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呆愣在原地,这次的哭声比之前听到的更加清晰,陈起绍和冥颜转身看我。

  “你怎么了?快走啊!”冥颜不耐烦的说道。

  陈起绍示意冥颜不要说话。

  其实我也想走啊!可是我真的走得了,是个问题啊!

  冥颜好像明白了陈起绍的意思,他们两个人,齐齐的低头看向我的脚腕处,脸上的表情凝重,好像很难解决的样子。

  我的内心纠结了好久,我终于鼓足勇气,低头看去。

  “别看!”冥颜喊道。

  可是她喊的有点晚了,我已经看见了,但是这一刻,我真希望自己是个瞎子,因为现在我的腿正在不自觉的打着哆嗦。

  “别动!”陈起绍叮嘱到。

  我低头看着我腿上的僵尸,全身上下浓密乌黑的毛发,浑身散发着幽绿色的光,应该是尸气,但是这样看去,却明显是婴儿大小,两只眼睛正在滴溜溜的看着我,黑色的瞳孔,是,只有黑色的瞳孔,鼻子可能是因为长期失去水分的原因,已经仅仅的贴着面部了,从嘴里伸出的两个獠牙,此刻正在挂在我的裤腿子上,怪不得冥颜他们表情那么凝重,这不就是陈起绍之前说过的毛僵么,这么小的中奖率都让我中了一个头彩,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现在怎么办?”我哆哆嗦嗦的问道。

  “你先闭嘴!”冥颜没好气的说着,好像是因为我拖了后腿,感到很是气氛。

  “敢情站在这的不是你了,我闭得上么!”我生气的反驳着。

  “我可没你这个运气!”

  “好了!”

  我还想说什么,却被陈起绍给训了回去“都这个时候,你们还有心思争吵!”说着,看了看我挂在我腿上的毛僵,说道:“先把这个给解决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出现其他的僵尸,说明它暂时对咱们没有敌意!”

  “那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我焦急的说道:“师傅啊,你快点想办法,它现在可是在你宝贝徒儿的脚上啊!”

  陈起绍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我让你准备的黑狗血呢?”

  “葫芦~葫芦里呢!”

  陈起绍死死的盯着挂在我腰间的葫芦,无奈的摇摇头。

  我看见他将符纸别在了自己的腰间,防止有什么突发情况,接着从后背,将桃木剑拿了下来,深知,想要将我腰间的葫芦给挑过去。

  “能行吗?”冥颜在一边问道。

  看正@版章节A上酷U匠《网R

  “不确定!”陈起绍皱着眉,说道:“你先注意好四周的情况!”

  冥颜点点头,开始留意了起来,时不时的朝我看一眼,眼睛里充满了不屑,好像,没见过我这么‘幸运’的人似的。

  那只毛僵好像很享受挂在我腿上的样子,安静的出奇,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我,过于深邃黑暗的东西,往往蕴藏的,都是难以预料的危机。

  就在陈起绍的桃木剑就要触碰到我的时候,毛僵忽然不安的动了一下,不知道是从嘴里还说从肚子里,发出一种诡异的婴儿哭声。

  陈起绍大叫了一声不好,立马将腰间的符纸塞到了毛僵的嘴里,声音立马止住了,就连挂在我腿上的獠牙也送了下去。

  “呼!”我长长的喘出一口气,还不等我抱怨,陈起绍便着急的说道:“快点走,恐怕刚才他是要搬救兵!”

  我们一听这,立马向着村口跑去,可是刚到村口,却又停住了脚步,因为那只毛僵,此时此刻,竟然出现在了我们的前面。

  “师傅,看来你的符纸对它不管用!”我愣愣的说道。

  陈起绍厉声的对我说道:“废话!你忘了之前我和你说过什么了吗?”

  陈起绍这么一提醒,我才反应过来,毛僵,铜皮铁骨,行动敏捷,跃屋上树,纵跳如飞,不畏惧凡火,不畏惧阳光,这就说的通了,连火都不怕,干嘛会惧怕一张小小的符纸。

  “现在怎么办?”冥颜眨着眼睛说道“你们可别指望我,我现在那点修为可斗不过它!”

  陈起绍皱着眉“要在它求助前解决掉!”

  “师傅,地狱之火!”我提醒到。

  陈起绍点点头,说道:“地狱之火,但是我需要时间准备,你们先和它周旋一下,给我空余出准备的机会,切记,不要惹怒它~!”

  我和冥颜点点头,“是!”

  冥颜看了我一眼:“喂!你先上!”

  “为什么我是我先上?”我疑惑的问道。

  “原因有二,一,我是女生,你是男的,男的不应该保护弱女子么?二,这只小东西,我感觉它更喜欢你!”冥颜冷笑的说着。

  我呸!我咋没看出你是弱女子,再说,我可不喜欢这只毛僵喜欢我!

  当然,这种话,我也就敢在自己心里面说说。必须现在冥颜刚恢复不久,我的确要保护她!还要给陈起绍争取时间!

  我看着对面的那只毛僵,咽了咽口水,‘书到用时方恨少’啊!早知道今天会这样,还不如踏踏实实和陈起绍学点本事呢!

  我回头看了看陈起绍,他正拿着墨斗线在地上画着什么。时间还不够,可是它不主动进攻,难道我还一直这样等着?它可是会求救的,而我不会啊!

  看来要吸引一下它的注意力。

  “喂!毛僵~我~我~我告诉你,我可不怕你!”我硬着头皮说道。

  “噗!”冥颜在一旁突然笑出了声!“你这样跟它说话,你确定它能听得懂?”

  我没有理会冥颜,接着对毛僵说道:“我不知道你这是要做什么,但是害人就是不对,你这个样子是要遭报应的!”

  “僵尸本来就是集天地怨气,取天地死气,晦气而生,你说这些也没用!”冥颜在一旁说道。

  但是那只毛僵好像听得懂我们说好一样,圆鼓鼓的眼睛,滴溜溜的看看我,在看看冥颜,还想在打量我们!

  忽然,毛僵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开始变得有点狂怒的样子,但是还好,没有发出声音。

  “成了!”背后,陈起绍立直身子说道。

  他这一句话不要紧,那只毛僵好像受了巨大刺激,还不等我反应过来,便向着我的方向扑了过来,真的和陈起绍说的一样行动敏捷,纵跳如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