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变异血蝠

  “这总行了吧?”方石生满腹牢骚地嘀咕道。

  见事情已经办妥,方树生耐着性子教训道:“你知道什么,即使是死在我们手上,也要造成别人杀的假象,何况有他们出手,万无一失,岂不是更好?”

  站在方树生右边的方青也附和道:“对啊,只要岳矮子一死,玉哥少族长的位子就坐定了,到时候还不是我们的天下,这事还是谨慎为好!”

  “走吧,别让他们给溜了!”方树生一挥手,三人加速前行,向方岳三人追来。

  `0酷SW匠EB网y永久免SJ费U看%3小说

  “呱!呱呱呱!”

  在方树生三人前方,方岳三人刚在一个安静的山谷停下,东边就传来一阵急促的雕鸣声,爬到山头上一看,东边一片乱石原上,一头翼展近三十丈的金鹏正在追逐一只黑色的巨蝠,巨蝠速度明显不及,眼看就要追上。

  方松眼睛一亮,一扫之前的沮丧,低声问道:“怎么会是金鹏?”

  “给我老实点!”一看他眼神,方岳就感觉不妙,连忙低声叱喝。

  “真是的,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方松翻了个白眼,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这金鹏与碧眼雪蝠、腐血蛟龙并称宠兽三霸,正是方氏晚辈公认的圣骑之一的小紫鹏的母亲。

  没想这都能碰到,看来本少跟小紫鹏真是有缘份啊!方松在心中怪叫,将方岳的警告忘到了九霄云外。

  交谈间,两只禽兽已经死斗起来,威势比刚刚看到的强了不下十倍,往往它们翅膀一拍,带起的狂风就将巨树吹倒一片,震得四野皆惊,附近的蛮兽全亡命地向外逃窜,生怕被殃及到。

  三人也看得心惊胆颤,方芳压低嗓门,小心翼翼地指着那只漆黑的毒蝠问道:“岳哥哥,你认得它是什么吗?”

  方岳盯着毒蝠,只见它比方钧的灰斑鹫还大,仅比金鹏略小,全身漆黑,眼珠却泛着绿光,不敢确定地道:“可能是碧眼雪蝠的变种吧,或许跟腐血蛟龙一样,长期喝腐水河的水,产生了变异。”

  “嗯!”方芳认同地点了点头,从毒蝠的形状来看,方岳的分析十有八九不会错。

  方松一听,眼睛更亮了,激动地道:“异种?那它的崽子不比小紫鹏差啊!”

  方岳敲了他一记板栗,狠声道:“我看你是皮痒了!”

  方松心中一颤,趴低身子,老实了下来,开玩笑,要惹火了方岳,非被好好收拾一顿不可,排云掌他可惹不起啊!

  “岳哥哥……”

  “嘘!”

  方岳作了个手示让方芳噤声,指着打斗处道:“你们看,那巨蝠是不是不行了?”

  “啯!”

  方芳两人闻言看去,金翅大鹏明显占了上峰,轻易能抓碎山头的黄金巨爪猛地一抓,像携着一座大山猛击而下,卷起的飓风将地在上的残枝败叶狂吹而出,腐水毒蝠被一爪抓破肉翼,扑楞着掉在山头上,“轰轰轰!”,黑翼拍打着将山头轰得四分五裂。

  稳住身形后,毒蝠将黑翼收拢,死死地盯着头顶盘旋的金鹏,眼中凶光闪烁,腹部胀得滚圆,看来想作致命反击。

  “啯!”

  盘旋数圈之后,大鹏突然俯冲而下,巨喙如天钩闪电般啄出,在空中留下一串亦真亦幻的残影,金色神光闪烁,夺地啄在巨蝠头顶,巨蝠头顶应声而破,血水飙射。

  “噗!”

  毒蝠临死反扑,腹部猛地一缩,吐出一团墨汁般的浓雾,将金鹏全身笼罩在内。

  “夺夺夺!”

  金鹏全身金光更加璀璨,金色爪影漫天,一连数爪抓在毒蝠头顶,发出敲木头般的空响,最后不甘地尖叫一声,腾空而去,方岳一看,它的金色羽翅竟然染上了一丝黑色,看样子中毒不浅。

  虽然大战已经结束,三人却是大气不敢喘。

  毒蝠在原地死守了片刻,直到确定金鹏不会杀回来,才扑通扑通地踏着山石向腐水峡方向飞跃而去,短时间内是飞不起来了。

  “岳哥,去看看吧!”这时,方松胆大包天的一面又显露出来,知道方芳肯定听方岳的,就用讨好的语气哀求道。

  “看你个头啊!”方芳不干了,白着眼数落道:“上次要不是你非得杀幼犀,岳哥哥怎么会伤得那么重,一次不行,你还想再害一次啊!”

  方岳没有出声,看样子毒蝠伤得非常厉害,如果它有幼崽的话,肯定是小紫鹏同一级别的,确实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把这个戴在脸上。”他包裹取下,从里取下两个棉面罩递给两人,让他们戴上,自己也取了一个戴上。

  这是洛云夕准备的,棉絮中洒了不少解毒的药粉,一般的毒素都能应付。

  他又拿出一瓶药水让两人抹上,这才郑重地道:“记住,要是毒蝠喷毒,马上闭上眼睛,眼睛湿润,容易沾染毒素,走!”

