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属性破山拳

  “哈哈哈!”

  0酷匠网.唯n☆一正B版IN,u其他Z都lc是88盗U{版{

  方树生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事,仰天大笑,无比张狂地叫嚣道:”只要将你们都杀了,还有谁会知道?”

  虽然对方张狂,说得却是一点不假,要是他们父子真被同时杀死,即使心中有数,为了维护部族的稳定,多半也会装作不知。

  方岳脸色更冷,为了迷惑对方,故作有些底气不足地争辩道:“你以为你赢定了吗?执幡老祖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们想靠那个快死的老鬼?”方树生笑得更加张狂,完全没把执幡老祖放在心上:“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即使马上闭死关,也活不过三年,只等老鬼一死,你们全家都死定了,至于你嘛,这里穷山恶水,正好埋你的贱骨,就乖乖认命吧!”

  虽然方岳与方树生接触不多,但知道对方绝不是爱讲废话的人,现在竟然不惜与他浪费口舌,身后肯定还有强援,为的是拖延时间。

  他神色不变,说话却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语调,恨声道:“即使老祖身亡,执钺系也不会坐视不理,部族待你们恩重如山,你们竟然吃里扒外,简直是狼心狗肺,一个个都该受裂刑而亡!”

  “自古成王败寇,只要能将你那死鬼父亲杀死,我二叔坐上族长之位,谁敢说半句不是,难道执钺系的会眼睁睁地看着部族灭亡吗?哈哈哈,裂刑,只怕跟你爹走得近的,一个个都难逃车裂之祸!”

  “是吗,那就让我先把你弄死吧!”

  对方意在拖延,自然不能让其得逞,方岳语气蓦地一冷,突然从乱石堆中掠出,兔起鹘落,向方树生狂冲而去。

  方树生虽然没将他放在眼里,但本能地感到一种威胁,双目一眯,举弓连射,泛着幽光的黑铁羽箭快如闪电,势若奔雷,将方岳的前进路线通通封死,只要方岳稍有不慎,定会饮箭而亡。

  面对夺命而来的黑铁羽箭,方岳脸上波澜不兴,以超越身体极限的体态连闪带跳,险险闪避,却仍被一箭擦胁而过,撕裂大片皮肉,血水飙射,他却脸如寒冷,看不出有一丝痛楚之色。

  如此惊人的意志,令方树生暗暗心惊,这样的痛楚却一丝不露,意志绝对是坚如钢铁,尽管方岳天赋极差,如果任他成长下去,成就绝对不容小视,返神修炼血脉天赋固然重要,但真正能超越众生,成就大能的,都是意志超强之辈。

  方树生冷哼一声,心中杀意不由更重。他终于不再轻视方岳,高高挥舞兽鞭,猛地一抽骨鹿,骨鹿吼声如雷,四蹄闪起一阵奇光,似乎要将大地跺碎,像小山般极速碾压而来。

  距离数十丈时,方树生“锵”地将背上的神兵宝剑抽出,斜指方岳,淡青的宝剑上,散发出阴寒的夺命之光,蓄势待发,有如毒牙。

  方树生作为执符嫡系,身家自然不凡,他的这柄宝剑是黄阶中品,别说是肉身,即使是铁人,也禁不起轻轻一剑,方岳此时的处境,真是非常不妙。

  可面对气焰滔天而来的骨鹿,方岳仍是面如玄冰,身形不变,一往无前地向方树生冲杀而去,在骨鹿滔天的气势之下,看起来就如飞蛾扑火。

  尽管方树生深知方岳不凡,但他仍不相信方岳能与自己正面交锋,在他看来,方岳如果莽撞,绝对是自寻死路,眼中不由闪烁出残酷好杀的光芒,一抽骨鹿,骨鹿一跃而起,万斤之躯直接向方岳狂踩而来,与此同时,神剑如毒蛇吐信,直刺方岳眉心魂魄窍血所在,想要一举将方岳灭杀。

  骨鹿高高跃起近十丈,像片巨大的阴云,向方岳当头罩来。

  “咻!”

  似乎夺命之音已经响起,方岳的目光却是平静如深潭,就在骨鹿达到最高点时,全身蓦地紧绷,竭力向左一闪,闪出骨鹿的落点,脚尖看似不轻意地一带,踢起一块石子,令其啪啪向远方滚去。

  “轰隆!”

  骨鹿坠地,大震狂抖,方岳仍如一汪深潭,处变不惊,在刹那之间,巧力之境发挥到极限,脚下不断变化,重心却如飞燕立于狂风之中的柳梢之上,平稳无比。

  “唰!”虽然方岳的应变能力令方树生吃惊,但他的反应也是不慢,还未将骨鹿落地的下挫力消去,右臂平挥就是一剑,剑芒吞吐,斩破空气,向方岳背上狂斩而来。

  “嗤!”

