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

  回家后,方岳来到屋后碧罗竹林下,一丝不苟地练习起排云掌基础掌式,他有一种直觉,它们才是排云掌的精华。

  “哈!”

  他一掌向下插出,有如刺剑,力量强弱却在瞬间变换了三次。

  “喝喝哈!”

  他一式接一式不停拍打,发现这些掌式,竟连足底、腋下的肌肉筋腱都被调动,即使不能练成排云掌,对提升全身协调性也大有裨益,不愧是上古的传承。

  “果然神妙!”

  如此一来,他对这套掌招信心更足,练习得也更加卖力,很快就将近三百基础掌式,掌握七八成。

  练了个多时辰后,他擦了把汗,坐在巨石上回味起来。

  9f看#正eV版章g节2G上酷Q匠网“

  “基础掌式也是越往后越难,还好我神力掌控力超强,能勉强应付,要是换了其它人,只怕学全这些基础掌式都要花上大半年。”

  其实他太小看自己的掌控力了,这些基础掌式,最多的力量有五次变化,换作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在短短的一瞬间作出这么精妙的控制,要是被古时修炼这套掌法的人知道他学得这么快,肯定会把他当成怪物。

  得到这样的绝技,他有些亢奋,略微休息了一下,又在竹林中虎虎生风地练习起来。

  “如果将前三掌练成,说不定就能闯过第一樽雕像,不知它身后的区域玄力会浓郁到何等程度?”仙岛是隐藏着太多秘密,他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一副怎样的景象,现在得到了排云九掌,战胜雕像的机会大增,他不由更加期待,练习得也更加买力。

  苦修中,时间飞快流逝,转眼已是七月的最后两天。

  经过二十多的修养,方戈的伤总算没了大碍。可方岳总感觉不对,问洛云夕两人,他们都说没事,可他还是觉得不安,回想起洛云夕曾提过方戈旧伤的事,心中就像压了一块大石。

  “轰!”

  艳阳下,竹林内,方岳狂舞右掌,排云第三掌一掌轰下,半丈大的焦纹石被轰得四分五裂,巨大的震力高速扩散,在地面扯出蛛网般的裂缝,声势惊人。

  这十多天下来,他的修为又精进了许多,达到了三重小成,排云掌基础掌式已经烂熟于胸,前三掌已有六七成火侯,刚刚这一掌,足有八千多斤的力道。

  八千斤的力道,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使没有神兵,他也能与五重的返神者斗个不相上下了。

  “岳哥岳哥!”

  他正在练拳,方松兴冲冲地跑了过来,手舞足蹈地道:“好消息好消息,听我爹说,这几天部族会去宠兽场抓骑宠,我们报名参加吧!”

  “真的?”

  骑宠可是方岳来到这个世界最渴望得到的事物啊,想想大人们那些小山般的坐骑,眼中不由露出一丝奇光。

  “百分之百!”方松十分肯定,“我爹说已经把大部份成年蛮兽猎杀掉了,现在是最合适的时机。”

  他一脸幻想怪叫道:“小紫鹏等着,你主人我来了!啊哈哈!”

  方松嘴中的小紫鹏,是宠兽场三霸之一的金翅的幼崽,天生与父母迥异,长着一声高贵的紫羽,属于罕见的异种,神通天成,潜力无限,历来是晚辈最向往的骑宠。

  方岳虽然也非常心动,却有自知之明,小紫鹏的母亲可是成年金鹏,实力是蕴力巅峰,即使是普通长老过去,也不见得是它的对手,他们去,纯属找死,于是坚决地波冷水道:“少做梦,别搞得跟去年一样,骑宠没抓到,把小命给丢了!”

  说起这个,方松脸有些红,去年他们去试狩,也是在宠兽场清理之后,他胆大妄为,非要去杀独目暴犀的幼崽,结果被方铁雄的大儿子方玉生将母犀引了回来,方岳为了救他,被母犀撩正胸口,整整昏迷了四十多天才转醒过来。

  “嘿嘿!”方松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岳哥,我就是过过嘴瘾,就算不抓小紫鹏,抓只苍鹰什么的也成。”

  苍鹰是一种恶名昭著的凶禽,能飞入罡风之中,速度疾如闪电,在宠兽场的地位仅次于三霸,属于一流的存在,虽然最强的也只是成长期,可一击就能将通天古树斩断,哪是他们能招惹的。

  这家伙还是死性不改啊!方岳瞪了他一眼,冷冷道:“要找死你自己去,强大的苍鹰比金鹏它们也差不了多少,一爪就能把我们拍烂!”

  见方松拉怂着脸像条苦瓜,不好太打击他的积极性,方岳语气稍缓,道:“差一点的凶禽可以碰碰运气,实在不行,还是抓穿云豹之类的走兽,不然又要等上一年,太不划算。”

  “嗯,抓凶禽,就抓凶禽。”方松头点得根鸡啄米似的,别看他像个马大哈,心里精着呢,他本来就是冲着凶禽来的,说小紫鹏,不过是“漫天要价”罢了。

  “疯魔拳练得怎么样?”见他老实了,方岳松了口气,随意地问道。

  “练得不怎么样……看拳!”

