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张俊哲脑海全是和美女警察睡觉的情景,所以这原本半小时的车程很快就结束了,张俊哲直接向自己诊所走去。

  民工居住的地方比较偏僻,所以这条路没有路灯,漆黑一片,今天连月光都没有出来露脸。这样的黑夜和路如果是女人来走的话绝对充满恐惧。但张俊哲却不怕,他能看清四周的一切,宛入白天,而且张俊哲还看到在自己小小诊所外居然蹲坐着一个人,是老布叔。

  “老布叔?”隔着老远张俊哲变吆喝起来,都半夜了还在自己诊所,莫非老布叔又犯什么病了?

  “是张俊哲吗?你总算是回来了,都急死我了!”老布叔听到熟悉的声音连忙从蹲坐瞌睡中醒了过来,看着四周一片漆黑却是不知道张俊哲在那里,忙对着虚空应道。

  “来,老布叔,进去讲。”突然一只手从黑暗中窜了出来扶住老布的手,这个时候老布才看清楚眼前的青年正是张俊哲。

  诊所的灯开了,将黑暗驱散,这个时候老布才仔细的看着眼前的青年,激动道:“张俊哲呀,你要救救狗蛋他表哥呀!”

  张俊哲为老布倒个杯热水后坐下,然后疑惑的看着老布叔,不明白老布叔说的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狗蛋他表哥不是已经送进大医院了吗?怎么又要自己救呢?摔断腿和肋骨断几根应该都没什么大问题的,尤其是已经送进大医院,这些基本都能完全治愈。而唯一的撞的脑袋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才是,大医院有那么多先进的设备和丰富的专科医生,摔到脑又不是摔死,估计问题不会很大对。

  “出事了!”见张俊哲只是疑惑看着自己,老布叔脸上顿时焦急起来。

  “那王大包王八蛋原本是送狗蛋表哥去大医院治疗的,结果诊断后医生说问题不大,要付二十几万医疗费,结果那王大包却不肯付医疗费了,嘴上支吾,最后狗蛋把人证什么的全叫到医院逼王大包给了医疗费用,可是医生却说晚了,耽误了病情,现在狗蛋他表哥已经深度昏迷,医生说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呀!”老布叔一脸愤怒,好好的一个人能治的时候不治,这一耽误就出事了,植物人呀,这让狗蛋这些靠卖苦力吃饭的人那里能承受得了。

  医院永远都是先付钱再治病的,否则当初张俊哲他爸也不会那么早就死去。除了昂贵的医疗费还有那该死的先给钱再看病,这让许许多多像狗蛋这样的底层阶级甚至连医院大门都不敢进。

  “可恶!”张俊哲右手一拍桌子,这样的事情他没少见,可是有时候有些事情并不能按照张俊哲想的去做,就好比狗蛋非要听那王大包的话一定要去医院一般。张俊哲总不能绑住狗蛋的腿不让他去吧。从第一眼看到王大包,张俊哲就知道他不是个东西,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候还怜惜钱。

  “张俊哲,别人不知道你本事,老布叔还是知道的。所以我是来替狗蛋求求你去救他表哥。他表哥叫增民,家里还有个老母亲,妹妹读大学,老婆又怀孕,原本家境就不好的他现在摊上这样的事简直就是......”老布叔说到这里居然老泪纵横起来,都是穷苦人,心里很清楚有些坎真的很难让人迈过去。

  “老布叔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张俊哲虽然很不喜欢去大医院,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人命关天,由不得自己喜爱。

  “好,好。有你这句话老布叔算是放心了。”张俊哲说话算话,只要是张俊哲答应的事情他一定会做,若是张俊哲不点头答应,老布也知道就是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也不会答应。他的个性就如他父亲一个样。

  想起张俊哲的父亲,老布眼睛又是暗淡少许,望着外面漆黑的夜晚独自忧伤起来。

  “没事我就先走了,你一定要帮帮狗蛋他表哥呀。”见张俊哲答应,而且时间那么晚,老布脚有些不灵活的起身向外走去,旁边不远就是他居住的地方,路熟也不用灯光照样能摸过去。

  “恩!”张俊哲应承一下,在老布身后目送他离去,现在老布是自己老爸唯一一个老兄弟了,其他的老人在上个礼拜都走的差不多了,民工是苦力活,吃的是青春饭。当年纪上来了自然吃不消这种罪,大多上了年纪的人都选择了回老家做点其他事,而这个曾经张俊哲老爸待过的建筑队也只剩老布叔一个了。其他都是新血液,村子里的壮丁。

  全民医院是这座城市最大的医院也是重点医院,这里拥有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顶级的专业医生。但凡疑难杂症或其他医院不敢接手的病例无一不是要全民医院接手,如果连全民医院都医治不好的病恐怕就要到省中心的医院接手治疗了。

  f:酷8d匠T}网唯◎一Y正版c:,其他都是Sp盗版es

  一大清早张俊哲就来到了医院大门外,抬头望着硕大医院那全民医院几个红色大字,内心万分感慨,那几个大字恐怕字字上万吧,如果把那几个制造大字的钱放在人民身上多好,明明不缺钱却总要看钱治病,实在是让人寒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建伟霸霸说:

  求关注,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