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它的毒雾太可怕,连金鹏都被惊走了,方岳不敢让它追得太近,转身张弓就是一箭。

  当初他临时取弓都能一箭双雕,现在弓抓在手中,射得自然又快又准又狠。虽然毒蝠皮坚肉厚,但也不敢轻易试箭,笨拙地止住身形,左翼一挥,将箭扫偏,再次向他追来。

  经这一缓,他有惊无险地逃到了洞外,巨蝠一跃而下,借着一双破翼滑翔而来,竟瞬间拉近了几丈。

  “嗖!”

  他没有一丝迟疑,回头又是一箭,向左极速掠去。

  只要再撑半里,就能进入左边斜坡上的古林,他有七成的把握利用树林将毒蝠甩掉。

  这时他却心中一突,有种被窥视的感觉,但毒蝠正拼命拍打着追来,不容得他改变路线。

  他小心地留意着四周,取出一根用老兽筋做的飞天索,边跑边甩,将它甩得呜呜作响。

  距树林越来越近,还有十多丈时,他猛地跃起,飞天索“嗖”地脱手,勾在最近的一根树枝上,身体一荡,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在另一根树枝上,手用力一抖,将树枝崩断,飞天钩一闪落回了手中。

  “哇哇!”

  毒蝠没想到方岳身手这么不凡,气得双眼通红,不停拍打翼,两旁古树不停倒下,倒地声震耳欲聋。

  虽然进入古林后如鱼得水,方岳的神经反而绷到了最紧,因为他感到一丝极其凌厉的杀气!

  “嗖!”

  果然,就快要冲上坡顶时,一根冷箭从右疾射而来,携带的力道不下三千斤!

  一枝箭最多不过半斤,要携带三千斤的力量,可想而知速度有多可怕!如果不是他一直小心提防,这一箭定会取了他的性命!

  “嗖嗖嗖!”

  他处变不惊,身形不变继续前窜,同时张弓就是三箭,前两支被巨力剖开裂成两半,第三支终于与冷箭不分胜负,全在空中爆开,炸成了碎片。

  被人伏击,方岳只能向左边逃去,可往左就是腐水峡,下面是百丈悬崖,崖壁滑不沾手,过去完全是条绝路。

  但他没得选择,敌人的位置选得极好,不单在关键时刻卡住他,还将右边的路也拦死,以对方的箭力,如果闯过去,肯定会被一箭穿颅。

  “方树生!”

  这种声势,用脚都能想到是谁,方岳是真的怒了,暗暗发誓,只等脱险,一定要不择手段将对方弄死。

  “嗖!”

  方树生竟不露痕迹,一箭又夺命射来。

  身后毒蝠已离得很近,腥风扑鼻而来,它不停地胀大腹部,只等靠近就要喷出毒雾,这根本是一个必死之局!

  方岳面如寒冰,抬手又是一箭。

  “哧溜!”箭飞快地与方树生的箭撞击在这一起,这一次他准备更充足,箭走的是弧线,虽然力道远远不及,却改变了敌箭的方向。

  在这一箭之间,毒蝠又追上了数丈,方岳别无选择,只能数箭连发,延缓毒蝠的速度。

  方树生所在的方向一片死寂,却像埋伏着一只无形的巨兽,只要他露出一丝破绽,就会被一口吞下。

  想不到方树生看起来像狗熊,关键时刻却这么沉得住气,之前真是小看他了。

  身旁树木飞退而去,方岳一箭箭射出,好不容易逃到腐水峡边,壶中已经只剩最后一支箭。

  “敢耍老子,老子现在就让你粉身碎骨!”

  方岳身陷绝境,方树生恨意再也压不住,从林中疾冲而出,抬手就是一箭,箭矢携带数千斤巨力,疾若闪电,啸声如雷。

  毒蝠已冲入二十丈内,方岳能清晰地看到它腹部开始收缩,捏了捏最后一支箭,他脸色一狠,决然翻身一跃,跳下了悬崖。

  “唧!”

  到嘴的猎物逃掉,毒蝠气得拍翼大叫,仍不肯就此放过,双翼在崖边一阵乱轰,山崩地裂,巨大的石块高速坠落,向方岳头顶狠狠砸下。

  高速气速拍打得他脸部生痛,耳、鼻、眼更像针扎一般,但他依然死死撑住,不敢眨一下眼。

  下坠数十丈后,他身体猛地一扎,就像跳水运动员入水一般,高速钻下,随即一个翻腾,已是面部朝上后袋朝下。

  这样一来,气流对脸部的激刺大减,无数念头在他心中闪过,他知道北面有一根巨藤,可即使将飞天索扔出最远,仍差几十丈,这么远的距离,绝对是生死鸿沟。

  前世的腥风血雨,造就了他强大的内心,即使死在眼前,仍非常镇定,扭头向下看去,发现下方北边不远处一个微微突出的石角,果断扭头,紧紧盯住高速压下的巨石,双手飞快地将飞天索栓在最后一支箭上。

  做好这一切,他猛地一喝,全身神力灌注而出,将弓拉到最满时,蓦地放手,箭矢极速射向巨石底部。

  箭离弦而出,生出一股巨大的反推力将他推出,险之又险地擦着峭壁从那块石角上掠过,他身体一沉,兽筋挂在了石角之上,紧接着叮的一声脆响,箭矢精确地射入巨石缝隙中。

  “呲啦!”

