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短剑穿肠

  “嘿嘿!”方岳干笑了一句,方松却眼中冒光问道:“二长老,小灰刚抓来的时候多大?”

  听他提问,方岳也竖着耳朵。

  方钧有些溺爱地看了小灰一眼,笑道:“别看它现在威风八面,我才抓来的时候就比鸵鸡大一点,也就这么高吧!”

  方钧比了个高矮,大概一米二三的样子。

  最◎a新章C节l上g酷_、匠U网◎

  “那它当时是什么实力?”这个时候方松可是有一股子钻研劲。

  “也就不到三重的样子,小家伙们,忍不住了?”方钧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人,没有半点二长老的架子。

  方松讪笑着摸了摸脑袋,方钧哈哈一笑,进屋去了。

  来的人渐渐多了,所有人一起动手,很快就将丰盛的美味罢满了桌面,百来斤的百果酿也摆了两坛。

  一番客气祝贺之后,爱酒的汉子们推杯换盏,大声闲谈起来。

  带着几分酒气,一个远房的堂叔将碗重重放在桌子上,问方钧道:“钧哥,丢兽王的事有结果了吗?是不是祁云氏搞的鬼?”

  对于神裔部族来说,圈养的兽王关系到后辈的血脉,是最宝贵的资源,毕竟从普通蛮兽进化成兽王,需要漫长的时间,还需要成百上千普通蛮兽为代价。

  前段时间,东边一处兽王林莫名失踪了好几头兽王,部族这些天一直在查。

  一说到这个事,方钧就火大,一口将酒喝完,碗往桌上一丢,咒骂道:“查清了又能怎样,那帮龟孙子能承认?”

  “去年被他们抢了一片兽王林,这次他们又把人布到了东兽王林边上,可不能再丢了!”一个金刚般的汉子嗡声嗡气地将碗一顿,眼中全是愤恨。

  “哎!”方钧叹了口气,不是滋味地道:“说这些有用吗?他们看准了叔祖元寿将近,我们内部不稳,不敢跟他们打,要不是这样,给他们一百个胆,他们敢动?”

  大人们都有些意兴阑珊,人家这些年崛起得快,淬体中期的老祖也有了两位,还跟青莲氏打得火热,而自家部族三系互相倾轧,真打起来,方氏输不起啊!

  “来,喝酒,今天是岳儿满十八,哥几个该高兴才是,干!”方戈看大家有些低落,连忙转移话题,心中却在暗暗琢磨,怎么打赢这场恶战。

  喝了两轮后,洛云夕满脸笑容端着一个盘子走了出来,那盘子上,还罩着块兽皮。

  方岳一看,视线马上盯着盘子不动,不用说,这肯定是给他准备的礼物,问了几十次都不肯说,到底是怎样的宝贝?

  “岳儿!”方戈的语气有些严肃。

  方岳连忙站了起来,礼物不管轻重,都是父亲沉重的爱意,他可不敢怠慢。

  洛云夕不满地白了方戈一眼,笑意盈盈地道:“岳儿,你一直问娘,一来是东西没做好,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品相,二来想给生日添点喜庆,没告诉你,东西就在盘子里,你自己打开看吧!”

  其实她还有一个原因没说,之前方岳突破无望,本打算用积蓄换取兽王真血,直到月初,才筹备打造这柄神兵。

  方松方芳全将脑袋伸了过来,方晴儿也吱吱笑着凑热闹,方岳呼吸有些急促,伸手去接盘子,差点没抓住,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或许是喝了酒,方岳的脸竟然有些潮红,慢慢将兽皮掀开,一阵寒光从中透射出来,竟有一丝迫人的冷意。

  “咝!”

  还没看到,所有人都惊叹起来,这种声势,难道是黄阶中品?

  中品神兵可是价值不菲啊,百年份的普通兽王真血,至少得五份才能拿下,方戈虽然是族长,但从不以公谋私,光靠部族的供给,五年也存不下来。

  “唰!”

  方岳刚将兽皮掀开,众人的目光全盯在盘子上,只见一柄尺多长的短剑静静躺在那儿,寒光剔透,宛若一块万年冰魄。

  “呀!”有人忍不住惊叫起来,虽然没有仔细察看,但大人们都是内行,这剑不单是中品,只怕还是中品中的极致!那可不得了了,至少八九份兽王真血才拿得下,方戈两夫妻这些年的积蓄怕是用了不少啊。

  “看看!”洛云夕笑意更浓,仿佛只要儿子高兴,再辛苦几十年也值了。

  方岳手有些不稳,这一切意味着什么他太清楚了,怪不得洛云夕那么爱美,平时却穿得很朴素。

  他慢慢将短剑抓起,像抓着一座大山。

  “上品!?”看着剑锷上的小字,他不由震惊了,竟然是上品神兵!

