,体内神力狂转向方树生追杀而去,却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难有回天之力,最终怕是要饮恨而终。

  “呱!”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原本奄奄一息的母鹏突然发一声穿透云霄尖啸,一种毁灭的气息迸发而出,一双肉翅猛地一拍,竟以不可思议的高速扑出,在转瞬间闪到骨鹿上空,双爪咔嚓一锁,就如老鹰抓小鸡,将不可一世的骨鹿牢牢抓住,向一旁狂坠下去。

  “轰隆!”

  母鹏与骨鹿的体重相加,不下于五万斤,如此的重量高速坠落,将地面都砸出一个深坑,震得碎石狂飞,骨鹿被压在下方,直接被压得变形,魂归地府。

  宠兽死亡,方树生魂魄一阵刺痛,如遭雷噬,七窍鲜血狂流,速度狂减,瞬间被方岳逼近。

  “不!”

  方树生发出一声不甘的吼叫,只感觉一阵寒光从后方袭来,倾刻将将他全身笼罩。

  方岳如杀神随形而来,虽然胜券在握,脸却没有一丝骄妄之色,右掌闪电般重击在方树生背部,汹涌的力量洪流冲入对方体内,不等对方被击飞出去,左手穿肠锋芒毕露,轻轻一抹,一朵娇艳的血花绽放,方树生头颅高高抛起,直接死绝,脸上仍是满是悔恨。

  “嘭嘭!”

  直到此时,排云掌的巨力才在方树生躯体内爆炸开来,数声闷响传出,血花激射,即使不被枭首,受排云掌如此重击,也是小命不保。

  “呼呼……”

  虽然只是短短数十个吸引,方岳却有种透支的感觉,强敌一死,右臂的刺痛便变得强烈起来,即使坚强如他,也痛得面皮发抖,右臂重若千钧,抬都抬不起来。

  “不行,方树生刚刚的表现不难看出,在他身后绝对还有强援,多半是上辈的人物,我必须尽快逃离……”

  方岳顽强的意志在此刻体现得淋漓尽致,尽管疼痛难忍,他却强行压下,令身体行动如掌,向方树生的尸体走去。

  虽然是对方先起杀心,但毕竟是他杀了族人,如果被人抓到这个把柄,不单自己要受重罚,只怕还会累及方戈,必须要毁尸灭迹。

  他先将断剑拾起,刺入尸体中,连同脑依一起,抛入了奔流而下的腐水河中。

  旋即,他来到小紫鹏身前,见它仍未清醒过来,不由眉头微皱。如果能将小紫鹏收服,在它的帮助下,成功返回营地不是难事,但要是它太久不转醒过来,等方树生背后的强援赶来,那的小命就要丢在这里。

  他站在小紫鹏前,面容变幻了数次,最终还是决定再等片刻,如果把现场清理完毕它还没清醒过来,那么只能将它强行唤醒,打断它接受传承。

  虽然这样会令小紫鹏的潜力大打折扣,但相对于自己的性命,这点损失对他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

  他如一条灵狐,在战场穿梭往来,将自己留下的所有痕迹抹去,最终来到了腐血蛟龙的尸体之前。

  腐血蛟龙拥有一丝先天神龙的血统,虽然只是一丝,但血统之高贵仍在上古蛮兽之上,可以说浑身都是重宝,比如它的真血,就比千年的兽王都丝毫不差,即使对部族来说,都极其重要的至宝。

  稍微犹豫了片刻,他最终没有动腐血蛟龙一片鳞甲,这种重宝,任谁都会心动,留在这里,无疑会为他逃脱争取到不少时间,相较于生命来说,任何重宝都是微不足道。

  金鹏是小紫鹏的母亲,而且还没有完全断气,他自然不会去动,而骨鹿被金鹏压在身下,也只能放弃,确定没有留下痕迹后,他再次来到了小紫鹏身前,举目向它看去。

  此时小紫鹏的气息已经平稳了许多,最初浮现的那道紫翅大鹏的虚影也已完全消散,只是全身的紫羽都流转着一种熠熠神光,显得高贵无比。

  或许是冥冥中早有定数,正当他决定将小紫鹏唤醒时,小紫鹏的眼睑突然睁开,如两颗璀璨的紫晶,射出摄人心魂的神辉,竟然令他心神迷糊。

  “唳!”