  剑芒斩破空气地尖啸声越来越近,就要被斩正时,方岳双膝徒然一曲,就势向前翻滚而出,姿势虽然难看,却有惊无险地闪过一击,尽管对方的攻势铺天盖地而来,他眼中却是神光大作。

  就在这时,被他踢出的石子精准地撞击在一个黑色的突起上,“嘭”地一声,一张巨网从地下喷射而出,极速向方树生与骨鹿罩去。

  骨鹿虽然力大无穷,破坏力恐怖,但毕竟身躯笨重,事发突然,根本来不及闪避,肘腋生变,方树生气得吐血,却无可奈何,双足猛地一跺,冲天而起,总算及时逃过一劫,骨鹿却被天罗网罩个正着。

  骨鹿前冲的速度太快,突然被全是用老兽筋编成的天罗网罩住,四脚纠缠,绊倒在地,发出轰隆一声巨响,震得地面狂抖,滑行中,撞得乱石狂飞,场面极是惊人。

  如此一来,方树生的攻势完全瓦解,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方岳眼中放出夺目神光,双腿猛然绷直,整个人如惊虹般一跃而起,唰地一声,穿肠短剑向方树生后背狂劈过去。

  方树生此时还在空中,没法借力,根本无法有效闪避,见穿肠短剑闪耀夺命寒光而来,只觉得浑身一冷,浑身汗毛在倾刻间全部竖起,情急之中,顾不得在意穿肠的品级,全力一剑放前挡去,想将方岳的攻势化解。

  虽然不知穿肠的品级,但他对自己的神兵非常自信,心想即使不能将穿肠斩断,至少也能势均力敌,毕竟黄阶中品神兵在部族之中,已经是十分稀罕之物,他根本想不到,方岳的父母竟然会动用毕生的积蓄,为方岳打造出穿肠这种绝世神兵。

  他的眼中凶光大作,只等档住这一击,局势就将重新回归他的掌控之中,以他的实力,只要三五几剑,就能将方岳大卸八块。

  可在这时,方岳的嘴角,再是浮出一丝叽讽之色,冷声低喝道:“给我断!”

  “叮!”

  方岳神情的转变,令方树生有种不妙的感觉,叮的一声,感觉手中一轻,极低头一看,全身惊出一声冷汗,他的神剑竟然被直接斩断,剑柄前只剩短短一截!

  中品神兵竟然被如此轻巧的斩断,方岳手中的短剑,该是何等的锋利?

  ……难道,他手中的是上品神兵吗?

  方树生先是一个激灵,旋即便露出狂喜之色,尽管自己的宝剑被对方斩断,可只要小心一些,一时半刻绝不会落败,只要将骨鹿脱困而出,就是方岳的死期,到时候,价值连城的上品短剑还不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吗?

  想到这里,方树生恨不得仰天狂笑,目光不由向被天罗网缠住的骨鹿看去。

  方岳自然明白当前的局势,如果方树生刻意闪避,他绝不可能在骨鹿破网而出之前将对方斩杀。

  他长眉微挑,心中已经有了决断。狂风暴雨般的剑势丝毫不缓,脚尖再次一踢,一块石头呼啸而出,准确地砸在另一支天罗筒的机关之上,“嘭”地一声,又是一张天罗网喷射而出,将骨鹿罩个正着。

  没想到他还有后手,方树生像被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说不出的憋屈难受,咬牙切齿地向后狂退,想要尽早稳定阵脚,亲手将方岳撕成碎片,唯有这样,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可方岳前生专精杀人之道,在短剑上的功夫,还远在拳掌之上,剑势如暴风骤雨,面面俱到,又如惊滔骇浪,势不可挡,哪是他轻易能罢脱得了的?

  方岳目光如刀,冷视狼狈逃窜的方一,周围的一切,全部清晰地映照在他脑海之中,穿肠狂舞,在空中留下漫天的剑影,敏锐地捕捉住方树生的每一道破绽,唰唰数声,方树生的衣服被割裂数处,左肋也被穿肠划中,血花迸裂,几乎连胁骨都被划断。

  “啊!”方树生痛得几乎哭出声来,杀猪般尖叫一声,生死之际,鼓起全身神力,右掌向地面狂拍。

  “破山拳!”

  方树生竭尽全力,向地面狂砸,拳头之前,竟然有一丝淡淡的土黄色!如一道淡淡的土色气流柱,以无法估量的极速,轰地冲击在一颗麻黄石上,竟然之其凌空击碎,碎块向方岳扑头盖面激射而来。

  “属性!”

  破山拳练到大成,会拥有某种土行属性,方树生拳头前方既然有淡淡的黄色气雾,就说明他的破山拳已经接近大成,一拳将数千斤的麻黄石击得四分五裂,最起码有近万斤的巨力!

  没想到方树生竟将破山拳练到了近乎大成的程度,这一战,无疑是方岳两世为人最最艰苦的一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