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紫鹏吞兽宝

  双方的距离再次拉开,腐血蛟龙如黑色闪电,几扭之下,已经来到了小紫鹏头顶。

  小紫鹏吓得尖叫,拼命拍打翅膀逃过毒蛟的撕咬,毒蛟怒不可遏,巨大的黑爪一爪拍下,“咔嚓”几声脆响,小紫鹏被拍成重伤,凄厉地向下坠落。

  “呱呱!”

  孩子被击伤,母鹏发出揪心的尖叫,它不要命地拍打着巨翅,像阵狂风撞向腐蛟,腐蛟长尾再次发着乌光抽下,它不闪不避硬挡这致命一击,双爪一扑,将蛟龙巨尾死死抓住,巨喙上浮现出神秘的金纹,一口向蛟龙后腿啄去,快如闪电,金光夺目。

  方岳感觉母鹏的巨喙像携带着一座大山,一种无法喘息的压迫感猛地压下,他感觉快要被碾碎。

  “嗤!”腐蛟没想到母鹏会这么拼命,后腿被狠狠啄碎,任它怎么挣扎,母鹏就是不肯松开。

  “吼!”

  腐蛟震怒了,扭腰一口咬向母鹏颈部,一股带着恶腥味的黑烟滚滚冲出,发出嗤嗤的碎响将空气都腐蚀一空,远比腐水毒蛟的毒雾可怕。

  “呱!”

  母鹏不甘地松开蛟腿,看了一眼血流不止的小紫鹏,球大一滴的血泪滚落而下,仰头尖啸,全身翎羽竟一扫之前的颓气,全闪烁出耀眼的金光竖立起来,猛地一抖,化作漫天金箭暴雨般射向腐蛟,竟是两败俱伤的手段。

  “嗷!”

  腐蛟没想到母鹏会这么拼命,惊恐大叫,拼命逃窜,依然没有逃出惨死的命运,被射成了马蜂窝,血瀑洒下,毒蛟重重摔在地上,生机断绝,再无半分凶威。

  此时母鹏全身无羽,血肉淋漓,也是命如皂泡,风一吹就会破灭。

  但它苦苦挣扎走到小紫鹏旁,张口吐出一颗神光熠熠的脑状兽宝,然后费力地将小紫鹏嘴张开,喂它吞了下去。

  所谓兽宝,是指凶禽蛮兽用体内神力长年累月淬炼,并最终具备种种神通的身体部分,一般来说,蛮兽只有晋升无望才会淬炼兽宝,通常都会选择攻击部位淬炼,使之威力大增无坚不摧。

  淬炼成兽宝动辄就要上千年,所以极为罕见,一件兽宝,往往会作为部族的镇族之宝,因为具有不可思议的神通,重要性不在图腾之下。

  大脑兽宝,绝对是所有兽宝中最珍贵的一种,对淬炼者本身而言,它无法直接提升攻击力,也不能提升灵智,唯一的作用是能将生命烙印完整的保存下来,谁炼化了它,就能得到其中的传承。

  母鹏吐出的兽宝更是不凡,拳头大的兽宝像颗晶莹的核桃,里面流转着星空般的淡紫电光,像是活物一般,这样的兽宝,绝对是稀世珍宝,纵然是人品百万的大部族,也不见得拥有。

  吞下兽宝后,小紫鹏身上竟升起一阵莹光,隐约可以看出是一只紫翅大鹏的样子,一种极为古远的气息扩散出来。

  在这种气息的影响下,方岳脑海中竟出现一些洪荒的画面:漫天神雷,天地被雷电撕裂,雷雨如瀑,汹涌的洪水流入裂缝之中,极远的天边,一道紫电掠过,漫天神雷一暗,全被它吸收,这时画面突然扭曲起来,然后是一片广阔的夜空,一只巨大无朋的紫翅大鹏鸟在天空翱翔,一闪落在月亮上,竟把月亮蹬得向下一沉。

  方岳被脑中的画面深深震憾,久久无法平静,如果脑中的画面曾真实存在,那紫翅大鹏鸟站在月亮上还很清晰,它该有多么巨大?

  他深吸一口气,从震憾中挣脱出来,从背后拿出两支天罗筒,小心翼翼地向小紫鹏走去,上天为他创造了绝佳的机缘,要是不去争取,绝对是暴天物。

  “呱呱!”

  看到方岳步步紧逼而来,母鹏流着眼泪,用哀伤的眼神看着他,发出声声哀鸣,似乎在求他,放它孩子一条生路。

  刚刚看到它为了救小紫鹏不惜牺牲性命,现在又苦苦哀求,方岳于心不忍,心中不由一软,但小紫鹏是个天大的机缘,他不可能因为同情就白白放过。

  他放下手中的天罗筒,平静地与母鹏对视,诚恳地道:“我很同情你的处境,但你现在没办法保护小紫鹏,它刚刚吞下兽宝,如果还留在这里,肯定会被其它蛮兽杀死,我可以帮它,但它必须要做我的骑宠,你能听懂吗?”

