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出乎意料,但方岳并没有太大的震惊,方树生也是部族晚辈中少有的好手,在外历练了这么多年,有一门武技接近大成,并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但他深知机会只有一次,一旦等方树生稳住阵脚,绝对会展开疯狂的反扑,到时候死的肯定是他。

  于是他毫不犹豫,前冲的速度丝毫不减,却将穿肠蓦地收起,双手拳掌同出,以空前的状态,击出陨星九式与排云三掌,每一次攻击,都精准地将激射而来的碎石击碎,紧紧粘住方树生,绝不给他半分喘息之机。

  “找死!”

  击出一拳之后,方树生借着巨大的反弹之力向后翻滚而此,此刻终于脚踏实地,见方岳在这种情况下仍是纠缠不放,心中狂怒,脸上再次露出狰狞色,猛地一跺双脚,如一头暴猿冲天而起,竟然后发先至,从碎石穿梭而向,又是一计将近大成的破山拳,向方岳头顶狂轰而来!

  这一击是蓄势而发,威势远非刚刚那一拳可比,拳势刚成,四周的土行玄力就疯狂向方树生前方聚集,竟然形成一座淡淡的土色小山虚影,向方岳头顶狂压下来,就如泰山压顶一般,给人不可抵御的感觉,气焰无边,不可一世!

  此时在方树生眼中,方岳已经死人,在他看来,自己一拳是毕生的巅峰之击,不单携着上万的巨色,而且后劲绵绵不绝,就算对上寻常的七重返神者,也要抵挡一二,而方岳不过三重,就算再逆天,力量也不过五千来斤,绝对不会任何挣扎之力,绝对会被拳势直接碾压,变成一滩烂肉!

  纵然镇定如方岳,此刻也不由勃然变色,虽然他对方树生的实力早已有所预料,可仍没想到对方离完全掌握属性,只有一线之隔。

  能在七重之前过多全掌握属性的,千个返神者中,也不见得有一个,称得上是天纵之姿,没想到方树生长得熊模狗样,天资却是如此出众,看来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

  面临绝境,要说方岳毫不慌乱,那是假的,可前世十多人的生死格杀,使得他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最佳的状态,并且头脑冷静,做出对最正确的选择。

  虚影大山极速压下,方岳感觉自己被一座无形的大山压住,体内神力都变得极其滞涩,如果闪避,必定如同身陷泥潭,最终难逃一劫。

  就在这绝境之中,方岳突然抬头挺胸,如一杆绝世神枪,散发出惊人的战意,无数基础掌招在心中掠过,全身神力无视对方威势的压迫,如出柙猛虎,向右掌中狂冲而去,右掌如惊鸿般掠出,在空中留下一连窜真伪难辨的掌影,竟然斜冲而起,向方树生的破山拳狂拍而去!

  “螳臂当车!”

  见方岳自不量力,方树生的目光更加凶残,全身神力迸发,小山的虚影更加凝实,势要一拳将方岳轰成烂泥!

  “轰!”

  但他失望了,方岳的掌影竟势如破竹地将小山虚影洞穿,瞬间与他的拳头硬碰在一起,拳掌交击,一股不下于八千斤的巨力狂涌而来,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汹涌撞击,转瞬轰然炸开,一巨惊人的巨力将他向后狂推而出,可在此时,方岳的手臂却奇异地抖动,如不着力的面团一般,将爆炸的巨力消去,身体竟然逆势而进,向他贴来!

  蕴力三重硬拼硬力六重,反而是方岳略占上峰,这是何等惊人的战绩?即使是百万人大部族中的绝世天才,要达到这种骄人的战绩,也是十中无一。

  这一战要是让外人知道,绝对会令举世震惊!那些大势力肯定会想方设法将方岳网罗到门下,如果确定他有敌对的可能,则会趁他还没有成长起来,不择手段将他抹杀掉!

  “巧力之境巅峰!”

  面对方岳如此逆天的战力,方树生只觉头皮发麻,他这一拳拼尽全力,本以为能将方岳直接碾压而死,没想到方岳运力的境界如此高妙,竟然能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将碰力量轻松化解,而且还有追击的余力,表现出来的潜力,实在是令他心惊胆颤!

