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事残眉一竖,眼中寒光四射,却也知道理亏,强忍着火气道:“要是遗失了典藏,你们担待得起?我也不是不近人情,十八、十九号库室刚刚已经清点过,要是喜欢,随你们挑。”

  方岳知道其中肯定有猫腻,但对方毕竟是持事,只要挑不出大毛病,斗起来吃亏的还是自己,只能压下脾气,先去两间库室碰碰运气再说。

  持事见他们不再纠缠,心中冷笑不已,叫来一个库室看管,叫他带三人去十八、十九两间库室。

  看管带着三人穿过左边的通道,走到尽头,将左边的门打开,指着灰暗、透着霉味的十八号库室道冷声道:“进去吧!”

  酷匠》网永-久V免费看DG小!说

  好东西绝不会放在这种地方,方岳三人憋着一股子的怒火,恨不得甩他两耳光,可现在在人家屋檐底下,闹起来实在太吃亏。

  三人黑着脸走进库室,冷眼一看,几排木架歪歪斜斜地摆着,上面稀稀疏疏放着放破符烂玉,就没有一块是能用的。

  看着他们的表情,看管冷笑道:“不满意?还有十九号室呢,别说没给你们机会!”

  “你……”方芳憋不住了,柳眉一竖,扬手就要指着他大骂,方岳怕她吃亏,一把将她拉住,冷声道:“带路!”

  要方岳还看不清形式,就算白活了两世,这罢明是那个长老设的局,只要动手,肯定会栽赃陷害,人可以有脾气,但不能冲动,给人当猴耍。

  见他竟忍住了,看管有些兴味索然,一声不吭走到对门,将十九号库室吱呀打开。

  这间总算比上间好,虽然东西也不怎么样,至少光线充足,罢放得还算齐整。

  三人一看,放的都是些上了年月的武技符,质底千奇百怪,多数残缺不全,只有极少的算得上完整。

  虽然希望渺茫,方岳与方松还是不肯放过,仔仔细细地在架子上搜寻起来。

  “这是什么?”

  方松的声音十分兴奋,方岳方芳不由被他吸引,走近一看,竟是一枚暗红的玉符,上面刻着一个惟妙惟肖的疯魔。

  三人琢摸了半天,没弄明白是什么,可方松再也没兴致看其它武技符,心思全被那个疯魔给栓住了。

  他拿起疯魔血符,问看管道:“这个能挑吗?

  看管冷笑一声,故作大方道:“你想选什么都行,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它可是上万年不曾激活了!”

  “什么?”方松失望地叫了一声,走到木架前想将放下,可手却像粘住了,怎么都没舍得松开。

  挣扎了半天,他试探道:“这个能借多久?”

  不想看看管的臭脸,方芳知道规矩,抢着回答道:“一样,都是一个月,不管有没有激活,都要扣除借阅点数。”

  整个蕴力境就三个借阅点数,一听开启不了也要扣借阅点数,方岳不免有些失望,转身便向库室外走去。

  这时方松正抓着玉符发呆,方芳瞪了他一眼,不满地在他背后一推,谁知方松脚下一绊,竟将一块灰白色的石符“啪啪”地踢了出来。

  “咦?”

  方岳已走到库室门口,听到石符在地面的弹跳声,不由低头瞄了一眼,马上就被这块丰满泥尘的石符吸引住。

  它看起来极普通,但上面画着一个人在挥掌,竟跟雕像的掌招有几分相似。

  一想到它可能跟雕像的掌法相关,方岳心中就一片火热,毫不犹豫将它捡起来仔细端详。

  石符还算完整,图像清晰,虽然只是寥寥数笔,却非常传神,可惜的是背面有几道明显的裂纹,里面的传承肯定残缺不全。

  方岳不舍地将目光从画像上挪开,问看管道:“这些古符,一般要怎样激活?”

  好戏没有上演,看管无精打彩,不耐烦地道:“我知道它还在这里啊?自己试去!”

  看他那鸟样,方芳再也忍不住了,怒火腾地冲上脑门,指着他大骂道:“横什么横!借东西不借,问句话不答,部族养你们吃白饭的啊?”

  方岳方松都被武技符迷住,懒得跟他计较,见方芳发火,都脸色不善地走了过去。

  不知为何,见三人同声共气,看管抽了抽嘴,恁是没敢发作,恶声恶气地道:“血液、神力、玄力,自己不会试啊?”

  都找到了自己钟爱的东西,方岳方松也不愿将事闹大,见对方退步,将火药味十足的方芳拉出库室,走到前台将登记好,离开了藏符阁。

  三人一道往南,离开部族核心建筑区域,跑到村落北部一块巨石上,迫不及待地将符取出,尝试起来。

  “呀!”