  短剑体积小,在评定品阶上比较吃亏,既然能评为上品,那这柄剑绝对比寻常上品锋利得多!

  “上品?”场面顿时沸腾了,所有人全放下了手中的杯筷,围到了方岳身边。

  说句老实话,他们有些人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上品神兵长什么样呢!

  方岳心中激荡,眼带泪光楞在了原地,几个少年则是一脸的惊羡,方钧咂咂了嘴问方戈道:“大哥,这剑花了多少钱?”

  方戈平素低调,不喜欢这种出风头的感觉,平淡地道:“普通兽王真血,三十五份吧。”

  “啊!”

  听了这个价格,众人惊倒一片,三十五份兽王真血,即使方戈与洛云夕都是淬体前期,也绝对是毕生的积蓄了,看来为了方岳,两人真是费煞苦心了。

  “穿肠!”方松伸着脑袋,将剑上的古体字读了出来。

  方钧眼中一亮,大声道:“穿肠,一剑穿肠,好名字!”

  其它人也大声叫好,唯独方岳是满眶热泪,他前世孤苦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亲情缺失,这一生父母待他恩重如山,即使他习惯将情绪掌控,现在也彻底失控了。

  他突然将穿肠短剑放下,退开几步,跪倒对父母叫道:“爹,娘……”想要说什么,却是泣不成声,不单是因为父母恩重如山,更因为前世的父母,因他惨遭毒手。

  “起来!”洛云夕连忙跑了过去,一把将方岳扶了起来,还没说话,眼泪也是掉了下来,三个孩子丢了一个,一个也失去音讯多年,而方岳血脉太低,一直是他们的心病,现在总算打破了魔咒,也长大了,真是不容易啊。

  “娘!”方岳抱着洛云夕,哭得喘不过气来,方芳一看,也跟着哭得稀里哗啦。

  “好啦好啦,像什么样子!”方戈虽然极爱儿子,平常却是很有严父的风范,见两母子当着众人的面哭,不由大喝起来。

  “呜呜……”方岳将眼泪擦干,张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众人很久才人震惊与感动中走出来,方岳也平静了一些,方松方芳忙不迭地把穿肠剑讨了过去把玩,越看口水流得越长。

  “岳儿,后天去抓骑宠,你们可得小心些。”方钧特意放下酒杯正色道,“虽然宠兽场清理得很彻底,但不知怎么回事,这些天蛮兽都不安稳,满山乱跑,我们几个又要去东兽王林,一定要留个心眼!”

  方岳郑重地点了点头,他明白方钧“留个心眼”的意思,他们都去东兽王林了,抓宠兽的事就由其它两系的长老主持,少不了要给小鞋穿。

  该讲的都讲了,方钧几个不再留酒量,拿出年少轻狂的劲头,胡吃海喝起来,方岳几个小的也被他们灌醉,怎么散得席都不明白。

  直到抓骑宠这天,方岳的头还隐隐作痛,竟连挑战雕像都没来得及。

  他赶到集合点时,已经到了许多人,见他到了,方松与方芳马上迎了过来,今天方芳特意骑了赤火彪过来,准备帮他们抓两只好宠兽。

  “岳哥哥!”方芳穿着一件火狐皮衣,长发简单地束成马尾,显得非常清爽。

  她虽然有一米八几,但身材匀称,五官也长得极为精致,是个极品美人胚子。

  这丫头,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啊。方岳心中暗赞一声,向他们走了过去。

  正要说话,感觉到一丝异样,转头一看,方石生正一脸恶毒,对着两人向他指指点点。

  见他在看,一个比方石生高了两个头的青年走了过来,一股强大气息扑面而来,不屑地问道:“你就是那个废物?”

  虽然部族就几千人,但这青年大方岳好几岁,已经去凶兽场之类的地方历练了,平时很少在族中,所以并不认识方岳。

  方岳冷冷打量着对方,没有接话。从青年的气息来看,至少是蕴力六重,动手必输无疑,看来这次宠兽场之行,麻烦不小啊。

  “老子问你话呢,你哑巴了?”青年见他不搭话,倍感脸上无光,火气噌地就升了上来。

  方岳眼中寒光暗闪,正好一只飞虫从身前飞过,心中一动,反手将短弓取下,张弓就是一箭。

  “咻!”

  箭矢直接将飞虫洞穿,竟擦着青年的颈部飞出,在上面划出一条血痕。

  青年直接被吓傻,他万万想不到方岳这么横,竟敢在部族中对他动手。

  其它人却被方岳这手箭术给震住了,这种一箭双雕的绝活,部族的大人也没几个会,这个矮子真是要逆天了啊!

  射完箭,方岳一脸漫不经心,飞快地跑过去将箭矢捡了起来,语气夸张地道:“靠,好大一只苍蝇,还好本少箭法准,不然肯定弄得一身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