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病很特殊,我只能私下和你讲。”张俊哲得意,见到女警那渴望一般的眼睛张俊哲突然觉得世界是那么的美好。

  K酷‘匠网唯&一正!版v,其X}他T…都Ji是4,盗TV版x

  “骗人的吧!”女警见张俊哲顶多也就二十岁上下,再看他那带着流气的模样忙质疑。这年头人的防骗意识已经增强很多,不是那种路边随便跳出一个人拿出一条金色的项链就说是金项链,然后骗走不少钱财的骗子时代了。

  “每天你都得忍受那种疼痛感,别人是一个月一次,你却几乎一星期就一次......”张俊哲说到这里没再说下去,而是看着女警,似乎在等待女警的反应。

  女警惊讶,难以置信的看着张俊哲,事实真的如眼前青年说的那样,三个月前她的身体突然就出现异常了,别的女人一个月来一次月经,而她却一个星期一次,这让她恐慌也让她陷入自闭症。

  “你,你......”原本女警还想询问的,但见四周众人对她投去疑惑的眼神她忙把话停住,而是招手示意张俊哲走前说话。

  四周的群众包括龙军也疑惑万分,脑袋猜想着刚刚张俊哲说的话。别人一个月一次?她一个星期一次?究竟是什么?头痛?呸!这东西还有一个月一次的?感冒?呸!还禽流感呢。月经?也不对呀,谁会一星期来一次?火星人?

  “你好,我叫张海琼,神医你呢?”女警见张俊哲靠近后忙低声道,双眼不忘向四周看去,看是否有人靠近她四周。

  “张俊哲。”张俊哲肆意扫视着女警的全身,脑海突然萌生摸对方身体的感觉。念头刚起张俊哲就暗骂自己色狼。现在他的想法越来越离谱了,或者说欲望。过去只是看和想,现在却是向实质性发展了。

  “张俊哲,你能告诉我有什么方法能治好我吗?”张海琼被这种怪病困扰了三个月,每一个星期的星期天是她最开心舒服的日子,每一个星期的星期一是折磨的她要死,最痛苦的日子。这种生死一般的轮回折磨着她,使她实在难以忍受。别人只看到她的美丽,却从没想过这样一个美女每个天都被折磨着。

  “这个,我得看看才能回答你。”张俊哲一本正经的道,而脑海则全是眼前张海琼美妙的身材和肌肤。

  “好的,你现在方便帮我看不?只要将我看好,你就是我张海琼的恩人,我一定会好好回报你。”张海琼脸上一喜,终于有人能治好她这该死的病了,即便让自己付再多的钱她也愿意。

  张俊哲完全误会了张海琼的意思,当他听到张海琼那句好好报答的时候脑海顿时浮现一个美少女真洗干净从浴室出来,然后一脸妩媚的向他床上走来。身披浴巾,肌肤如玉......想到这里张俊哲脸露微笑。

  “把手给我。”其实张俊哲已经完全知道对方的病情,但张俊哲的脑海却不断在和张俊哲说要摸她的手,最后张俊哲只好斗着胆子实施了平生第一次揩女性的油。

  张海琼想也不想直接把手抬高,任由张俊哲双手拿捏在手一翻摆弄。张海琼知道中医是讲望闻问切,所以也知道眼前青年定然是要给自己把脉什么的,可是好一会后她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对方只是一只捏着她的手,导致张海琼内心一片一样的酥感,而不是在帮她把脉。

  “张俊哲?”张海琼内心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真的给自己看病了,即便张海琼是外行人也知道一点医术上的事,从来没有过像现在张俊哲这样不断拿捏自己手看病的。

  四周的群众脸上顿时开了花一般多姿多彩,大多数人是羡慕妒忌加恨,只有少部分人一脸疑惑,难道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两人就好上了?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但也不用那么直接就这样拿捏在一起了吧?看情势两人就要身体贴身体了。

  在张海琼身后的两名男警也是一脸疑惑,追警花的人都可以排个三天三夜长队,更是富二代,官二代,权二代的。要帅有帅,要钱有钱,怎么警花就和眼前这个矮三寸货色好上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建伟霸霸说:

  怎么没人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