  巨石扯着兽筋高速从石角上勒过,不到半秒就将兽筋绷成两段。

  但这已足够!

  巨大的力量将他高速抛起,在就要撞上峭壁时,他一掌将自己推离,像飞鸟般贴着峭壁掠出数十丈,身体再度下坠时,半截兽筋一甩,险之又险地缠住巨藤一根枝蔓,噌地甩飞过去,重重砸在枝叶上,砰砰地不停向下跌去。

  好在他已经晋升三重,勉强能扛住巨大的撞击力,等速度减缓后,他双眼睁圆,啪地抓住一根的支藤,总算止住了身形。

  “呼!”

  双脚踏在巨藤上,方岳重重吐了口浊气,短短几秒九死一生,从没有一刻觉得生命如此可贵。

  稍微喘了口气,他点燃一个冲天爆竹,顾不得管身上的多处擦伤,手脚并用向下滑去,方松方芳生死未卜,他必须马上赶回去营救。

  腐水峡两边都是无处着手的峭壁,纵然有不少巨藤攀沿而上,可离顶部也差了很远,他心急如焚,可找了半天无计可施,只能逆流而上,希望近处有可以攀上的路径。

  “没想到你那条贱命倒是很硬!你以为冲天爆竹有用吗,现在整个宠兽场都在骚乱,哪有空管你的死活!”

  他正在腐水河边逆河而上,峡顶突然露出一个身影,方树生骑在刀刺骨鹿上对他喊话,声音里尽是恶毒,看样子快被气死。

  见方树生露面,方岳反而放心许多,方芳两人有赤火彪,只要方树生不去,说不定能逃脱。

  他装作十分轻狂地挑衅道:“想杀小爷吗,熊模狗样的玩艺,下来啊,小爷等你来杀!”

  嘴上撂狠话,实际上他非常谨慎,将身体涂满抗毒药粉,冒险游过腐水河,撒腿就向上游逃去,只要吊住方树生,方松与方芳就安全多了,甚至有机会逃回营救点,搬来救兵。

  他不时刺激方树生几句,气得对方哇哇大叫,向北跑了四五里后,整个峡谷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两人全被一种恐怖的打斗声吸引。

  他爬到高处,顺着声音的方向一看,乖乖不得了,刚刚那只金鹏正在跟一条长五六十丈的黑蛟死斗。

  黑蛟全身像玄铁浇铸而成,每一片鳞甲都有脸盆大小,眼如黑日,浑身散发出冰冷的煞气,令方岳如同掉入了冰窖中,不用说,肯定是腐水峡的霸主腐血蛟龙。

  母鹏现在的样子非常凄惨,它全身羽毛已黯淡无光,露出一种颓败的黑色,双翅与头都有数个触目惊心的伤口,腹部已经被血液浸透,不时有乌血顺着双爪滴落下来。

  黑蛟也好不到哪去,身上数少鳞甲被撕掉,鲜血淋漓,爪子断了一个,左眼似乎也被啄伤,方向判断经常失误。

  在一旁,一只两米多高的紫色幼鹏在不停地尖叫,看样子是在为它母亲担忧,双眼中泪光泛动,令人一看就心生怜爱。

  “轰轰轰!”

  尽管大鹏与蛟龙都伤得不轻,可仍杀得天地失色,峡谷两壁被它们轰得坑坑洼洼,腐水河被落下的巨石截断,漫过堤岸四处冲刷。

  “呼!”

  蛟龙一爪抓下,乌黑的爪子竟被实质般的黑光笼罩,一种恐怖的气息喷薄而出,隔了里多,方岳仍觉得胸口像是压了块大石,几乎喘不过气来。

  大鹏也不肯示弱,双翅一振,点点金光从它的羽毛上透射而出,天地仿佛因它而动,一翅拍出,骇浪滔天。

  ^(最新章节上C酷c匠网

  “轰!”

  黑光与金光对轰在一起,两个颜色迥异的光圈狂飙而出,所及之处,土崩石裂,峡底被斩出一条深沟,腐水河被斩断,混浊的浪头冲天而起,化作一场暴雨倾倒而下,就连里余外的方岳也被淋得透湿。

  “吼!”

  黑蛟见奈何不了大鹏,怒得仰天咆啸,竟冲向一旁,口中吐出阵阵腥风,张口向小紫鹏冲去。

  “呱!”

  母鹏见孩子危险,哀鸣一声,如一道金色闪电追了过去,眼看就要被母鹏追上,腐血蛟龙大怒,蛟尾突然闪起灼灼乌光,只见它尾巴一甩,巨尾瞬间延长,像根打天巨鞭猛地抽向母鹏,天都被它劈成两半。

  “轰!”

  母鹏拼命闪开,黑色光尾如天剑般斩在地面,斩出一条数十丈长的巨沟,断口如切,深不可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秦毅说:

喂,说你呢,看书不追书,不送肥皂,不撸一管,有你这么没节操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