  小紫鹏刚一苏醒,看到有个“不明的生物”站在身前,出于自保地体能尖啸一声,张开深紫的巨喙,向方岳狂啄过来。

  它的尖啸声似乎有种魔力,方岳的心神更加迷糊,竟然呆立在原地,根本不知厄运已经降临。

  这时,快要断气的母鹏突然睁开了双眼,用无比幽伤的眼神看向小紫鹏,泪珠滚落,发出一声哀鸣。

  “呱!”

  听到母亲的鸣叫,小紫鹏的杀机瞬间消退,双翅一拍,如一道紫色闪电掠到了母鹏身旁,速度之快,即使与方铁群的裂山雕相比,也相差无几。

  同是蛮兽,幼生期就比成年期还快,这种天资,在这陨星山脉绝对是独一无二。

  “呱呱!”

  小紫鹏见母亲伤得这么重,伤心得泪如雨下,眼中璀璨的神辉被泪水朦胧,突然间全身紫羽根根竖立,竟然杀机狂作,向方岳看去。

  母鹏看着小紫鹏,眼中有太多的不舍,但它知道自己时间不多,强忍住泪水,叫着向小紫鹏示意。

  “呱,呱呱!”它虚弱的低鸣着,似乎在告诉小紫鹏,不要伤害方岳。

  听到母亲的鸣叫,小紫鹏的眼神变得有些迷蒙,母亲不单让它别伤害方岳,还告诉它,让它成为方岳的宠兽,跟随方岳离开这片山林。

  它虽然非常灵性,在炼化了兽宝后灵智甚至不在人类之下,可它的经历毕竟太过单纯,它无法理解母亲为什么要为一异类求情,还让自己追随对方。

  它伤心地跃到母鹏身边,伸出脑袋在母鹏上轻轻的擦蹭,似乎想用这种方式,减轻母鹏的痛楚,场面是如此的凄惨可怜。

  其实此时方岳早已清醒过来,但他旁观着这一切,他知道母鹏的时间已经不多,尽管强敌马上就要赶来,仍是不忍打断它们母子诀别。

  母鹏的气息极剧转弱,深深地看了小紫鹏一眼,艰难地张嘴低鸣,然后扭头看向方岳,竟是在催促小紫鹏,尽快与方岳订下契约,尽快离开这里。

  母鹏同样有着一丝上古神鸟的血统,灵智也是非常出众,它深知这山野中的凶险,失去它的庇护,吞噬了绝世兽宝的小紫鹏绝难存活下去,所有只有在死前看着小紫鹏与方岳订下契约,并离开这片凶险的山野,才能放心。

  小紫鹏自小与母鹏相依为命,虽然它刚刚像是经历了无尽久远的岁月,但此时那些记忆已经深埋,它还是如白纸一般,习惯了对母亲言听计从。

  “呱呱……”

  它泛着泪光离开母鹏的怀中,慢慢地向方岳走来,眼中虽然没了杀机,却也不带一丝感情。

  方岳心中默默叹息,命运无常,想要摆脱命运的摆布,守护心中珍爱的一切,唯有不断突破极限,强大自身。

  他平静地看着小紫鹏,将契约石放到它跟前,等它自行契约。

  “呱呱!”小紫鹏回头看了一眼母鹏,悲伤地叫了两声,在母鹏催促的目光中,并不情愿挥动右爪,在眉心处划破一道口子,迫出一颗紫色天晶般的神血,涂抹在契约石上。

  “咝咝……”

  紫色天晶般的神血被契约石快速吸收,发出一种悦耳的细响,一种奇妙的感觉从方岳心间升起,转眼之间,他与小紫鹏之间有了一种特殊的关联,就如血脉相联,心灵相通。

  此时,小紫鹏看向他的目光也已变得柔和,向他低鸣一声,竟是在叫:“主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