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晴儿遇险

  “似乎它能隔绝探查……”

  方岳喃喃自语,越琢磨越确定,不由心中暗喜,这样就不用担心被人发现仙岛的秘密,招人觊觎,惹来杀身之祸了。

  “要是还以为我是二重,动起手来,相信一定很爽!”他的嘴角不由掠出一丝坏笑,虽然两世为人,可他毕竟融合了原主人的意志,难免有些稚气未脱。

  “出来是观想胸坠,进去呢?”

  他心神一动,胸坠快速在脑海中浮现,果然有团七彩神光从胸坠上射出,将他再次送入了仙岛。

  这么久了,母亲肯定开始担心了,确保可以自如进出后,他离开石屋,向家中赶去。

  “咦,晋升了,怎么只长高两三厘米?”走到屋外,参照种种事物,发现身高几乎没有增长,他不由非常奇怪。

  血脉的浓度,不单决定修炼天赋,同样决定身材高矮。晋升三重血脉大幅提升,按理应该长到一米九几才对,可他才长了几厘米,这太不合常理。

  “莫非是因为我是外来者的缘故?”

  方岳一时找不到合理的解释,只能将原因归结于自己古怪的来历。

  “不知以后能不能长高?”

  虽然是外来者,可他并不想成为异类,像他父母,都接近三米,同龄人普遍都有二米一二,如果老是这么高,肯定会被当作怪物,不利于融入这个世界。

  “管他呢!”

  他心中很快释然,这些东西不是人力可以改变的。如果谁敢因身高轻视他,那就用拳头告诉他们,长得矮同样可以很强大!

  快进家门时,他心中有些忐忑,不知母亲会不会发现晋升的事,到时候该如何解释?

  “岳儿!”

  听到他的脚步声,洛云夕惊喜向他迎来,每次他服下兽王真血样子都非常狼狈,这一样却是整整齐齐,她悬起心总算落了下来。

  “娘!”见母亲似乎没有发现,方岳心中踏实了一点,大步向方戈房中走去,担心地问道,“父亲醒了吗?伤势怎么样了?”

  “醒了一次,又睡着了,以你爹的体魄,应该很快就能恢复,我就是怕旧伤会复发……”说到这里,洛云夕眼睛又微微泛红,但不想让方岳担心,语气一转道,“那伤都二十多年了,不会有事的,你轻点,别吵醒他了。”

  旧伤……这两个字在方岳脑中不断萦绕,心情不由有些沉重,他隐约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方戈还经常咳血,偶尔爆发出丝丝狂乱的气息,就像蛮荒猛兽般可怕,可见方戈的旧伤,绝不如表面这般简单。

  “嗯”

  但他深知母亲不会向自己说明,点头应了一声,轻轻走到方戈身旁坐下,见绷带上的血已经干涸,呼吸也平稳了许多,但脸色依然泛灰,显然伤得不轻,心情不由更加沉重。

  “爹,您放心,我已打破魔咒,一定跟您一起,将部族带上巅峰!”

  方岳知道,方戈虽然顾家,但他内心深处,更看重部族的兴衰,心中暗暗发誓,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将部族带上巅峰,让父亲如愿以偿。

  第二天结束晨练后,方岳破例没去竹林中修炼,提着母亲准备的礼物,向堂叔方钧家中走去。

  刚到方钧屋前,一个小女孩迎了过来,欢喜地叫道:“岳哥哥,你又来了啊,给晴儿带好玩的了吗?”

  小女孩叫方晴儿,是方钧的独女,方岳的小堂妹。她三岁多,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好象会说话,圆圆的脸蛋,皮肤雪白透嫩,手中还拿着一根糖棒,真是个玉雕粉砌的小可爱。

  方岳微笑着走了过去,亲切地将她抱了起来,刮了刮小鼻子,逗她道:“哎呀,岳哥哥忘了,下次补上怎么样?”

  小女孩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他,见他在笑,脸上竟露出一丝狡黠,指着他手中的藤篮道:“岳哥哥,里面是什么东西啊,能给晴儿看看吗?”

  看着她古灵精怪的模样,方岳忍不住哈哈一笑,从篮中取出一个铁橡木陀螺,递给她道:“哈哈,哪能忘了晴儿,这是岳哥哥亲手做的,别弄丢了哦!“

  “岳哥哥真好!”

  方晴儿欢天喜地地接过陀螺,甜甜地道了声谢,蹦蹦跳跳地跑向远处,估计是找小伙伴分享新玩具去了。

  看着她欢快的背影,方岳笑了笑,向她家中走去,进到屋内,她母亲四婶正在给方钧洗漱。

  方钧身上不少地方裹着纱布,右腿还绑着夹棍,看样子也伤得不轻。

  “钧叔四婶!”

