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铁雄半眯着的眼皮蓦地睁开,眼中寒光激射,断然道:“就凭你冲击数千次,仍是二重!”

  对方竟了解得如此详细,令方岳微微心惊,但他神情不变,寸步不让地逼问道:“要是万一突破了呢?难道你堂堂大长老,一个承诺都给不起?”

  “放肆!”

  被一个小儿如此逼迫,方铁雄颜面无存勃然大怒,对着方岳凌空就是一掌!

  淬体境高手含怒一击,威势可想而知,神力如冰龙咆哮而出,天地都被搅动,令所有人如置身万古冰原。方岳全力挣扎,却被一股超强的威势镇压,连手指都无法动弹。

  “砰!”

  见方铁雄竟对方岳动手,方戈拍案而起,如猛虎出柙,一拳怒轰方铁群,神力火柱般冲出,烤得天地俱焦,咋舌如雷怒喝道:“再敢动他,我杀你全家!”

  见两人动手,其它长老脸色大变,全飞快闪向下方,撑开重重神力屏障,将众人护持在内。

  “轰!”

  两道色彩迥异的神力猛猛对轰在一起,万年铁橡木做的主席台像纸片般撕裂,瞬间功夫,就有一半被烧成灰烬,而另一半则带着玄冰砰砰坠落。

  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道仅相持了一瞬,寒冰神力的阵营就土崩瓦解,方铁雄被无边的火光直接轰到墙上,喷着血死狗般滑落下来,一脸焦黑。

  “族长,不要冲动!”

  将余力消去,几个长老纷纷掠回主席位置,执钺系的三长老见四长老方铁林眼中凶光闪烁,连忙挡到方戈身前,核心长老中最年青的六长老方青松也静静地立在他身边。

  族中三系鼎立,如果方戈与方铁雄暗斗,方青山两人自然乐得隔岸观火,可要真打起来,却是唇亡齿寒,绝不能坐视不管。

  众人看着脸色发青的方铁雄,心中暗暗震惊,他竟连方戈一招都抵挡不住,族长的威严,果然是不可轻辱!

  既然已经立威,方戈不愿在此事上纠缠,冷冷盯了蠢蠢欲动地方铁林一眼,转头对方岳道:“废黜就废黜,难道我方戈的儿子,没了部族的供给,就活不出人样来了?”

  “呼!”方岳重重呼了一口气,转身就向堂外走去。

  父亲说得没错,一切屈辱,只能凭自己的实力洗涮,难道没有资源,他方岳就不能自己去争取,就不能站上巅峰?

  “总有一天,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一切!”他的话掷地有声,直击人心!

  “岳哥!”

  方松大步追了上来,张了张嘴,却不知该怎么安慰,只好默默跟在身后。

  “我没事!”短短的时间,方岳已经镇静下来,语气坚定而平淡。

  “下一位,方芳,十三岁!”

  两人走出数十丈后,方铁林的咆哮才消停下来,方松正要说什么,后方堂内又响起方铁群的声音,方岳迈出的大步不由微微一顿。

  “蕴力四重!”

  “力量,四千斤!”

  “血脉,优等!”

  “十三岁,蕴力四重,而且只是执事的后代,普通供给,怎么可能?”

  “天才啊,天佑我方氏,继方奕之后,又出了一个十足的天才!”

  “靠,没想到这小娘们竟升得这么快!”

  随着惊喜的声音不断响起,议论声也如潮水般涌来,不管好坏,都是满腔的不可思议,谁都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风风火火的小丫头,天赋竟会这么惊人。

  “芳芳这丫头,今天可是出尽风头了!”有些落漠地笑了笑,方岳继续向前走去。

  “岳哥哥!”

  两人没走几步,一个火红的身影飞快地追了上来,俏脸微红,不是方芳是谁。

  方岳心中一暖,这个时候不去接受众人的夸赞,却只身追出来安慰自己,方芳的这份情宜,极重。

  “芳芳!”

  方芳抿着嘴,半晌才坚定地道:“岳哥哥,我相信你是最棒的,等我变得更强,一定会帮你弄很多很多兽王真血,把那只可恶的胸坠喂饱!”

  “还有我!”方松也高高地将手举起,似乎在向天盟誓!

  方岳眉头微微跳了跳,心中的不甘缓缓退去,嘴角微微翘起,淡淡地道:“放心吧,你们的岳哥,不是这么容易被击倒的!”

  说完,不再回头,大步流星,向东南方走去。

  “岳哥哥,明天晨练记得早点来哦!”

  看着方岳挺拔的身影,方芳眼中满是崇敬之色,就是这道身影,在她年幼的时候,坚定地挡在身前,扛下了所有的打骂与欺凌。

  “我相信岳哥一定会崛起的!”