  方松将指头放到嘴里,狠狠咬了一口,好像手指不是自己的。

  血珠滚落,滴在疯魔血符上,等了半天,没有一点反应。

  “靠!”方松阴沉着脸,明知没那么简单,幻想破灭,心情仍是极差。

  方岳淡定得多,抽出匕首,在指尖一点,运气迫出一颗血珠,涂在石符上。

  他本不抱多大的希望,可血液刚刚涂上去,就闪起点点金光,被石符海绵般吸了进去。

  三人知道有戏,全是精神一振。果然,将血液吸干之后,石符变得洁白如玉,上面的图像也“活”了过来,不停地挥舞双掌。

  三人震惊了,方岳喃喃道:“这个世界的东西真是神奇!”

  听到他的话,方松一脸糊涂,这个世界?岳哥不是高兴得脑子糊涂了吧?

  方芳也有些奇怪,但她绝不会质疑方岳,摇了摇方岳的手摇,欣喜地提醒道:“岳哥哥,用心神锁定它试试。”

  通常来说,符中蕴含着某种特殊的波动,激活后只要将心神锁定在符上,就能与心神产生共鸣,形成影像与声音,令人“读取”到其中的内容。

  方岳这才反应过来,嘿嘿一笑,将注意力全集中在石符之上。

  当心神触及到石符,似乎打开了一张无形的大门,大量的信息出现在向他脑中涌来,多半是击掌的影像,也有一些声音文字加以说明,但并不完整。

  方岳心神流转,竟在倾刻掌握了近一成的内容,真是神异万分。

  他怀着激荡的心情浏览了一遍,脸上也不由笑开了花。

  这是一套上古掌诀,至少传自十多万年前,名字很简单,就叫排云九掌。

  据里面的介绍,如果第九掌大成,可以与前八掌合一,爆发出九九八十一倍的惊人威力,虽然只是武技,却毫不逊色于玄阶神技,是最最顶尖的武技绝学。

  遗憾的是玉符被损坏,只有前三掌,外加近三百基础掌式。

  每个基础掌式,都有特定的出掌轨迹与力量强弱变化,前三掌分别由五、八、十三个基础掌式组成,练成后,可以提升一到三倍的威能。

  基础掌式的力道大多变化两三次,掌握起来不难,可五式、八式、十三式组合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掌控力不够,根本别想练成。

  方岳眼中刚刚恢复神彩,方松方芳就异口同声地问道:“怎么样?”

  方岳浮出一丝笑意道:“虽然不完整,但非常精深,很不错。”

  方松两人一脸的羡慕,不过部族有规矩,所有武技不能私自传授,更不能外泄,所以并没有提让方岳为难的要求。

  缠着方岳问了半天,方松这才讪笑着道:“岳哥,说不定你的血特别神奇,嘿嘿,能不能帮我这块也试试?”

  这点小事方岳当然不会拒绝,说了句“拿来”,接过血符,直接滴了一滴血上去。

  血刚滴到血符上,马上就闪烁出金光,很快被吸干,还生出一股极大的吸力向方岳指尖吸去,仿佛酒鬼遇到佳酿一般。饮饱后,符上血光大作,一道癫狂的叫声在三人心中同时回荡。

  “啊!!!”

  一开始还好,几个呼吸后,方芳方松几乎心神被夺,可即使堵住耳朵也无济于事,还好这诡异的叫声并没有持续太久,血光一闪,那疯魔图像瞬间显化成人型,在三人间盘旋一圈,竟钻进了方松头顶。

  “啊啊啊!”

  方松像遭雷击,身体剧烈抖动,紧接着双眼一翻,向后倒去,还好方岳反应快,接住了他。

  “方松,醒醒!”场面太诡异,方岳也有些乱了分寸,掐了掐人中,见他还没转醒,使劲在他脸上拍打起来。

  “啊!”

  方松像做了个噩梦,突然挣扎着站起来,眼中却是一片茫然。

  方芳毕竟是女孩子,眼泪快被吓出来,带着哭腔大叫道:“方松,你没事吧,别吓我啊!”

  方松眼中慢慢有了神彩,古怪地看着两人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方岳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见他有焦距,比着三根手指问道:“这是几?”

  “啪!”被当作白痴,方松怒了,一把将他手拍开,不满地嚷道,“我脑子没事,刚刚不是听到怪叫吗,你们盯着我干嘛?”

  “你真不知道?”

  方芳古怪地看着他,噼里啪啦将刚刚的事说了一遍,一听这么恐怖,方松吓得脸色煞白。

  方岳将血符还到他手中,交待他随时注意,三人分道扬镳,各自回家。回家后,方岳迫不及待地开始修炼新得的神奇掌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秦毅说:

喂,说你呢,看书不追书,不送肥皂,不撸一管,有你这么没节操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