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诱人武技

  见他摇尾乞怜的狗样,方岳心中更是无名火起,狠狠又是一脚,厉喝道:“你连三岁女孩都不放过,让我放了你?”

  酷√匠网J6永久\免费f!看}小b说o

  还觉得不解气,又骑在对方身上一顿猛打,这才对只剩一口气的方石生冷冷道:“放过你也可以,你跪下来对晴儿磕三个头,说三句‘爷爷,孙子知错了’,我就饶了你!”

  杀人族规不容,可毁一个人,不一定非得杀他,如果方石生真肯磕这三个响头,这辈子休想再在部族里抬起头来,比杀了他更厉害,更解气。

  “我操你……”

  方石生虽然蠢,虽然贪生怕死,也知道这头无论如何都磕不得,竟被激出一股横劲,猛地抱住方岳的双脚,想将他掀倒,可“娘”字还没骂出来,“咻”地一声,神兵斩刀已架在脖子上,滚烫的血缓缓流下,就像套在颈上的勾魂索。

  方岳目无感情,将斩刀慢慢压下,用恶魔般的声音问道:“磕还是不磕?”

  似乎听到阎王在颈后吹气,方石生吓得裆下一阵恶臭,带着哭腔求饶道:“磕……磕……”

  方岳又将刀压下几分,直到方石生面无人色,这才松刀退开,将方晴儿轻轻扶到地上站好,狠声道:“磕吧,重一点,大声点,敢耍花样,小爷一刀劈了你!”

  方石生暗中将他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可一看到他冰冷的眼神,心中不由打哆嗦,果真痛得哭爹喊娘地爬起来,在石坪上砰砰磕头道:“爷爷,孙子知道错了,爷爷,孙子知道错了,爷爷孙子知道错了。”

  “孬种!”

  经过这番发泄,方岳醉意已醒得差不多,不屑地冲他吐了口唾沫,哐铛一声扔下斩刀,抱着方晴儿大步向她家中走去,直到走到门口,背后才传来方石生的嚎叫:

  “方岳,不杀你全家,我方石生誓不为人!”

  “果然是个孬种!”

  当着面屁都不敢放,转过背马上丢狠话,方岳还真瞧不上这种孬货,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大步迈进了大门。

  四婶听到动静,连忙迎了出来,一看女儿伤成这样,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喊起来:“晴儿啊,是哪个杀千刀的把你伤成这样,你让娘怎么活啊!”

  方钧一看女儿伤得这么重,气得猛跺跛脚,哇哇叫着要去追方石生,方岳死死把他拉住,将磕头的事说了一遍,他才怒火稍熄,重重地拍着方岳肩膀道:“干得好,这事钧叔绝不会让你吃亏!”

  知道说谢他又得生气,方岳扶他坐下,又帮方晴儿处理好伤口。

  片刻后,方晴儿幽幽醒了过来,见几人急得团团转,竟懂事地强忍疼痛安慰道:“爹,娘,岳哥哥,你们别担心,晴儿一点都不痛。”

  四婶一看女儿假装坚强的样子,眼泪流得更凶,方钧又要哄老婆,又担心女儿,一颗钢铁般的心都快被揉碎。

  方岳也非常心疼,知道四婶肯定见不得女儿受苦,只好将他们推出屋去,狠下心来帮方晴儿搽药消肿。

  都说良药苦口,外伤药剂也是如此,尽管方岳已经非常小心,方晴儿仍痛得全身发抖,可她恁是紧咬着嘴唇,没有喊一句痛,汗水和泪水却将枕巾浸透,让方岳心中好生心疼,恨不得再跑去将方石生痛打一顿。

  “岳哥哥,你别担心啦,晴儿睡会就没事啦,你去跟爹娘吃饭吧!”好不容易忍住泪水,方晴儿又反过来安慰方岳,害得方岳鼻子一酸。

  将方钧两人叫了进来,两夫妇反反复复询问了上十遍,确定只是皮外伤,才又把她哄睡,回到堂屋用餐。

  这件事,后来闹得沸沸扬扬,方石生磕头的事人尽皆知,被取了个“碎蛋”的外号,是指他磕头把蛋都磕碎了,也就是没种没蛋的意思。

  儿子抬不起头,老子也脸上无光,方铁雄在族会上大闹了几场,可毕竟方石生有错在先,连执钺系的长老都不同意处置方岳,只能不了了之。

  众人就算最迟钝,也知道方岳定已晋升三重,方戈、方钧伤势略好之后,在族会上提出恢复方岳的身份,可方铁雄哪肯?