  “呱呱!”母鹏无力地叫了两声,悲伤地偏着头想表达什么,可方岳根本不懂。

  方岳又手舞足蹈演示了一番,可母鹏仍是半懂不懂,不过它能感觉到方岳并没有伤害它们的意思,警惕放松了几分。

  “这个,你知道这个吗?”方岳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远远地将一块契约石扔到母鹏跟前。

  “呱!”

  母鹏竟然眼中流露出不舍的表情,慢慢地点了点头,将契约石衔到小紫鹏跟前,又低叫着向方岳哀求,似乎在说,它还没醒过来,等醒了再进行契约好吗?

  7酷n匠网首6发

  方岳正要回答,突然长眉一颤,有些为难地看了母鹏一眼,以极快的速度用挖开土层,将两根天罗筒藏于乱草之中,身体如猎豹般窜出,一闪掠到一片乱石中躲下。

  “隆隆……”

  方岳刚刚藏好,一阵沉重的蹄声响起,地面狂抖,一头刀刺骨鹿狂冲而来,树木倒伏,撞得残枝乱叶狂舞。

  骨鹿背上,方树生长发乱舞,负剑而立,有如杀神,不可一世。

  金鹏与毒蛟的大战也落在方树生眼里,他虽然没有看到母鹏喂小紫鹏吞食兽宝,但见小紫鹏一副沉迷不醒的模样,以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挥洒得意,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也怪不得他得意,他接近六重巅峰,而且体魄强横,普通一击之力也足有七千余斤,再加上比他还强上数倍的刀刺骨鹿,现在母鹏重伤濒死,要杀方岳还不是手到擒来?等杀了方岳,小紫鹏就是他的囊中之物,叫他如何能不得意?

  距母鹏百丈时,他蓦地止住骨鹿,故作姿态的环视一周,冲四周大吼道:“出来,我知道你这里!”

  方岳像块石头,悄无声息地趴在乱石之间,任方树生吼破嗓子,气息仍是一丝不露。

  方树生非常肯定方岳就在这里,见方岳潜伏不动,狞笑一声,刷地将长弓瞄准正在炼化兽宝的小紫鹏,胜券在握地道:“你不打算出来是吧,我数到三,你不出来我把它射死。”

  虽然方树生并非轻浮之辈,此时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仍不免有几分飘飘然,脸上都不由透出一种亢奋的红光,却没有发现,就在他用箭对准小紫鹏的刹那,本来母鹏本来暗淡无光的眼瞳中,竟掠过一道难以察觉的寒光。

  “一!”方树生慢慢将长弓拉开,大声数道。

  不得不说,他这一招非常有效,尽管小紫鹏并非方岳所有,但这是天大的机缘,方岳不太可能坐视他将小紫鹏射杀掉。

  “二!”

  方树生满是不屑与叽讽的声音响起,似乎在说,滚出来吧,你就是我手上的蝼蚁,取你性命,只需要轻轻一碾。

  如果任方树生将小紫鹏射杀,不单丢掉天大的机缘,而且也会丢掉一个翻盘的变数,因为如果小紫鹏及时醒来,极有可能在母鹏的授意与他联手杀敌,所以方岳绝不会坐视不理。

  方树生二字尾音刚刚落下,他长眉微颤,面无表情地从乱石堆中探出身子,冷视对方。

  见他现身,方树生脸上的笑容更加得意,眼中凶光一闪,张开长弓,嗖的就是一箭。

  他是六重巅峰,再加上体魄惊人,臂力达到了惊人的七千多斤,寒光四射的铁羽箭离弦而出,直接在空中洞穿一条真空通道,如同载着一座大山,以近乎闪电的速度,向他方岳夺命射来。

  铁羽箭离弦的刹那,方岳双瞳微缩,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全身筋骨瞬间舒展,腰若无骨般向左后一闪,险险避过怒箭,再次潜伏在乱石之中。

  方树生完全没想到,区区三重的方岳反应竟如此敏捷,但他并不着急,早先他已让方石生发出信号,他们的强援马上就到,到时候就可手不刃血地看着方岳丧命,没必要急在一时。

  所以他也不再用小紫鹏逼迫方岳,用略带疯狂的眼光看着方岳所在的乱石堆,恶毒地道:“只会做缩头乌龟吗?你以为躲着就能逃过一死吗?今天你死定了!”

  盯了乱石堆片刻,见方岳不接话,又阴笑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那死鬼老爹旧伤复发,这次二叔早有准备,他在东兽王林死定了!哈哈哈,能一起上路,倒也不枉一场父子。”

  听到对方提起父亲的旧伤,方岳心中不由得一沉。自从上次方戈受伤,他就有一种不详的感觉,看来方戈的伤果然没那么简单,这一次东兽王林之争,看来多半是方铁雄与外族勾结,早已策划好的阴谋。

  “但愿父亲吉人天相……”方岳心中默默祈祷,嘴中却怒声斥道:

  “方树生,你们竟敢勾结外族,一定不会有好下场,回到族中,我一定要上禀三位老祖,将你们打得形神俱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