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俊哲真心不想来这样一个地方,除了内心上排斥医院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张俊哲身体的特殊性。他能看到整个医院居然有一层白雾笼罩,几乎所有的医院都这样,那是一种让张俊哲感觉到厌恶的白雾,但他的诊所却是没有这道白雾。

  医院外停满了车,即便是一清早,按理人流应该并不多,但在张俊哲看来此时医院简直比菜市还忙碌,保安不停的指挥着车辆进出停放,而在铁栏大门处进进出出都是人。在取票大厅更是开始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大医院都这样,需要预约或取票等候,医生只有那几名,但病人却无数,所以这是必要的措施。这也导致了不少人从半夜就开始来到医院排队占位等候,感冒流行的季节更是需要排个几天几夜才能拿到一张挂号票,真是一票难求。

  张俊哲是来找狗蛋他表哥的,叫增民。在询问前台后张俊哲直接想四楼的住院区走去。因为现在专家已经确定对方成了植物人,无法治疗,所以暂时就搁在那了,只是处理了断腿和肋骨。

  来到增民住的地方时只看到一个农村打扮的女孩趴在增民床边睡着了,脸上还有泪痕,显然是哭着睡着的。

  眼前的女孩应该是增民的妹妹吧,昨天老布叔曾经说过关于增民的一些情况。所以张俊哲很快就联想到这点,脸上的泪痕是最好的说明。

  张俊哲没敢将对方吵醒,遇上这样的事身心都已经疲惫不堪,何况对方还是个小女孩,读大学压力已经挺大的了,所以张俊哲内心却是更想为其分担一些,比喻将已经成为植物人的增民治好,没有比这个更实际的了。

  i酷BF匠》2网唯D%一正z☆版2Z,j;其pH他4都是$《盗版B

  低头,张俊哲用鼻子闻了闻增民的身体味道,顿时脸上有了一丝异样,大医院果然是大医院,想不到增民那断腿和肋骨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并已经慢慢趋与好转。只是增民却真的成了植物人,气息告诉张俊哲增民要想醒过来恢复正常似乎很困难。

  张俊哲皱眉头,情况不乐观。如果早些被他治疗也许早就没什么大碍了,可是现在却不一样。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病情一拖延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到时候再治疗就是花上原本数倍的时间和药物都没效果。

  “难道非要自己这样做?”更让张俊哲难做的事此时的增民除了一个办法能救就别无办法了,那就是需要张俊哲的血。

  这种已经伤到神经里面的病就不是通过吸毒可治疗,而是需要张俊哲的精血,十指手心,十滴精血。这是张俊哲上一次不小心割伤手将一滴血滴在某病人受伤的大腿时发现的,结果那原本伤口有直径三厘米大的窟窿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愈合了。从那个时候张俊哲又发现自己身体的另一个特异,张俊哲那手指的血称为精血。

  滴血并没对张俊哲造成什么负面影响,只是张俊哲却是有些反感这种喂血一般的治疗方法,何况一般的疑难杂症张俊哲都可以轻松治疗,也就只有一些十分棘手的病会让张俊哲头痛。

  就如现在一般,张俊哲在思绪着要不要滴血到增民那微微张开的嘴巴里。那苍白消瘦的脸,安详闭着的眼睛,还有那挂着点滴瘦如竹竿的手。床边是他的妹妹,同样消瘦,面为蜡色,营养不良一般。

  最终于张俊哲还是决定滴血,如果对方是个富贵人家也许张俊哲会选择离开,但此时在张俊哲面前的是一对穷困苦难的兄妹。那么张俊哲就没有理由不救,因为他们两人身上并没有黑气,他们是好人。

  张俊哲掏出小刀割破手指,一滴殷红的血滴落在增民的嘴巴,顺着微张的小嘴流了进去。张俊哲只是静静的看着,并开始包扎自己的手,直到他看到增民的眉毛开始微微颤动后张俊哲才松了口气向大门外走去。

  而此时增民的手也开始颤动了几下,颤动使原本趴在增民床边劳累睡着的增敏醒了过来。当她抬头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青年的背影向外走去,没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她却发现自己昨天被宣判为植物人的哥哥居然张开了眼睛,正迷糊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建伟霸霸说:

  作者QQ212426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