  方松目不转睛地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紧紧握拳说了一句,语气中透着一种深信不疑的信念!

  方氏部族坐北朝南,建在一面高不见顶的峭壁之下,北部被石板铺平,部族的核心建筑就在这一带,往南,是一片约十里广阔的丘陵,数千石屋错落在丘陵各处,方岳家在东南面,从他家再往南,就是广阔的原野。

  看着四周粗犷而高大的石质建筑,方岳仍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摇了摇头,继续向家中走去。

  远远的,一个温馨的身影落入眼帘,知道是母亲在等自己,他心中不由踌躇起来。

  “岳儿,怎么样?”

  看到他,那道高大的身影飞快地迎了上来,满脸的担扰。

  “娘!”

  方岳看着身前的女子,心中微疼,爹不让她去,她肯定一直等在屋后吧。

  “娘,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他努力平静地看着母亲洛云夕,却不敢看洛云夕伤心失望的眼神,说完暗咬着牙,大步向屋后的碧罗竹林走去。

  L更新)*最快DW上!$酷L%匠^?网

  “岳儿!”看着儿子有些消瘦的身影,洛云夕的眼泪涮的就流了下来,儿子这么努力,受了这么多苦,却还是被活活受了废黜之辱,叫她怎能不悲从心来。

  “方铁雄!如果岳儿二十岁前不能打破魔咒,我拼着叛族,也要让你家破人亡!”

  一想到方铁雄,她就杀机狂涌!一股血煞之气从她身上激射而出,竟迫得路边的纷纷草木倒伏!

  她前后生育了三个儿女,十年前小女儿方霏诡异失踪,从此再无音讯,大儿子方奕也在六年前离家远行,一去不归。

  这几年来,她与方戈在方岳身上倾注了全部的关爱,可他因为传承了胸坠,修为停滞不前,倍受排挤羞辱,一年前更是差点被暗算致死,现在又被废黜,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方铁雄!

  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无尽杀意,方岳仍不住心潮澎湃,一双手掌竟握得咯吱作响!他在心中默默发誓,哪怕以血与命作为代价,也要突破壁垒,绝不能再让父母失望!

  他大步到翡翠般的竹林中,在墨石上坐下,拼命苦修起来。

  距离血池觉醒不足一年,既扬言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首先就必须争夺到血池觉醒的名额,而五十年一度的血池觉醒只能容纳五人,部族三十以下的后辈都盯着这五个名额,即使被喻为天才、去年就已五重的方玉生,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他必须分秒必争!

  可现实往往残酷无比,他以近乎疯狂的方式修炼冲击,可直到血管近乎爆裂,修为的提升微乎其微,壁垒仍是纹丝不动,似乎他的努力都是无用功。

  尽管如此,但他目光依然坚定,他坚信自己的情况特殊,只要突破三重,或许就是一片坦途。

  略微感受了一下,他发现其实并不是全无收获,至少陨星诀又完善了几分。除他之外,从没听说族中有谁能在修炼中修复陨星诀,这正是他坚信自己情况特殊的原因。

  “陨星诀似乎一直在修复,万年之前还是天阶,如果一直这样的话,不知能恢复到什么程度?”

  方氏部族历经沧桑,传承了无数年的陨星诀也从传说中的天阶,跌落到玄阶上品,进一步导致方氏快速衰落。

  按理说功法修复是大能才有的手段,可方岳这一年的苦修,一直使残缺的陨星诀在缓缓的修复,令他心中不免多了几分期待。

  “异想天开,即使能修复到天阶又怎样,远水解不了近渴……”

  无边的昏暗笼罩而来,他默默起身,心情沉重地向石屋中走去。

  “爹怎么还没回来?”

  进屋后,感觉不到方戈的气息,他有些奇怪,换作平日,方戈早该回来了,现在正是晚餐的时间。

  回到自己的房中,他仰躺在石床上看着青色的屋顶,心已飞回那个蔚蓝的星球。

  一片葛红色的危崖之上,满地都是敌人的血肉残肢,他浑身浴血,遍体鳞伤,神情却像得到了莫大的解脱,将短剑轻轻一送,在心脏被杀手界第二人无面刺破的同时,也将对方的左胸刺穿,玉石俱焚。

  “恩怨已了,再去想它作什么!”

  突然,他摇了摇头,将脑中的画面驱散,伸手将一直挂在胸前的坠子托起,放在眼前察看起来。

  这是一枚球型的胸坠,上面缕刻着不少密纹,显得古朴玄奥,一点点微弱的紫光从不明的质地中透出,更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自从接受传承起,这个胸坠就带在他胸口,据方戈说,这枚胸坠将一直伴随着他,除非死亡,否则无论如何都解不下来。

  “这光又浓了几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