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孩子,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没欺负她就好,玥玥可是你妹妹,记得要好好疼她。”哎哟,我的个亲爹啊,我要不要供姑奶奶一般伺候着那臭丫头啊?

  不过,老爹交代我疼林玥宠林玥别欺负林玥的话也实属正常,林玥毕竟是我妹妹,这些都是作为兄长该有的责任和义务,但是他老下面这句话,简直让我有种想吐血的冲动,“对了,你今年多大了来着?”

  当父亲的连自己亲儿子多大年龄都不记得,您还真是我亲爹啊!我又是一声哀嚎,“爸——您儿子我已经二十二了。”

  “二十二了...那玥玥再过生日应该就是十七岁,还有三年多......”老爹又在电话那头自我嘀咕了起来。

  隐约听到老爹说起三年,玥玥再过三年怎么了?林玥现在是十六,离生日也就那么几个月了,再过三年差不过也就十九二十岁,二十岁?二十岁怎么了?诶...二十岁好像是到了女孩子法定可以结婚的年龄哦?呸...林阳,你脑子里又在胡思乱想个什么?就这么想让你妹妹嫁人别再闹腾你了吗?

  无语,无语呐,我到底都在想一些什么净有没有的玩意儿,甩了甩脑袋,见老爹还在电话那头嘀咕着,我试着小声喊道:“爸?”

  没反应。

  看`正2版oB章~:节!上酷{匠…网E

  声音稍微加大一点点分贝,“爸~”

  依旧没反应。

  “爸——!!!”

  “哎哟~你个死娃子,搞什么呢?老子正在想事情,你这突然一嚎,是想吓死我让我这把老骨头早点下土不成?”老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大骂,我苦着老脸,不满地嘟囔道:“不是...我就是看你在电话那头自己嘀咕了半天,叫你两声而已。”

  “哦。”我这颗炽热的心呐!此刻真是哇凉哇凉的。

  “哎,对了,小阳,你交女朋友没?”

  老爹淡淡的一句话,使我瞬间提起了十分精神。话说,我终于想起来先前自己究竟是忘了什么事。之前我问小妖精到底什么时候从我家离开,那丫头根本没有回答我就直接转移了话题,而我自己也被她不知不觉给糊弄了过去啊!那么,老爹现在问我有没有交女朋友...难道他老人家今天果真亲自送林玥来的?而且还真如我所猜见到了睡在隔壁卧室的浅小可?

  啊,完了,完了,苍天大地......我颤颤巍巍的道,“爸,你问这个干吗?”

  “没什么。”老爹顿了顿,旋即语气像小时候经常教导我成长那般平静且严肃,“你现在才二十二岁,处对象的事先别着急,目前最主要的就是先代替我和你妈咪先好好照顾好玥玥那丫头。”

  “嗯。”对于谈恋爱这件事,我至今确实没怎么考虑过,毕竟像我这种骨子里遗传了老爷子保守基因的男人,就是想找个女友,那也得有人看的上咱呐!诶...等等,老爹刚才说让我先代替后妈和他照顾好林玥?难道林玥不是在我这待个两三天就回去,而是...“爸!你这意思是...?”

  我心宛如钻进去了个兔子,突突直跳个不停。开玩笑,要是林玥那臭丫头在我这落脚,霸占了哥们的一亩三分地,我还过个毛线的日子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是我自己想多了,老爹和后妈怎么可能放心让林玥在我这长住呢!“嗯,是我想多了...”我习惯性的用阿Q精神安慰着自己。

  没想到,老爹接下来一通话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想,“以后你就和玥玥好好相处,她的东西我过俩天再全部搬过去,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明天还要上班,你也早点睡,明天记得打个电话回来跟你妈咪问好,要不然她肯定要嚷嚷着说你不公平对待了。嗯,就这样......”

  “嘟,嘟嘟、嘟嘟嘟...”我整个人石化在原地,迟迟没有从方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林玥竟然要在我这...长住下去?神啊,我怎么感觉世界末日要来临了?!

  今晚,注定是一个无眠夜。

  。。。

  第二天,我顶着厚厚的熊猫眼刚出卧室就听见由客厅传来阵阵少女娇笑的银铃声,好吧,赤果果的现实已经摆在眼前,昨晚老爹那通电话根本就不是梦。

  “玥玥,早...”我抓了抓糟乱的头发,前天的熬夜加上老爹告知妹妹要在我这长住的噩梦事实,导致我昨晚根本就没有心情与周公唠嗑畅谈。

  穿着纯白色吊带衫睡衣的林玥整个人趴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白皙温润小手中捧着的粉红色oppo手机,搞笑的动漫剧情时不时将她乐的笑面如花。小丫头晃动着纤柔玉足,睡衣短小的裙摆根本遮掩不住裙底那诱人的春光。

  臭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邋遢呐...直到我趿拉着拖鞋走到她身旁,林玥这才发觉到我的存在,“哥,你醒了?桌子上有早餐,还是热的。”说落,这妮子又继续低下头看起了她的动漫。

  “哦。”我盯着林玥的侧颜怔了怔,随即又瞄了一眼她正在看的动漫,像是一部叫做‘龙与虎’的动漫。印象中,我记得自己看过这部动漫,似乎还将它归纳进了我看过的动漫之中经典作之一。

  死鱼似的目光瞅着窗外风景,我嚼着手中如蜡一般的早餐,感觉今个的清晨真是糟糕透顶,完全没有往常一贯的愉悦心情。

  “哥,你起这么晚,今天不用上班吗?”趴在沙发上的林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起了身,只是...臭丫头,你没发现你肩膀一侧的吊带滑落了吗?

  “上班?”我收回目光,无力的咬了口包子,怔怔道:“上什么班?”

  “哦,你今天也放假吗?”

  “昨天休息,今天不...”说着说着,还在怔怔失神的我突然睁大了双眼,他娘的,昨天哥们确实休息,但今天我可是要按时去上班的啊,因为我前天交代了说今天早上可是要开会的,而且还下‘圣旨’说无论是谁今天迟到都他丫要算旷工一天。

  “卧槽——”我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