  方松一脸灰心,说到一半,突然露出一丝奸笑,身体如金鸡独立,重心前倾,一拳向方岳狂捶而来。

  “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

  方岳冷冷一句,脸上却不由露出一丝笑意,身体如韧竹伏地,险险避开偷袭的一拳,一记融合了陨星三式的拳招直冲方松胁下而去。

  “来得好!”

  被避开,方松却是更加兴奋,怪叫一声,眼中闪出几分疯狂的光彩,身体古怪的一扭,全身关节发出“噼啪”的脆响,一肘如疯魔,直接向方岳头顶击来,虽然力道不足四千斤,却给人一种大地都被压低的压迫感,令方岳不由心中一悚。

  方岳压下心中的震惊,沉着应战,凭着灵活的步法拉开距离,排云一掌全力展开,挥出数道掌影,将方松封锁在内。

  “岳哥,你太不够意思了,让我赢一次不行啊!”

  方松见他使出排云掌,嘴上编排,眼中疯狂的光彩却更加灼热,哇地怪叫一声,又拼命一拳。

  这疯魔拳,绝对是疯子所创,仿佛根本不知防御为何物,招招都是以命换命,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轰!”

  两人的招式对轰在一起,方松像草人般摔了出去,方岳也嗵嗵退了好几步,坚实的地面竟被气浪轰出一个浅坑!

  方岳抽了抽嘴,摇晃着身子将麻木感消去,对哎哟哎哟惨叫着从地上爬起来的方松道:“不错啊,够格资当我陪练了。”

  嘴上说得平淡,他心中却是暗暗吃惊,虽是排云第一掌,可力量最少有五千斤,就算四重巅峰的人对上,也输多赢少,方松刚刚只是稍逊一筹,何止不错而已?

  “哎,你就不能夸夸我啊,真是的!”方松狼狈地将嘴角的血擦去,挥着手道:“方芳那丫头说帮我们助阵,你可得帮我说服她,我去准备东西了。”

  方岳装作没好气地扬了扬手道:“你这家伙,滚吧!”

  他哪不知道方松打的主意,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说服方芳去冒险抓凶禽。

  可抓凶禽哪那么容易,它们飞在空中,只要一箭不准,就会凌空扑下,一爪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虽然嘴上说得谨慎,其实他心中对小紫鹏等“圣骑”也不是没有一点想法,但宠兽场中危机四伏,总要先保住性命,再考虑抓什么宠兽。

  “明天我跟方芳来你家吃饭!”方松像刚记起什么,远远向他大叫。

  “吃饭?”方岳这才省悟过来,“对啊,明天我满十八了。不知道爹娘准备了什么礼物?”

  满十八岁长辈是极看重的,前些天问父母神兵的事,他们总古古怪怪的,莫非是要给自己一个惊喜?想到这里,方岳不由有些期待,大步流星,向家中走去。

  心中想着礼物的事,方岳兴冲冲向厨房走去。

  洛云夕正在忙里忙外,见他回来了,大声道:“快来帮忙,明天你过生,去拿个坛子来,把这些肉腌上。”

  “哦!”方岳本想问礼物的事,但现在明显不是时候,应了一声,帮着忙了起来。

  第二天中午,洛云夕与四婶准备了几十碗美味,方芳也在厨房帮忙,方岳则与方松几人在院子里摆桌席,方晴儿的伤已经痊愈,也乖巧地帮他们递些小东西,十八岁是大生,关系好的长辈兄妹都会来,屋里肯定坐不下。

  “啯!”

  两人正在搬桌子,东边突然一暗,抬头一看,一头翼展二十多丈的巨禽像乌云般从天边掠来,转眼功夫,已“嗒”地落在院墙外。

  虽然没少看大人们的宝贝坐骑,方岳、方松仍忍不住停手向巨禽看去。

  这是一只灰斑鹫,站在墙外,丈高的墙体仅拦住它的腿,无毛的颈部又细又长,足有六丈多高。

  它张了下巨翅,好奇地向方岳两人看来,眼神冰冷,一股凶煞之气扑面而来,看得两人心中发悚。

  “啯!”它张开巨大的弯喙大叫了一声,喙上明显有一溜寒光射出,刺得空气呲呲作响。

  看到它威风八面的样子,方岳两人的心不由飞到了宠兽场,要是有一头这样的骑宠,一抓都能把山头抓裂,猎杀普通蛮兽还不是手到擒来啊?

  方钧不知什么时候从灰斑鹫跳了下来,走进院门笑着道:“你们别羡慕了,今年的宠兽场幼崽都不错,养大后一定比小灰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