  刚刚的一拳,他没留一丝余地,现在身体就如一座空城,如果方岳近身,有穿肠这种上品神兵在手,杀他如同杀鸡。

  想到这种可能,方树生的双瞳止不住极速扩大,一种无边的恐慌将他的意志吞噬,浑身竟不受控制的颤栗起来,一种深寒从心中狂喷而出,他只觉得全身僵硬,就像被死神附体一般,再没有一丝斗志,脑海中只剩恐惧与慌乱,只能任方岳宰割。

  方树生却不知道,别看方岳一副镇定如常的模样,其实此时的情况比他好不了多少,排云三掌虽然不凡,可极致的力量不过八千多斤,而破山拳的力量至少有上万斤,虽然被他运用巧力分化消解,可巨力仍是无孔不入,像条条恶蛇顺着骨肉钻入体内,四处肆虐,许多血管都被撑破,肌肉筋脉也受到了重创,就连骨头也近乎碎裂,整条右臂,完全失去了知觉。

  尽管承受着非人的痛楚,方岳却以惊人的意志强行将其压制下来,以钢铁般的意志统帅肉体,在绝不可能的情况下,袭杀而出!

  “唰!”

  他的左手灵蛇般伸出,唰地从右袖中抽出穿肠短剑,剑式毫无花假,竟是以陨星九式的轨迹,直奔方树生要害而去。

  在神力的灌注之下,穿肠剑寒光四射,如一块晶莹的冰魄,不可逼视,刺破空间,追魂夺魄。

  此刻方树生已经完全绝望,感受到穿肠夺命的寒光,全身虚汗冒个不停,几乎大小便失禁,可他真不想死,方铁雄已经有了周全的计划,必定能将方岳一家抹杀,到时候方玉生坐上少族长之位,十年之后,他就是大长老,在部族之中仅在一人之下,部族的美女、资源任他索求,以他的天资,再过几十年,极有可能突破淬体中期,成为部族的太上老祖!

  想到这些,他不知从哪生出一股力量,速度激增,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向被天罗网罩住的骨鹿靠去,想借骨鹿抵挡方岳的攻势,扭转局面。

  逃窜中,他慌乱地向骨鹿看去,只见骨鹿四蹄踩着天罗网,头顶的刀角不停拱动,正在将天罗网划破,只要几个呼吸,定能脱困而出,他心中狂喜,有种两世为人的感觉,竟然有丝丝神力从血肉深处迸发出来,速度再增,向骨鹿狂奔而去。

  此时此刻,他已将方岳视为生死大敌,恨不得马上将方岳生吞活剥,脚下拼命发力,闪避方岳水银泄地般的攻势,心想只等骨鹿脱困,就要展开疯狂反击,一举将方岳碎尸万断!

  方岳长眉微蹙,目光却是更冷,他没想灵智低下的骨鹿,竟会这么快就找到脱困的办法,即使将方树生斩杀,只怕也难在疯狂的骨鹿之下逃出生天。

  生死存亡之际,他的心静如寒潭,映射着四周的一切,世界似乎变得格外清晰,四周的一草一木都了然如胸,方树生的一举一动全在他的掌控之内,他右掌狂拍而出,排云第三掌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突破,化作数道掌影,向方树生汹涌攻去。

  “呜呜呜!”

  掌影破天,发生厉鬼般的啸叫,卷起阵阵狂风,将地面的枯树败叶席卷而出,就连碎石,也快速滚动起来,最后也被狂风卷起,随着掌势一同向方树生狂冲而去。

  这样的声势,令方石生心惊胆颤,眼看掌招就要攻到,骨鹿突然破网而出,仰天嘶吼,撒开四蹄,大地狂震,向方岳猛撞而来。

  方树生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求生的意志再次迸发,全身的神力疯狂流转,再次挥拳,向排云掌影迎击而来。

  “操!”

  即使冷静如方岳,此刻也忍住不在大骂,原本他只需要三五个呼吸,就能将方树生越级击杀,可在这个要命的时候骨鹿破网而出,骨鹿的攻击力至少是方树生的三倍以上,一击之力,超过三万斤,不论是铁蹄、尖刺,还是刀角,全身任何一处都是夺命的利器,别说被正面践踏或是冲撞,就被擦蹭一下,也能要他半条小命。

  他深知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如果不能将方树生斩杀,只要等对方缓过气来,自己右臂的伤势就会暴露出来,连方树生都能将他轻易斩杀。

  可骨鹿正在疾冲而来,如果想强行将对方击杀,自己也必定被骨鹿伤到,同样是死路一条。

  他正在决断,骨鹿突然四膝猛地一屈,然后如大山般高高跃起,速度比之前足足快了一倍,携着数万斤的巨力,以泰山压顶之势向他头顶狂踏而来!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方树生却瞬间从惊悚变为狂喜,拳势不断增强,将他逃循的路线通通封死。

  酷√匠网首T$发

  “哈哈哈,你最逆天又怎么样,还不是老子手下的亡魂?能将你这种奇才抹杀,看来老子才是部族神泽的庇护者,将来一定会名动这方大域,啊哈哈哈!”方树生已经将他视为死人,语气张狂,浑然忘记了刚刚几乎失禁的熊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