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痛扁方石生

  “石头哥!”猴头猴脑的二猴子走了过来,为难地劝道,“她爹是二长老,还是算了吧!”

  “呸!”方石生狠狠吐了口口水,大骂道,“狗屁长老,昨晚去偷猎烈虎王,现在肯定像条死狗躺在床中,哪有力气管老子的闲事,只要没弄死,能拿老子怎么样!?”

  方晴儿虽小,却非常刚烈,挣扎不停,又哭又骂,在他手上拳打脚踢,弄得他颜面无存。

  他气得恶胆边生,竟毫无人性,揪着方晴儿的手暗中使劲,痛得方晴儿大汗淋漓,尖叫不停。

  方岳正有七分酒意,转过一片灌木,刚好看到这一幕,真是怒发冲冠,双眼刷地变得通红,颈上的血管都暴了出来,骂了声“畜生该死”,醉虎般扑了上来。

  “操,老子正好没地方发泄,你这矮鬼来得正好!”

  方石生虽然无良,但也知道欺负一个三岁小孩并不光彩,随手将方晴儿扔在地上,向方岳冲来,想报父亲受辱之仇。

  可怜的方晴儿被他毫无人性地摔在地上,砸得额角破开一个大口,血哗哗地流了出来。

  “啊!我宰了你!”

  方岳看着地上流血昏迷的方晴儿,肺都气炸,整个人像点燃的火药,加上酒精的作用,完全失去了理智,挥拳就向方石生狂冲过去。

  “矮鬼,上次我哥没弄死你,这次老子非废了你!”方石生以为他还是二重,巴不得马上将他废了,嘴中大骂,挥拳就向他迎来。

  “呼!”

  方岳怒得长发乱舞,全身的肌肉如老树盘根,右拳猛地击出,好似怒龙闹海,带着咆啸狂击方石生。

  陨星九式博大精深,这一拳,融合了其中的两式,看似直来直往,实则变化莫测,常人根本无法闪避。

  可方石生还以为方岳是二重,哪会将方岳看在眼里,在他看来,自己一拳足有四千斤的力量,方岳最多三千斤,就如拿块石头砸鸡蛋,哪有输的可能?

  他咬牙切齿,一招流星式,直接与方岳对轰。

  “轰!”

  可结果让人瞠目,方岳并没有像方石生所想的那般闪避,拳势不变狠狠与其对轰在一起,超过四千斤的拳力炸开,气浪在石坪上刮得吱吱怪响,方石飞吐着血倒飞出去,二猴子几人被吹得东倒西歪,他却如山岳耸峙,气势滔天!

  他也没想到自己一击会如此威猛,神力的威能竟比之前高了好几成,对击方石生四千斤的重拳尤有余力,但他现在有六七分醉意,脑子不会细想,心想,莫非是吸收了仙岛玄力的缘故?

  “怎么可能?”

  二猴子几人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方石生更是心惊胆寒,方岳才二重,怎么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晴儿!”

  狂风卷得方晴儿衣裳猎猎作响,方岳这才清醒一些,紧咬银牙将她抱在怀中,兔起鹘落,极速冲向方石生几人。

  “石头哥!”

  虽然上次与二猴子打已经小试牛刀,可几人哪曾见过他如此凶悍的一面,将方石生接住后,二猴子全身哆嗦,其它几人也暗暗退向一边。

  方石生狠狠擦去脸上的血,“锵”地抽出神兵,向方岳狂斩过来。

  “唰唰唰!”

  神力灌注之下,神兵刀芒吞吐,空气被裂割无形,尖啸而来。

  返神者的兵刃分为凡兵与神兵,神兵削凡兵就如用利刃劈纸,两者的威力天差地别。部族中多数人使用的都是凡兵,而获得一柄神兵,一直是方岳心中最大的期待之一,可他问父母,他们总是笑而不答,凭自己的目前的财力,连神兵的一角都买不下来,只能将这个愿望深藏心中。

  凡兵不分品阶,而神兵等所有高级的返神物资,都分为天、地、玄、黄四阶,每阶又分为上、中、下三品,方石生的兵刃不单是神兵,竟然还是百中无一的黄阶中品!

  下品神兵就可以断凡兵如削纸,百里挑一的中品神兵锋锐程度可想而知,莫说被它劈中,哪怕是被刀芒轻轻挨一下,丧命的可能。

  在酒精的作用下,方岳仍不够冷静,感觉到凶险已经太迟,“咝”地一声细响,尽管没被刀芒碰到,右袖也被拉开一道口子,血水顺着手臂哗哗流下。

  “很好!”

