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天空中,一个大得无法估量的绝美女神侧卧在七彩祥云中。

  她表情祥和,流光溢彩的眼帘紧闭,透出无尽的娇媚,修长的峨眉,笔挺的玉鼻,微红的樱唇,将白净的鹅脸点缀得不可方物。

  她像沉睡在那儿,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周身上下只披着晶莹的薄纱,透过薄纱上的光彩,便可窥视到美妙的胴体,完美的双峰,炫目的腹脐,还有那若隐若现的私密之地,如梦似幻,让人沉溺。

  “好美的女神!”

  尽管方岳心志坚定,也被她深深迷住,忘乎所以地向她飞奔过去。

  “呯!”

  谁知他跑出数步,就一头撞在前方无形的屏障上,撞得七荤八素。

  以他的心智,自然明白这片空间绝不简单。摸了摸快要裂开的头,不敢再看女神,可她的样子却拼命向灵魂深处钻去,似乎要在他心中深深地烙印下来。

  他咬了咬舌尖,让自己清醒一些,向四周打量过去。

  这是一座云中仙岛,四周弥漫着氤氲的流光,许多事物都看不真切,只能模糊地看出有不少神木仙草,似乎每天种都有夺天地造化之功。

  只有前方没被流光遮挡,一条大道蜿蜒而上,直通一座巍峨的神殿,大道两旁,立着十多樽高大怪异的雕像,有的千手千目,有的三头六臂,也有的盘旋在一起,像是巨龙与某种古怪生物的组合体。

  仔细去看它们,似乎都自成天地,透露出种种不可琢摸的至理。

  经过一番探索后,他发现只能停留在大道一段狭小的空间里,只要越雷池半步,就有一股莫大的神威镇压而来,像要将他的肉与魂同时碾碎。

  “这到底是哪里?跟胸坠又有什么关系?”

  很明显,定是因为胸坠,他才进入到这里,他心中暗暗思量,举步走到第一樽雕像百米开外,凝神注视起来。

  这是一樽人型的雕像,头部像是神牛,头顶长着两根虬劲的巨角,两根巨角根部,各长着好几张喜怒哀乐各不相同的牛脸,两只巨大的眼瞳似乎在不停地喷出火焰。

  它双手提在腰间,各成一个掌式,当方岳将注意力转向双掌,它们便漫天的挥舞起来,虽然只是幻觉,却有一种撕裂天地的毁灭感,神威莫测。

  “哞!”

  当他全神贯注于雕像上,一道神奇的吼声在脑中响起,在所有感官中,雕像如漫步在雷云之间,双掌拍打着毁天灭地的招式,步步逼来,竟在倾刻间闯入了他的脑海。

  倾刻间,漫天掌影合而为一,雕像右掌高高扬起,转眼变得比天还大,遮天盖地猛拍下来。

  “哇!”

  无穷的巨力碾压而来,他的心神几乎被碾灭,狂吐一口鲜血,踉跄着向后退出。

  无穷无尽的掌影在脑海中翻腾,每一招都拥有无上神威,却如潮水般退出,转瞬之间,只有模糊的一式在脑里中存留下来。

  他知道不可强求,调息一下后,心有余悸地向第一樽雕像看去。

  “咦?”

  他本不敢细看,没想到雕像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变小了许多,压迫感大不如前,角上的脸也不见了,只有右掌前推,看来正是他记住的那一式。

  “这到底是哪里?女神、神殿、雕像,都是凌驾于这个世界之上的存在,这一切究竟是怎么来的?它们似乎都跟胸坠有关,我们方氏又有怎样惊人的来历?”

  打量四周的种种神迹,方岳心中卷起了惊涛骇浪,久久无法平息。

  “怪不得部族宁肯代代衰落,也要将胸坠传承下来,难道部族的使命,就是要将她唤醒过来?”

  方岳喃喃自语,越想越觉得方氏部族的绝不简单,这一切无不召示方氏来历惊人,甚至可能跟真神扯上关系,传承自那众神争辉的洪荒时代。

  “这里的玄力怎么这么浓郁?至少是外界的百倍!”

  直到这时,方岳才惊奇地发现此处的玄力,竟比外界浓郁百倍!

  他也不由露出狂喜之色,玄力越浓随,修炼就越迅速,在这里玄力浓郁了百倍,放到外界,绝对是各方大能拼死争夺的修炼圣地,即使他血脉稀薄,如果长期在这里修炼,肯定也能打破魔咒,快速晋升三重,或许一年后争夺血池觉醒的名额,不再只是奢望!

  他闭上眼,非常享受地感受着四周的玄力,发现自己竟能清晰地分辨出每种玄力,对它们的属性也了然如胸!

  他心念一动,各种玄力就轻快地聚来,就像与他心灵相通一般!

  这简直是奇迹!

