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据理力争

  见他脸色阴沉,方芳一闪从赤火彪上掠下,与他并肩而立,信心十足地鼓舞道:“岳哥哥,芳芳相信你一定能突破!”

  方松与走了过来,捶了他肩膀一计,大大咧咧地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别理他!”

  只剩十天,一切将有个了结,方岳心中并不轻松,但他不想让伙伴们操心,淡淡地说了声没事,与他们闲谈,等待教习方铁雄前来。

  每天的晨练内容大同小异,方铁雄到场后,让众人列队,简短地讲了些练拳的心得,然后喊着号子,让众人操练部族的基础拳招陨星九式,然后逐个替少年们纠正。

  陨星九式虽然只是基础拳招,却因简单自远古传承至今,每一式都蕴含着大道至简的精义,式式都是陨星之势,是方氏立族的倚仗之一,绝不如表面那般简单。

  方岳对陨星九式已烂熟于胸,自然不用方铁群费心,独自沉浸在对巧力之境的领悟之中。

  一个时辰的晨练很快结束,十天的期限不停地在心中摧促,他快速赶回家中,来到屋后竹林中,在一块巨大的墨石上坐下,微微将头仰起,深吸了一口气,令体内的神力按方氏传承功法陨星诀的方式流转,苦修起来。

  这套功法仿佛是替他量身打造,一旦展开,全身就本能地协调起来,短短数个呼吸,血液深处的血脉之力就微微翻腾,一点点稀疏的金光从中浮现,竟是一枚枚由九道神秘轨迹组成的金符。

  在神力的带动下,金符快速涌入心室中,转眼间,已凝结成两道残破的神纹,散发出一股神秘的力量,将四周的玄力牵引过来,纳入血液之中,缓缓转化为神力。

  “呼!”

  半天后,方岳长吁了口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四周天色已经昏暗,巨月已在东山露出半边。

  “难道血脉低,就真的不能突破三重吗?”

  体内的神力几乎没有提升,方岳心中不由泛苦,这一年来他苦苦参悟,虽对陨星诀的领悟更加精深,可修为的提升微乎其微。

  他们神裔靠运转血脉之力,吸纳天地玄力,孕育神血,淬炼肉身,以求返祖成神,所以修炼也称返神。

  返神共分六大境界,分别为蕴力、淬体、造血、凝魄、引魂、涅槃,每大境界又分为前中后三期,第一、二两个境界,又各细分为九重。

  蛮荒世界中,除了神裔,还生活着神魔裔、荒兽、蛮兽、妖、精、灵、鬼等众多族群,许多都远比神裔强大。

  神裔至少得修炼到蕴力后期,才有自保之力,否则只能永远躲在部族中,做个吃闲饭的废人。

  可他身份特殊,如果父母离世,方铁雄一家,会给他生路吗?

  距族会只有十天,一秒都不能浪费!他回家匆匆扒了一口饭,又回到墨石上修炼起来。

  星光洒落,种种神秘的玄力化作点点银光,慢慢融入他身体,半个时辰之后,蓦地将陨星诀加速,向神盾般的壁垒冲击而去。

  一次,壁垒纹丝不动。

  二次,神力同样没能掀起任何浪花。

  ……

  一百次,全身已经开始颤抖,但方岳绝不肯放弃!

  二百次,衣服已被血汗染红,但方岳仍紧紧咬着牙关!

  三百次,四百次……

  等到神力耗尽,方岳眼前一黑晕倒地墨石之上,直到第二天一早才苏醒过来。

  一天,两天,三天……

  苦苦的打熬,令他整整瘦了几圈,母亲洛云夕心都快揉碎,可无论怎么劝阻,他依然故我,执迷不悔。

  整整十天,他先后冲击了数千次,可壁垒丝毫没有动摇的迹象,似乎绝无冲破的可能。

  不懈的苦练中,转眼已是族会当天,这一天天气突然转凉,阴云满天。

  族会堂上,方戈与五位核心长老一字排开,坐于主席之上,大堂两则站满了族人,一根丈余高的神力柱坚立堂中,方岳右手紧贴其上,正在接受测试。

  神力柱中,有数道供神力流转的脉络,只要将手紧贴其上,神力就能流入其中。随着神力的输入,神力柱最下方的两颗星石缓缓亮起,方岳漠然睁眼,向柱上看去。

  蕴力二重!

  虽然早已知道结果,他的双手仍不由紧紧握在一起,今天的屈辱,何日才能洗涮!

  “真是个垃圾,白白浪费了部族这么多资源,要不是族长的儿子,我真想抽死他!”

  “矮猴子,他还想死咸鱼翻身吗?要是我,今天绝对不来丢人现眼。”

  “要是那些资源给石头哥,凭石头哥的天赋,肯定早已经五重了!”

  “……”

  “矮鬼就是矮鬼,年年二重,真是白白糟蹋了那么多兽王真血,喂条狗都不止二重了。”

  嘈杂声潮水般涌来,方岳脸上越来越冷,缓缓转过身看去,果然是方石生与他的狗腿子正在肆无忌惮地叽笑。

  “方石生!”

