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来说,初入三重最多两千多斤,他却擅自将标准提升到三千五,完全是故意找茬。

  要这都能忍,就不是方岳了。

  他大步上前,无视短枪,冷笑道:“三千五百斤?你又能超标多少,敢比吗?”

  按普通标准来算,初入三重的力量是二千一二百斤,守卫是六重小成,应该是五千三四百斤,方岳的意思是比试击打神力柱,看谁的拳力超出自身的标准值多。

  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挑衅,守卫再没种,也没脸面退缩,嘴硬地叫嚣道:“比就比,老子还怕你这个矮鬼不成?”

  受“方岳”意识的影响,矮是方岳一大忌讳,最恨被人叫做矮鬼,不由剑眉一扬,杀机大作。

  方芳深知他的脾气,怕他把事情闹大,连忙拦在前面叱道:“要是你赢了,我们掉头就走,要是岳哥哥赢了,又怎样?”

  守卫已被逼得下不了台,气得脸皮发抖,信口开河道:“要是老子输了,随你们怎样处置,可你们要是输了,休想轻轻松松地走掉,我要你们叩头认罪!”

  就这点小事,竟然要毁三人一世的名声,几人气得直冒青烟,方岳二话不说,巧力之境全开,右拳如蛟龙出海,狠狠砸在神力柱上。

  “轰!”

  惊人的气浪排空而出,神力柱上的星石瞬间亮起了四颗半,他这一击,竟超出标准两倍多!

  方松方芳虽然知道他很厉害,也被这个惊人的数字震住了,守卫更是像见了鬼,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方岳走到守卫面前,冷冷道:“怎么,刚刚那么嚣张,现在吓破胆了吗?”

  “哼!”守卫竟不敢答话,装腔作势地哼一声,竟公然撕毁赌约,甩袖就向藏符阁中走去。

  三人最看不得的就是这种小人嘴脸,眼看就要让他出丑,哪能让他逃掉,同时一闪,将他围在中间。

  “操,别给脸不要脸!”守卫恼羞成怒,竟挥枪就要去刺方松。

  方岳大怒,神力如水银泄地,双拳连挥,一招内竟融合了陨星九式中的四式,眼花缭乱,变化莫测。

  “呜呜!!!”

  更fV新最1快"`上\酷Q~匠‘J网j

  双拳像燃烧着烈焰的流星,直取守卫肩膀与肋下,这两拳灌注了方岳全身力量,要是击实,守卫肯定会被轰成死鱼。

  守卫哪曾料想方岳的拳技如此精妙,不敢硬接,扭腰一退,刺向方松的枪势不攻自破。

  “看招!”

  他刚退开,方芳板着俏脸怒叱一声,一柄弯刀如新月掠出,带着尖啸疾斩他腹部;方松则是大吼一声,双拳悍不畏死地冲击而出,直轰他左胸。

  方芳的弯刀虽然小巧,却是下品神兵中的精品,锋锐无比,而方松的拳势凶悍无比,要被击中,肯定也不好受。

  守卫本以为能轻松将三人解决,没想到他们竟如此难缠,恼羞成怒,骂了句“找死”,短枪一抖,暴雨梨花般刺向方芳方松两人,刺出枪花数朵,寒光闪烁。

  “叮叮叮!”

  弯刀与短枪急速撞击,绝对力量的差距令方芳刀势大乱,眼看方松就要被一枪穿胸。

  枪到胸前,守卫有些迟疑,在族内伤人性命可是重罪,就算有长老包庇,也会重罚,更何况他不对在先?迟疑中,动作不由慢了几分。

  动作一慢,他背后就全是破绽,方岳身如游龙,手中匕首寒一闪,如长虹贯月,悄无声息地刺在他背上。

  “噗嗤!”

  匕首斜挑,血流狂飙,守卫只觉得椎心刺骨,“啊”地惨叫一声,刺向方松的短枪一晃失去力道,紧接着被方芳一刀架在脖子上。

  “你……别乱来……”守卫吓得脸色煞白,战战兢兢生怕方芳的玉手不小心一颤,取了他小命。

  方松知道要等藏符阁的长老出来,肯定会包庇对方,吃亏的肯定是他们三人,眼珠子一转,再次扯开嗓子喊道:“快来看啊,快来看啊,藏符阁不让进啊,打赌输了还赖账啊!”

  他嗓子天生洪亮,就像设了个扩音阵,附近的人哪还听不到?几个呼吸后,数个身影闻声掠来,除了藏符阁的,还有好几个来自其它族堂,看到这古怪的一幕,几位长老异口同声质问道:“怎么回事?”

