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气急的,在周围漫无目的的奔跑着,我不想自己这么废物,不管是现实中的我,还是现在的张非宇,这对我来说,我不能总是拖别人的后退。

  等我跑累了,我才知道我刚才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刚刚附身于陈起绍的东西,应该属于飞僵,修炼有成,已经萌生灵智,杀佛吞神、行走如风,所到之处赤地千里。唯一能过解决的,就是破坏他的本体,但是现在我不仅被困,就算我没有被困,听他的意思,他本体所在的玉棺外面,被别人施了封印。

  看来在他下葬的时候,就有人为了避免他出,所以才会早早就下了封印,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怕他出棺,还要让他的死后躺在玉棺里呢?

  我盘坐在地上,逼着眼沉思着,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忽然我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念头,打开天眼!天眼打开后,映入大脑的还是一片黑暗,但是,我看到的却不仅仅是黑暗,黑暗中飘荡的是一个个的游魂。

  看来,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并没有给我一个封闭的空间,应该只不过是一个幻觉,或者是在我的思想里,我对飞僵了解的还没有那么多,知道最多的,就是陈起绍曾经提过,它和妖差不多。

  当初在山上遇到青衣房的时候,青衣房给我们制造的,就是幻觉,而且是在我们的梦里!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梦,是梦里啊!

  那么现在,我会不会在我自己的梦里,或者自己的幻觉中?如果是,那么现在我要让自己醒过来,既然是在我自己的梦中,那么梦也能由我自己支配。

  致绝地而后生,在逆境中,越是感觉到自己处于死亡的边缘,越是能够让自己变得强大。在这无边的黑暗中,几乎完全封闭了视觉、嗅觉、听觉、触觉,那么,现在我要做的,就是逐一恢复我的感官。

  首先,听觉,我努力的让全身的气血,游走在自己的天冲穴处,天冲穴,耳上如前三分,足太阳,少阳之会。

  听觉恢复了,我居然可以听到周围游魂的哀嚎声,他们的怨气好像很足,一声声的哀怨着。

  接着,是视觉,气息游走到瞳子髎(liao),目外眦外侧0.5寸凹陷中,有眼轮匝肌,深层为颞肌;当颧眶动。

  接着是嗅觉,气息到达晴明穴,足太阳膀胱经俞穴,深层为眼神经分支,上方为鼻睫神经。

  最后,是触觉。

  忽然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充满了能量,很膨胀,是前所未有的强大,与充盈。

  再次睁开眼睛,眼前已经是一片清明。

  睁开眼睛,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在原地未动,只不过此刻,我坐在了椅子上。

  站起身来,周围已经没有了陈起绍的身影,按照他的意思,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进行,现在我无法破坏他的本体,那么就先破坏他的事情。

  我拿出罗盘,按照指针的指示,出了院子,一直走,村子旁边的树林里发现了他们。

  那是一个很大的坑,很深,人们拿着铁锹好像在挖着什么,陈起绍站在坑中,指挥着。

  我还没有仔细看,一阵风便在我的耳边吹过。

  “没想到你居然可以走出来?”

  我转身,陈起绍正站在我的身后。

  “你们在做什么?”我开口问道。

  “想知道吗?”陈起绍奸笑的看着我,说实话,陈起绍一把年纪,对着我露出这种表情,真是说不出的恶心。

  我正想说什么,身边忽然出现了两个人,把我架了起来,我一看,是居然是甲庚,还有他同村的一个伙伴,年龄相仿,他们的目光呆滞,但是我很庆幸,他们的身上没有青紫色的尸毒所致的青紫色。

  我的心稍微的放了下来,他们应该只是在自己的思想上被陈起绍控制了。

  “怎么?看见你的朋友并没有中尸毒,感到很庆幸?”陈起绍开口说道。

  说完,做了一个手势,甲庚他们立马驾着我跳到了坑中。

  我看到人们拿着手中的铁锹,这挖挖,那铲铲,他们和甲庚的状态一样,目光呆滞。

  %3酷M:匠)W网i永:久免》{费看TG小x说X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想要知道吗?我只不过是在找寻属于我自己的东西!”陈起绍说道。

  “那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陈起绍轻蔑的看了看我,“你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问吧,我能回答的一定会回答你!”

  “安葬你的人之所以在你的棺材上下了封印,是因为他不想让你出棺,但是为啥却还要把你葬在玉棺里,他能下封印,就一定知道,玉棺定会给你提供日月精华。”我说道。

  “你听过长生术吗?”陈起绍反问道。

  “长生术?”我皱着眉头说道,“长生术不是传说中的么?”

  陈起绍对我点点头,“对于你们来说,当然只是传说,但是对于我,长生术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

  “你是谁?”我疑惑的为问道。

  “我统一了六国!”陈起绍说道。

  “统一六国?”我疑惑的说道,“你是~秦始皇?”

  陈起绍对着我笑了笑,“其实你不用这么惊讶,你师傅当时的表情,可是比你这时的表情要好的多!”

  “你在找长生术?”我疑惑的说道。

  陈起绍点点头:“你还是挺聪明的吗?”

  “你为什么不在你的陵墓,而是在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