  他的心不争气地乱跳起来,种种迹象表明,他的玄力感知力与亲和力都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这是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

  玄力感知力与亲和力都能极大的影响吸纳神血的效率,通常是用来衡量超级天才的标准,更重要的是,这两者叠加,便意味着妖孽般的掌控力。而掌控力高,不单修炼速度恐怖,修炼普通神技,也是如臂使指,手到擒来!

  没想到仙岛竟带来如此大的惊喜!

  K…酷?2匠网\唯一正/版,C;其☆他`都是盗版@@

  以方岳的心志,此刻也被狂喜冲昏了头脑,这种好运,真是来得太突然太猛烈!笑着闹着兴奋了好久,他才慢慢平静下来,盘膝坐下修炼起来。

  陨星诀也经烙入灵魂骨肉之中,一坐下,神力就流畅地运转起来,点点精微了百倍的金符没入心室中,慢慢凝成两枚神纹,虽然仍旧残缺,可完好的部分,却比之前清晰玄妙了许多。

  寻常人的血脉金符只是一个模糊的光点,即使妖孽如方奕,也跟只是跟他吸收神血之前一样,仅有九道轨迹,要是让人看到他的血脉金符竟有近千道轨迹,只怕连真神都会震惊!

  “呜呜!”

  神纹刚刚凝成,玄力就洪水般涌入体内,神力以从前千倍的速度增长起来,神盾般的壁垒,在澎湃的神力冲击下,竟不堪一击,瞬间垮塌。

  两道神纹轰然炸裂化作颗颗璀璨金符,但很快就重新凝聚在一起,凝成三道全新的大道神纹,在心室之中闪闪发光,种种神秘的力量狂涌而至,他无比顺遂地晋升三重,吸收了某些神力之后,他的血脉也浓郁了几分。

  此处玄力浓郁百倍,自己的掌控力又得到了惊人的提升,对修炼速度,方岳早已有所预料,可仍没想到会如此惊人,所以结束修炼后,他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突破得太轻松了,该不是做梦吧,试试看!”

  尽管一再确认,他仍是将信将疑,想了想,他运起神力,轻轻一跃,竟轻飘飘地蹿起三四丈,身体就像没了重量一般。

  他这才肯定是真的,脸上不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为了这一刻,他忍受着无尽的嘲笑,整整苦修了十年,现在总算苦尽甘来!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大喜大悲,都对身心不利,作为返神者,必须戒除。

  平静后,他的眼神变得更加深遂,一股非凡的气度从眉宇间透出,令他看来像柄历经磨难的绝世神兵!

  “现在已经突破,修炼不急在一时,那雕像每一掌都毁天灭地的神威,如果能学会一招半式,也够了纵横这片天地,我既然记住了一掌,让来试试看,能不能施展出来。”

  他放开心神,观想着从雕像学来的那一招,神力迸发,右掌狂拍而出。

  “噗!”

  谁知他用尽全力,右掌却纹丝不动,汹涌灌入掌中的神力如撞上铜墙铁壁,轰地反弹了回来,将他震得大步狂退,一口逆血狂喷出来。

  “怎么会这样?”

  那一掌有千百般变化,他竭尽全力竟然无法摧动第一重变化,反而被一种古怪的力道反震得吐血,不由面色煞白,心中百般不解,却不敢再轻易尝试。

  苦思片刻后,他再次将右掌提起,摧动一丝神力,将右掌向外推去,谁知就像在推一座大山,速度好比蜗牛,还没完成第一道变化,就力竭而止。

  “天地玄力竟拼命聚集,形成惊人的阻力,似乎天地都不容许这一掌击出,怎么会这样?”

  父亲伤势不明,要是失踪太久母亲肯定六神无主,尝试了上百次后,结果都是大同小异,他只能无奈地停止实验,打算离开这里。

  “这里根本没有出口,怎么才能离开呢?”在能活动的区域找了个遍,却没找一个像出口的所在,他不由有些担心,要是被长时间闲在这里,洛云夕肯定会以为他遭了方铁雄的毒害,肯定会不顾一切展开报复,后果不堪设想。

  但十多年的杀手生涯使他练就了冷静而坚韧的心性,强压下心中的焦急,仔细推敲了起来。片刻后,他肯定这一切跟胸坠有关,不由将胸坠的模样在脑海中观想了出来。

  果然,胸坠刚刚在脑海浮现,一团七彩神光从天而降,他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等恢复知觉,早已回到石屋内。

  他将胸坠托到眼前,发现它已经大变样,每一道纹络都有了奇妙的变化,紫光在上面不停流转,仿佛都活了过来。

  更神奇的是,一种奇异的波动从胸坠上弥漫出来,将他笼罩在内,就像一团迷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秦毅说:

喂,说你呢,看书不追书,不送肥皂,不撸一管,有你这么没节操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