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好的。”张俊哲脸上绽现笑容,这是他遇见的第一个不发飙的女人,并且还和睦的和自己聊天并索要地址,这让张俊哲第一尝试到美女的温柔,忙在桌子上拿起纸和笔写下了自己的住址。接着道:“医生姐姐,你别考虑太久啊,你的病不能拖了!”

  “放心,最迟明天,我就会给你答复的。”周小英淡淡一笑,她能看出来,对方是真的关心她的病情。而且那写下的几个字却也端正无比,正气凌然,字如人,气如势。看来对方真的不是自己刚刚想的那样是色狼。

  “医生姐姐,那我先走了。”张俊哲最后留恋的看了眼周小英道,要让这样一个美丽温柔的女人离开这个世界,的确是浪费,天嫉红颜呀。

  接着张俊哲便在城里四处逛了起来,反正已经来到市区中心不如好好逛逛看看有没什么需要购买的。张俊哲所在的建筑队在郊区,从郊区到市区最少需要半个小时,所以张俊哲今天打算好好在市区转转。

  市区很繁华,比起郊区的宁静这里则让张俊哲很快就体验到了村里的朋友为什么总喜欢往城市跑的感觉,白天人其实并不算最多,大多是忙碌穿梭四处奔波,而到了夜色降临的时候才是人流高峰期,男女老少都打扮的清新漂亮出来逛夜街。

  张俊哲吃着冰激凌望着来往的少男少女,每一个人脸上都是笑容满面,一脸轻松。晚上是他们轻松寻找快乐的时间,可惜张俊哲此时在等待公交车准备回去了,再晚点又要错过最后一班车了。

  “亲爱的,我们去那里开房?”公交车站也有稀疏的几个男女在等待着,而今天张俊哲在这个偏僻的公交车站听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了。

  动不动就开房,自己不会直接租房子呀,张俊哲鄙视。尤其是当张俊哲抬头看去的时候居然看到那说话的女人身体四周是粉红的气场,不用看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春季发春呗。通常这种女人淫#荡,天生媚骨,喜夜不喜光。

  而更令张俊哲厌恶的是对方并不漂亮,只是脸上擦了浓郁的妆掩饰起原本粗大的毛孔和稀疏的眉毛而已。张俊哲知道,但和那女的抱在一起的男人却不知道,只见他时不时挑逗着那女人,时不时嘴巴凑到女人耳边说着什么。

  张俊哲翻了翻白眼,现在的男人都不知道什么眼光,这样的女人也看得上,还尽情哄着挑逗着。不知道他们开房后如果那女人卸妆后会不会将那男的直接吓阳痿。

  张俊哲就这样无聊的想着,直到公交车来了张俊哲才对那对狗男女抛去几道白眼上了车。颠簸四十多分钟总算下车了。

  依旧没有路灯,但今天有月光,所以四周倒是显得幽静,让人感觉十分舒适。

  来到诊所外,张俊哲却看见一个熟人,一个绝色美女,正是昨天前来看病的小雅。只见她不安的站在诊所外等待着,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紧张,时不时的四下张望。

  “你来做什么?”张俊哲奇怪的问道。

  小雅听到是张俊哲的声音忙转头望去,见到眼前出现的青年真是张俊哲脸上表情显得有些激动,然后又有些羞涩。

  “我来陪你睡觉的.......”小雅扭捏几分后道。

  似乎感觉到不对,小雅忙又改口道:“我来请你帮我治病的。”该死的,是眼前这个青年说要治好自己的病就要陪他睡觉的,搞的她刚一紧张直接说来陪他睡觉。小雅脸上绯红,却是不好意思起来。

  “不后悔了?”张俊哲记得昨天还被她骂来着,不过想想也正常,是谁面对一个陌生人和自己讲陪他睡觉都会感到厌恶。只是张俊哲却是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那么快就改变主意了。

  “老布叔把他的事告诉我了,他说你一定能治好我。”老布叔得知道增民苏醒的消息后很是开心,他知道张俊哲没让他失望。所以今天他特意买了点酒菜来到张俊哲的诊所,不过等了很久都没等到张俊哲,倒是等到了满怀心事的小雅从张俊哲诊所路过。

  好心的老布叔就叫住小雅并聊了起来,最后更是将隐藏许久的秘密告诉了小雅,这也使小雅改变主意,更是直接等到现在才把张俊哲等到回家。

  昨天离开的时候张俊哲也说了,自己活不过三天,所以她必须要等张俊哲。不就躺在一起睡觉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老布叔也把眼前这个青年的为人告诉了自己,小雅倒是对他放心了许多。

  更$P新最p快,,上酷L匠网

  “我就该想到是老布叔。”张俊哲微笑,除了给对方完全信服的证据,否则眼前的小雅美女怎么会那么快改变主意决定让自己治病?一个身家清白的女人要和一个陌生男人睡觉,即便再开放的女人也会放不开。

  “恩,我不想死......”小雅突然轻声道。她才二十三岁,大学刚毕业,现在正在一家公司做秘书,良好的工作待遇和大好前程,她还没结婚......她还有很多事情想做。

  “是正常人都不想死。”张俊哲接话,有头发谁愿意做光头。能活为什么要寻死?张俊哲也不便让对方再等待,直接开了诊所门请对方进来。

  “坐吧,诊所简陋,别介意。”张俊哲呵呵笑道,顺便倒了杯茶给小雅喝。望着凌乱的诊所张俊哲第一次萌生了请助手的念头,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他打消了。现在他一个月所赚的诊金也不过在三千左右,那里来的闲钱请助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