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很快就行使到目的地,虽然一路来张俊哲讲了不少话,但也只是他一个人在滔滔不绝,张海琼却是半句话都没搭理,而是沉默的开着车,加快速度的开。她知道自己的内心也一直在挣扎纠缠。

  张海琼直接押着张俊哲向审讯室走去,然后招呼一声在她身后又跟上一个男警,手中带着笔和本子什么的。

  进入审讯室的时候审讯算是开始了。张海琼让张俊哲坐好后直接开始审问并对身后跟来的男警道:“罗警官,准备记录。”

  “是,队长。”坐在旁边准备记录的罗乐新应了一声,这是和警察局的警花一起办案,绝对是件令人很愉快的事。

  “您的姓名!”张海琼开始审讯,自然要先从名字开始,这是惯性的询问方式。

  “警察姐姐,我说了,我叫张俊哲,弓长张,张俊哲正气,名字证明我是好人。”张俊哲笑道,接着道:“我知道美女你叫张海琼,你却不记得我的名字,真伤心。”

  一边愉快记录的罗乐新脸上突然有了异样,抬头看着眼前的青年,又看了看身边的警花,内心疑惑万分,他们两认识?

  但见警花那一脸严肃的模样罗乐新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肯定对方也是追求警花的一位,过去也有不少贱男通过这种手段来泡警花。想到这里罗乐新摇了摇头重新低头记录,任何一个尝试泡警花的人无一不是最后败下阵来的。

  “我问你,你答就是了!”张海琼原本严肃的脸变和缓许多,她也想怒吼,但一想到到时候还要他帮忙看病总不能让对方有机会报复自己吧。再说,打架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没必要审杀人犯一样的审。

  “那我问你是不是打算和我睡一起你都没答我呢。”张俊哲打蛇随棍上。

  丫的眼前的这个青年在找死?连他们队长也敢调戏,看来对方又是一个稚鸟,不知道天高地厚。罗乐新连头也不抬,听到张俊哲的话后他直接内心咒骂再下定论。

  调戏不是你的错,但你去调戏队长,那么就是错上加错哇。罗乐新再次摇头,眼前的青年等下有罪受了。上次就有个调戏警花的男人来着,被警花拿起后书本贴在胸口用铁锤打了个半死,最后那男的还要控告警花,可是验伤的时候却是什么也验不出,那男的最后只能苦说不出,捂着胸口踉跄走出警局。

  “那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张海琼内心恼怒,眼前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在得寸进尺。

  “好好,我不废话了,警察姐姐你继续问,我回答就是了。”张俊哲才不愿意在这里待太久,有头发谁愿意做光头。

  接下来张俊哲真的没有再废话,果然配合着张海琼一一回答着。倒是罗乐新有些失望,原本期待的精彩片段始终没有出现,而眼前的青年却是老实安分起来。

  要知道警花愤怒起来打人一样很好看,那彪悍模样被有一翻风味,眼前的警花是少有的人间美女呀。

  最后张俊哲被无罪释放了,在考证后和张俊哲配合将事情经过描述后张俊哲被认定无罪释放。却是那失恋青年有些毛病,别人吃饭唠叨两句就要打人,这样的事情被谁遇见都只能无语了。

  “你到底和不和我睡?”走出警察局张俊哲回头问那送自己出来的张海琼,他要知道对方答应不答应,这样好让张俊哲有时间整理下自己那凌乱的诊所,不然对方真的来了而自己连床都没腾出来,那就真的是有失雅兴了。

  张俊哲平时几乎不用睡觉,也许是因为身体的异常,晚上在张俊哲眼中就如白天一般明亮,而通常张俊哲只闭眼休息,不睡。就在他那藤椅上闭眼休息就够了,从被藏獒咬了之后身体发生变异到现在,一直如此。

  “我说了我会考虑!”张海琼再次加重语气,这话张俊哲都问了无数次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让张海琼怎么回答,女人的矜持在那里?节操在那里?

  最新&+章U“节}上酷匠网

  “哦,那好吧,反正你来就告诉我就是了。”张俊哲有些失望,眼前的女警很有可能成为和他睡觉的第一个女人呀,可惜张海琼的冷淡告诉张俊哲,也许她不会来了。

  走出几步,张俊哲再次回头道:“你知道我的诊所地址了吧?”他依旧不放心,如果眼前的美丽警察要和自己睡却不知道地址怎么办。

  张海琼一脸阴沉,没好气道:“知道!”

  张俊哲见此情形也不废话,赶紧向一边的公交车跑去。耽误了许久却是已经都接近深夜,再不赶紧,恐怕连最后一趟公交车都赶不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建伟霸霸说:

  怎么没人给我打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