  想到方钧是为自己受的伤,方岳心中略感沉重,大步上前将藤篮放到桌子下,上去帮忙。

  方钧知道他心中的想法,打着哈哈与他天南地北的扯谈,帮方钧洗漱完后,四婶看了看藤篮里的东西,笑着道:“都是自家人,来看看就好,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方钧哈哈一笑,指着老婆道:“岳儿,你看你四婶,明明心里乐开了花,还要假客气,甭听她的,今天在这儿吃饭,陪钧叔喝上一杯。”

  方岳正想推辞,见四婶也连声挽留,不好见外,便留了下来,陪方钧闲谈。

  四婶见两叔侄清谈泛味,就炒了两碟小吃,又烧了壶紫果酒送上来,两叔侄推杯换盏,倒也喝得痛快。

  虽然知道道谢方钧肯定不高兴,但方岳是恩仇必报的性格,喝了几轮酒之后,还是举起杯郑重地道谢道:“钧叔,害您伤得这么重,侄儿无以为谢,这杯酒算是谢您的!”

  “你这孩子!”方钧带着酒劲横了他一眼,不快地道,“讲这么多客气做什么,要不是你爹,我这条命早没了,再说了,做叔叔的,还能看着你受委屈不成?来,喝酒,再提这些没用的我可就发火了!”

  方岳知道他的脾气,不再多说,叔侄两你来我往,四婶的菜还没做好,酒就被他们喝了几大壶。

  又一次送酒来,四婶狠狠的白了方钧一眼,泼辣地道:“哎哎哎,你腿都快断了,能不能少喝点!”

  方钧老脸一红,嘿嘿干笑道:“这不是岳儿来了,高兴嘛,就这一壶,就这一壶,要是再喝,你就把我那些酒坛子全砸了。”

  “嘴上说得好听!”当着方岳的面,四婶倒也不好太扫兴,嘟嘟了一句,向屋外看了一眼,担心地道:“这鬼丫头,都这时候了,怎么还没回来?”

  方晴儿这么久还没回来,方岳也有些担心,压下腹中翻腾的酒劲,起声道:“钧叔你先喝,我去看看晴儿。”

  说完,他晃着身子向屋外走去。

  屋外艳阳正高,毒辣的太阳晒得他脑袋越加昏沉。此时,在半里外的一片石坪上,几个小孩正在顶着火辣辣的艳阳玩闹,有个漂亮的小女孩得意地抽打着陀螺,正是方晴儿。

  “哟,玩得蛮起劲嘛!”

  小孩们正玩得起劲,方石生带着几个人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见几个小家伙玩得带劲,不由有些怀念这儿时的游戏,拽着螃蟹步,向石坪上走来。

  二猴子好了旧伤忘了痛,不知羞躁地冲小孩们大声嚷道:“都把陀螺放下滚开,哥哥几个玩够了,自然会还给你们。”

  小孩们一看是他们,连忙扔下东西撒腿就跑,几人是出了名的杂鱼,家里人可是交待过的,见到他们一定要远远躲开。

  方晴儿也想跑,可她舍不得方岳做的陀螺,悄悄瞄了一眼几人,见他们似乎没留神,揣起陀螺就向家中跑去。

  她才跑几步,方石生就发现了她,恶狠狠地吓唬道:“靠,那个小屁孩,快点把陀螺放下,让老子动手,有你好看!”

  他高足有两米一,又长着一身的疙瘩肉,面相凶蛮,吓得方晴儿脸色发白。

  她知道跑不掉,转过身红着眼睛求方石生道:“大哥哥,这是岳哥哥帮我做的,你玩完了还给我好不好?”

  “岳哥哥?”方石生脸上浮起一丝阴笑,“也就是说,你是方钧那死鬼的丫头了?”

  方晴儿可怜兮兮地看着方石生,还没明白他的意思,他已经大步走了上来,劈手就将陀螺抢了过去。

  N酷%z匠网v首发K

  “靠,老子耍你的蛇螺那是看得你起,别给脸不要脸!”

  “哇!”

  见心爱的陀螺被抢,方晴儿哇地哭了出来,边哭边骂道,“你是坏家伙!我叫岳哥哥来打你!”说完,撒腿就向家中跑去。

  “老子让你走了吗?”两家水火不容,上次族会方铁雄又吃了个大亏,听她一再提起方岳,方石生心中邪火大作,大步一跨将她挡了下来。

  “让开,坏蛋!”

  陀螺被抢,方晴儿恨透了对方,见绕不过,竟扬起嫩拳,向他腿上捶去。

  “靠,一个小屁孩,还敢打我!”

  一个小女孩都没镇住,方石生火冒三丈,竟没人性地伸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方晴儿脸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嘴角都被打破,血不停地流出来。

  “哇!哇!”方晴儿长这么大,从没被这么打过,又痛又恨,嚎淘大哭。

  见她大哭,方石生更是邪火中烧,一把将她揪住,恶狠狠地道:“闭嘴,再哭老子摔死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