  说完,方芳一拍赤火彪,三人飞快地向毒蝠消失的方向追去。

  他们刚刚下山不久,一头刀刺骨鹿悄无声息地从一处山角钻出,远远地吊在后面。

  刚追出数里,三人在一个山坳中看到一头惨死的金刀狮鹫,头被咬断不知去了哪里,胸腔也被啄空,看样子是被吃光了。

  金刀狮鹫的本领全在几片金刀般的硬翅上,要是往常三人肯定要将其收取,现在时间紧急,却是顾不上了。

  一路上,方岳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仔细搜查,却一无所获,不由得更加谨慎。

  “岳哥,你们看,蝠洞就在那断崖上。”三人不敢追得太近,巨蝠突然失去了踪影,还是方松眼尖,看到它钻进了北面一道断崖里。

  四人悄悄潜到断崖下一看,断崖的左边是一道更高的悬崖,正是凶名远扬的腐水峡,峡深百丈,里多宽,隔断东西两岸,漆黑的腐水河自北方发源,从中间冲流而下,腐血蛟龙就盘踞在峡,常年暗无光日,阴森的景像,中看得他们直冒凉气。

  将四周仔细打探一遍,方岳率先向洞口攀爬上去。

  洞中一片漆黑,滴滴嗒嗒的滴着水,地下有一层腐泥,发出阵阵恶臭。

  在黑暗中摸行了百多米,地势徒然开阔,三人来到一个巨大的洞室中,对面有光射来,看来那边是另一个出口。

  方岳估计巨蝠就在附近了,扯了扯两人,带他们靠着洞壁向前摸去。蝙蝠利用超声波定位,靠着墙,声波同时返回,它们很难分辨。

  “岳哥哥!”

  方岳正在搜寻,方芳紧张地扯了扯他的衣袖,顺着她的手看去,三只毒蝠倒挂在几根石笋上面,一大两小,有只小的竟通体血红,显得十分奇特。

  “嘘!”

  方岳马上让她们噤声,大气不敢喘躲到一个石缝中,这才打量三只毒蝠。

  大的自然是被金鹏打败的那只,它此刻倒挂在洞顶,身子瑟瑟发抖,看来伤得极重。

  三人不约而同将目光锁定在那只鲜红的血蝠上,腐水毒蝠本是碧眼雪蝠变异而来,这只血蝠明显是二度变异,血脉肯定变得极强,甚至有可能返祖,拥有始祖的部分神通。

  方松的血不由沸腾起来,他死死抓着方岳地手,低声哀求道:“岳哥,它就是我梦中的圣兽啊,你一定要帮我抓住它!”

  “靠!”方岳忍不住鄙夷地骂了一句,危险让人上好处却想自己得,这家伙真是找骂,不过知道他本性就是这样,换了自己看上的,他肯定会拼命帮忙,心里也就释然了。

  方芳正要鄙视方松,方岳按住她轻声道:“我把巨蝠引出洞外,你们尽量让赤火彪将它们重创,再找机会驯服,契约石都没掉吧?”

  契约石由一种能温养魂魄的奇石制成,内部被刻下契约阵纹,只要将宠兽的真血滴在上面,就能激活阵纹,生出一道烙印打入宠兽魂魄之中,使之受制于人。

  “嗯!”

  方松见方岳同意帮他,兴奋得连忙点头,方芳正想说什么,方岳已经溜出石缝,潜向毒蝠下方。

  其实最佳的方案是方芳骑着赤火彪将巨蝠引走,但那种不详的感觉挥之不去,方岳不放心让她冒险,所以只能自己来。

  方芳怒瞪着方松,像只小母老虎,这毒蝠至少有蕴力巅峰的实力,巨翼一击,万斤巨石都要拍得粉碎,只要方岳稍有不慎,就会被性命交待在这里,方松竟然让方岳去冒除尘,她哪会有好脸色。

  “哼,要是岳哥哥再出事,我一定饶不了你!”她泼辣地数落道。

  潜入射程之后,方岳毫不犹豫举弓就是一箭,大毒蝠刷睁开眼睛,吓人的鼻叶抖动了一下,像朵乌云向他头顶压来。

  虽然对方来势汹汹,他却不为所动,它现在不过是借重力滑翔,一旦落地,就只能用脚弹跳,只要利用好地形,一时半会肯定追不上,倒是它喷毒要小心提防。

  他飞快向洞外窜去,不时溜入一些狭窄的石缝,毒蝠过不去,气得发疯似地冲撞着洞壁,竟浑然不管身上的伤口。

  方岳没想到它会如此激动,心中像悬着一块大石,不敢出一丝纰漏,每一步都力争做到最好,以最快的速度向洞口逃去。

  “呼!”

  毒蝠越追越近,方岳突然止住身形,搬起一块几百斤的石块扔出去老远。

  毒蝠心忧幼崽,完全失去了理智,分辨不清,破翼猛地一拍,拼命向石块追去。

  一招得手,方岳飞快的潜出数十丈,毒蝠直到将石块咬得粉碎才发现上当了,发出鬼哭般的叫声,横冲直撞向他追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