  方岳紧抿着双唇,长眉一扬,深遂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全身肌肉如水般流动,看似随意一击落在神力柱上,轰地一声,神力柱上闪耀起三颗星光。

  “力量,三千斤!”

  身高二米七左右的方铁群看了看神力柱,大声宣布,脸上明显有些惋惜。

  按方岳的修为与肉身强度,二千斤就已达标,而他随意一击,却有三千斤的力量,说明运力境界极高,定已达到巧力之境,在方铁群教过的少年中,也就是他哥哥方奕能有同样惊艳的表现。

  “哎,原本是个好苗子,要不是被选作胸坠传承者,天赋又岂会比他哥差!”

  方铁群暗中感叹,但知道结局已定,故作冷淡地道:“第三步,测试血脉浓度,将手放在测血珠上,放开心神!”

  看了一眼方戈有些萧瑟的身影,方岳抿了抿唇,将右手轻按在神血珠上,心却飘到了另一片世界。

  在那里,他曾是叱咤风云的杀神!

  一股奇异的波动掠出,测血珠上亮起一丝微弱的光华,很显然他的血脉极差,心中的苦涩不由更浓烈。

  返神者修为提升的速度,主要取决于血脉的浓度,血脉超强的天才,如他哥哥方奕,十五岁就已是五重巅峰,而他血脉实在太差,从八岁开始,整整修炼了十年,每月还服用部族提供的兽王真血,仍在二重停滞不前。

  “哈哈哈,劣等!废然果然就是废物,堂堂族长之子,竟然是劣等血脉,简直丢尽了部族的脸!”

  方石生刺耳的声音传来,方岳知道现在不能冲动,深深吸了一口气,漠然地向主席台上看去。

  大长老方铁雄抬起半眯地眼皮,不咸不淡地对族长方戈提醒道:“族长,是不是该公布结果了?”

  “咔嚓!”

  一声脆响,坐椅的扶手被方戈生生捏碎,实质般的怒意冲天而起,要不是方铁雄仗着执符老祖的威势一再刁难,方岳又怎会被逼到这种田地!

  方戈还没表态,坐在他右边的二长老方钧噌地站了起来,怒指方铁雄道:“方铁雄,你不要欺人太甚!”

  “这话怎么说?”方铁雄眼中掠过一丝不屑,似乎是吃定了他们,不紧不慢地道,“这些都是三位老祖的决定,莫非二长老要违逆不成?”

  看似在场的人就是部族最高层,其实所有人都明白,三位老祖才是部族的天,他们的决定,谁敢违逆?

  “砰!”

  方钧极怒,但对方用三位老祖压他,怒不可遏却无法发作,一掌将坐椅拍碎,拂袖而去。

  猛虎般的方戈几度想要爆起,但不得不考虑后果,如果真的爆发内战,快速崛起的祁云氏必定趁虚而入,将部族直接抹杀。

  想到这些,他紧握的铁拳慢慢松开,怒目圆睁瞪着方铁雄道:“别假惺惺地,宣布吧!”

  尽管他已经极力压制,无形的气势仍如一头猛虎扑出,压得堂内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DT酷3D匠网Wt首发s

  “哼,那老不死大限将至,看你嚣张到几时!”

  方铁雄心中暗暗咒骂着,却不动声色地看向方岳道:“方岳,你月底就满十八岁,按照当初三位老祖的决定,从今天起,部族将废黜你少族长的身份,其它特权一律废除,包括每月的兽王真血供应,血池觉醒的名额,每月只能领取普通供给,你可有话要说?”

  虽然方岳并不在乎什么身份,但想强大起来,那些资源非争不可,尤其是血池觉醒的名额,这关系到血脉的觉醒,方氏历代不乏原本血脉平庸,觉醒却血脉通天的先例,他要逆天改命,就绝对不能错过!何况父母为他费尽心血,他同样不想让双亲失望。

  他用刀锋般的目光怒视方铁雄,一字一顿地道:“我还有一个月才满十八岁,你们凭什么断定我晋升不了?”

  满十五岁时,因为他没有突破三重,方铁雄就曾大闹一场,最后还是执幡老祖出面力争,才将突破三重的期限推到十八岁,现在距他生日,确实还有一个月,所以他一定要据理力争。

  “废物就是废物,整整三年都没能打破魔咒,一个月顶个屁用?”方铁雄还没开口,他那草包儿子方石生已是满嘴狗屁。

  部族相传,胸坠传承者如果不能在十六岁前突破三重,就终身无法晋升,这就是方石生口中的魔咒,可他却从没想过,记录中的例子,无一不是早早就达到了二重巅峰,有谁像方岳这样,因血脉太差,快满十八岁才触摸到三重的壁垒?

  对方石生的乱吠,方岳充耳不闻,仍冷冷盯着方铁雄,等待他的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