  守卫痛得撕心裂肺,生怕被方岳三人说明事实,牙齿打架地恶人先告状道:“长……长老,他们硬……硬闯藏符阁……”

  “哼!”

  方岳早料到他会来这一招,冷哼一声,在几个长老不善的目光中,镇定自若地指着仍有微光的星石道:

  “刚刚我们要进藏符阁,他却恶意刁难,说要打出三千五百斤才能进,我与他打赌,输了我们三人叩头认错,他输了任我们处置,这是我打出的痕迹,他见输定了,还想伤人,才被我们联手击败,请几位长老明察。”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议论纷纷,虽有神力柱佐证,但谁也不信他能打出超出标准两倍多的力量,这可是一流天才才有的专利啊。

  其它人没有妄下结论,唯独藏符阁的长老冷着脸叱喝道:“巧言令色,半月之前还不到三重,怎么可能打亮四颗半星?”

  这个长老是方铁雄的堂弟,与方铁雄走得很近,恨不得方戈马上垮台,平时看他们就非常不顺眼,现在下属被打,怎么可能给好脸色?

  事实胜于雄辩,方岳懒得与他纠缠,冷冷一笑,出拳如龙,猛击在神力柱上,那四颗半星又刷地闪亮起来。

  “真是四颗半星,怎么可能!”

  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神力柱上亮起的四颗星,表情全变得格外精彩,半个月前,方岳还只能打出三千斤的力量,短短的时间,竟提升了一半,这种进境实在是太恐怖,更何况他还只是“二重”,表现出来的天资也太可怕,难道他真能凭自身实力,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吗?。

  不论旁人如何震惊,方岳却是气定神闲。他大步走到守卫面前,背着手不屑地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在事实面前,守卫脸皮最厚,也无法狡辩,嘴张了半天,却没放出个屁来。

  “哼!”藏符阁长老脸上无光,将下属晾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拂袖而去,这事于情于理他们都站不脚,再呆在这里,他的老脸非要丢光不可。

  没想到事情让方岳轻松搞定,方松这下来劲了,像模像样地抱着拳对祭钺堂的长老道:“风长老,您一定要主持公道啊!”

  部族长老分核心与普通两类,核心长老都用数字区分地位,普通长老则地位相同,平时都取名字中的一个字,以“某长老”相称。

  风长老全名方道风,不到五十岁,高高瘦瘦,留着几根山羊须,双眼有神,平日口碑还算不错。

  他与在场的其它长老交换了一个眼神,一挺腰身,一股惶惶威严油然而生,疾声厉色对守卫叱道:“你玩忽职守,背信毁诺,罚你前往阴寒峰苦修三月,可肯认罚?”

  一听是阴寒峰,守卫只觉得天旋地转,半天才面如死灰地点头认罚。

  阴寒峰终完玄冰覆盖,普通人上去,熬不过一时半刻,即使是返神者,也要时刻运功御寒,如果稍有松懈,就会冻成冰棍,族人无不闻它色变。

  可这是长老的决定,守卫不敢不认罚,否则进到祭钺堂裁决,为了维护长老的威严,肯定会罚他去更凶险的绝林,那更是死路一条。

  一个执幡系的长老见事情已经了结,向众人挥手道:“好了,都散了吧!”

  方岳三人道过谢后,守卫被祭钺堂的长老带走,其它人也回到各自岗位,门前只剩他们三人。

  方松猫着腰探头向门内看了看,小声地问道:“岳哥,还进不进?”

  方岳一扬眉,哂然道:“为什么不进,难道部族就没一点规矩了?”

  方松与方芳都不是胆小之辈,听他这么一说,全昂道挺胸跨门而入,很快来到了持事台前。

  这藏符阁,布局有点像外界的茶楼酒肆,正对大门处一张长型持事台,两侧各有一条通道,通向不同的房间。

  台前的持事正在记录什么,瞄了他们一眼,不冷不热地问道:“有什么事?”

  持事大多是蕴力八重以上,虽然对方态度不佳,可方岳三人也不能顶撞,只好耐着性子说明来意。

  持事没有再抬头看他们一眼,不咸不淡地道:“长老指示,今天要清理典藏,你们换时间吧!”

  早料到他们会刁难,可三人哪肯轻易罢休,方岳方松还没开口,方松直接闹了起来:“持事,这不合规矩吧,部族规定,每月十五对外开放,我们老远赶来,总不能让我们白跑一趟。”

  方芳本来也火爆的性子,虽然没有大声质问,却也低声嘟嘟,绕着弯子骂执事恶意渎职。

  方岳冷冷看着对方,虽然三系把握了部族大权,可还有好几百普通族人瞪大眼睛看着呢,要得不到满意的答复,他定要大闹一番,看执符系的怎么收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