  方戈与方钧哪肯就此甘休,最后请示三位老祖,结果执符老祖与执钺老祖坚决不同意,称方岳胆大妄为欺凌族弟,不能委以重任。执幡老祖虽然权威最重,可寿元将尽,不想因此恶化族内关系,只能妥协,方戈两人无力回天,只好作罢。

  转眼已是半月之后,经过半月的苦修,方岳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三重小成,对仙岛,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他发现离雕像越近,玄力就越浓郁,可只要走近,雕像就会对他攻击,虽然绝对力量强不了多少,但就凭那一掌,却让他毫无还手之力。

  距血池觉醒越来越近,对此他当然格外上心,刚开始的时候,他想到了神兵,可凭他微薄的积蓄,连神兵的碎片都买不下,不由有些后悔,当初没把方石生的斩刀黑下。

  既然弄不到神兵,修为、运力境界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就只能练苦陨星九式,看看能否突破震力之境了。

  这天结束晨练,方岳正准备回家修炼,方松与方芳叫住了他。

  方松凑过来神神秘秘地道:“岳哥,我听到一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

  看他那二样,方岳不由有些好笑,故作没好气地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还要回去修炼!”

  “嘿嘿!”方松平时很有脾气,可在方岳面前,却是一点脾气没有,嘿嘿地干笑了一句,讨好地道,“今天正好藏符阁开放的日子,我们去挑个武技练练怎么样?”

  在未晋升七重,神力不能离体之前,个人的战斗力主要决定于力量与武技两个方面,所有每个少年都向望有一两种厉害的武技。

  部族少年只要晋升三重,就可以使用部族的某些资源,例如藏符阁武技书,宠兽场的宠兽。

  当然,这些都不能无限使用,例如藏符阁的符典,整个蕴力境只用三次借阅的机会,所有通常都会等晋升七重,神力离体后,用来学习神技。

  以前方岳正是有这种打算,才没想过去学武技。但现在情况不同,血池觉醒越来越近,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实力提升上去,于是一拍即合,一同向藏符阁赶去。

  一路上,方松兴奋得哇哇叫,不停地追问去过藏符阁的方芳。

  “芳芳,跟松哥说说,藏符阁到底有哪些好武技啊?”

  虽然他大一岁多,可方芳从来不肯叫他哥,见他得意忘形自称‘松哥’,不满地白了他一眼,故意逗他道:“藏符阁的好武技可多了,有飞花掌、浮光剑谱、快刀诀……不过……”

  她一口气说了十多种武技的名称,勾得方松眼冒绿光,说到紧要处,却故意一顿,弄得他抓心挠肺。

  方岳也被她勾起了兴致,见她卖关子,笑着骂道:“丫头,要说就说完,别卖关子!”

  “哦!”

  方芳向来对他言听计从,吐了吐舌头,老老实实地说道:

  “不过最厉害的要数烈火掌、狂风剑法,破山拳这三种,听我爹说,这三种要是练到大成,能使攻击拥有属性,比如烈火拳,大成之后,拳拳都有熊熊烈焰,就算打不中,烧都能将蛮兽烧死!”

  “真这么厉害啊!”方松满眼星星怪叫,方岳也不由有些期待。

  攻击拥有属性,那可是七重以上返神者独有的本事,要这几种武技真能练出属性来,那还不得无敌啊!两人的心不由全飞到了藏符阁中。

  今天方芳没带赤火彪来,三人只能靠自己跑,一路飞奔近十里,跑得气喘吁吁,终于来到了位于峭壁下的藏符阁门口。

  刚要往里走,门口长得猴模猴样的守卫伸出武器将他们拦住,斜睨着他们明知故问道:“干什么的,不知道这是部族重地,闲人不得乱闯吗?”

  这守卫三十来岁,身高不过两米四,在同龄人中,绝对是实力垫底的类型,不然不会被派来守门。

  看他长得猴头猴脑,跟二猴子有八分相像,知道他多半是二猴子的哥哥,故意刁难,三人全是脸色一冷。

  他们虽然知道藏符阁向来是由执符系掌控,来这里肯定要受些懊气,可没想到此人如此明目张胆,还没进门就开始刁难。

  方岳两人有所顾虑,方松却是胆大包天的性子,管它是什么系,张口就骂道:“我们来干什么都不知道,你杵在这里装什么大瓣蒜,干脆回家吃干饭好了!”

  放想到方松敢直接顶撞他,守卫气得咬牙切齿,手中的短枪一挑,就向方松颈下刺来。

  “杀人啦,执符系的杀人啦!”虽然打不过,可方松也不是省油的灯,闪开这一枪,扯开嗓子就是一阵大喊。

  见守卫竟想伤人,方岳、方芳火冒三丈,板着脸大步上前,将守卫围在了中间。

  守卫是蕴力六重,每一击都有五千多斤的力量,本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可附近有不少建筑,要是惊动了执钺系的长老,肯定得吃不了兜着走。见他们一副要动手的样子,只好色厉内荏地道:

  “鬼叫什么,去神力柱上打一拳,只要达到三千五,随你们怎么进都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