  刺痛反而让方岳冷静了许多,他双眼明显恢复了几分清明,疾步退开,弯腰从靴中抽出凡兵匕首,不紧不慢地绕着方石生游走起来。

  二猴子深知方石生神兵的厉害,见他落了下峰,竟忘了刚刚的熊样,向旁边几人打了个眼色,麻着胆子向他围来,手往怀中一掏,将一把排弩悄悄抓在手中。

  他这把排弩虽然体型小巧,但弩槽中的机簧却是由部族中最好师傅打造的,弹力强劲,轻轻一按,最多可以五箭连发,每一箭都有千斤巨力,可以轻松将成长期的蛮兽灭杀。

  余光见到二猴子的小动作,方石生似乎已经看到方岳悲惨的下场,脸上不由浮上一丝丑陋的狞笑,仗着神兵锋利,刀刀紧逼而来。

  方岳手中只有凡兵,不敢与他硬碰,只能以灵活的身法闪避。

  片刻后,二猴子几人的包围圈已经极小,方石生突然凶相毕露,一刀刺向方岳怀中的方晴儿。嘴中大吼道:“看你个杂碎怎么死!”

  与此同时,二猴子也极默契地从后面杀来,瞬间将方岳迫入了死地,排弩隔着衣服,随时准备发射,嘴中叫嚣道:“敢惹石头哥,哥几个废了你!”

  置身于必败之局,方岳却丝毫不乱,挥起匕首往神兵上一挡,匕首被豆腐般划成两断,斩刀刀势却也微微一顿,他竟不退反进,趁机一钻,像只轻巧的狸猫,贴到了方石生近身。

  近身之后,二猴子投鼠忌器,排弩虽然精准,可两人毕竟重叠在一起,以排弩之力,即使先射中方岳,也有可能透体而出,再将方石生射杀,要是一弩将族长与大长老的儿子同时杀了,那他全家就算完了。

  而斩刀足有一米六七长,只能及远,不能近攻,被突然近身,反而成了累赘。方石生来不及收刀,就被一拳击在正下巴,数千斤的力量瞬间爆发,他惨叫着凌空翻滚出去,局势瞬间逆转。

  “哇!”巨大的力量震得方石生体内翻江倒海,一张嘴,满嘴牙齿和着血水狂喷出来。

  运力分蛮、巧、震、微四大境界,方岳已介于巧力与震力之间,一这拳用力十分精妙,全部在两颌之间炸开,牙齿哪有不掉光的道理。

  方岳自然不能轻饶了他,灵猿般揉身而上,右掌一扣,他只觉得右手一麻,中品斩刀已落入方岳手中。

  “嗖嗖嗖!”

  这时二猴子终于逮住机会,恶胆边生,手指猛地一扣,五支乌黑的短箭高速射出,直奔方岳后心要害而来。

  其实从他将手伸入怀中开始,方岳早已经盯住了他,所以短箭刚到,他反手就是一刀,

  “唰唰唰!”

  弩箭虽然极速,可哪禁得起神兵的劈斩,刀光如匹练,五支短箭被一一劈断,枯枝般向下坠落,连方岳的衣角都没能沾到。

  “啪!”

  将弩箭破去,方岳随手就是一刀,斩刀刀面狠狠打在方石生的丑脸之上,将其击得再度惨叫着翻飞出去,飞出近十丈,才重重坠落在地,像条死鱼躺着不动。

  方岳此如此凶悍,看得二猴子几人背心直冒冷汗。

  这些人一个个心思狠毒,连小孩都不放过,方岳自然不能轻饶,有神兵在手,如虎入羊群,七拳八脚就全部撂倒在地,噼里啪啦一顿好打,直打得他们手折脚断哭爹喊娘才收手。

  (最新#章#节上q酷匠W{网

  这时,方石生竟不顾伙伴死活,偷偷从地上爬起来,向远方逃去。

  看了看怀中还流着血昏迷不醒的方晴儿,方岳目光如刀,追上几步,抬脚将一块石头踢起,石头疾若流星,呜呜怪叫着砸在方石生背上,直接将其击倒,胁骨都砸碎三四根。

  “啊!”

  方石生差点痛死过去,但深知方岳不会轻饶了他,死到临头,竟还面目狰狞地叫嚣道:“杂碎,你别过来,敢再动老子,非让你一家不得好死!”

  方岳恨不得一刀劈了方石生,但真劈了,就算是执幡老祖出面也保不了他,他自然不能做这种自掘坟墓的蠢事。

  可暴怒难消,又看了一眼怀中方晴儿,他带着强烈的杀机,步步向方石生走去,每一步,都发出阎王般的夺命之音,重重踩在众人的心坎上。

  他如一介杀神,将垂死挣扎的方石生的脸重重踩在脚下,仍有几分醉意怒叱道:“现在你被我踩在脚下,凭什么让我家人不得好死?”

  他毫不保留自己的杀意,方石生被吓得直尿裤子,哆哆嗦嗦地威胁道:“杂……我爹绝不会放过你的!”

  一句杂碎,却是再也不敢叫出来。

  “砰!”

  方岳哪会怕这种毫无力度的威胁,直接又是一脚,令他的头砸在石坪上,血都磕了出来,嘴里鼻子里全是污血。

  方石生这才明白,方岳真有可能杀了他,身子蜷成一团瑟瑟发抖,竟毫无尊严地求饶道:“放……放过我,我不是人,我不该欺负小孩子,呜呜,求求你放过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