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开门,看见冥颜站在门外,扑闪着两个大眼睛”怎么了?”我开口问道.“没什么!其实你明天不用和我们去村子也可以!”冥颜开口说道.我对着冥颜冷笑道:’陈起绍是我师傅,我跟着他降妖除恶的,有什么不对,倒是你,女孩子嘛,就应该待在家里,还是不要跟着我们去的好!”

  冥颜见我这种态度,明显的是气愤到了极点,“哼,算我好心办坏事,就不应该来找你!”

  “还有事情吗?”我看了看冥颜一脸愤怒的样子,说着:“没有,那我就去睡觉了!”

  说着,便作势要关门。

  “哼!算我瞎了眼,还好心的来提醒你!”说完,转身出了院子。

  我看着消失在黑暗里的冥颜,她现在已经是人身了,虽然自己的思想里知道,其实爱的应该是徐菲,可是为什么,看见冥颜,心却是忍不住跳到,或喜或悲,难道是张非宇?

  我摇摇头,转身回了屋子,已经过了这么久,真不知道,现在自己做的这些事情,是不是都是张非宇做过的。

  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终于挨到了天亮。

  等我梳洗好,出了房门的时候,陈起绍和冥颜已经起来了,陈起绍坐在椅子上,喝着茶。而冥颜则阴沉着脸,我走过去,连看都不看我一样。

  “去准备东西!”

  我刚走过,陈起绍低着头,将一张纸条递给了我,我拿过来一看,一串漂亮的小楷,纸条上列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一些常用的。

  枣核、铃铛、墨斗线、糯米、赤豆、朱砂、黑狗血,鸡喉,醋。我看着这些,不解的问道:“师傅,这个黑狗血,上哪弄去啊,不会让我去杀一条狗吧,还有,这个墨斗线是什么?”

  陈起绍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黑狗血,就是纯黑毛狗的血,这种血,属于纯阳刚之物,很好用的,你可以不去杀它,让冥颜和你去吧!”说着,看了看冥颜,好像在征求她的意见,见冥颜点头,便接着说道:“至于墨斗线,你去村里的木匠那去要行了,是一种木匠工具,用来在墙上画直线。墨斗里的墨是用墨汁加的朱砂。”

  我呆呆的点点头,拿着陈起绍给的钱袋,便和冥颜出了门。

  去买东西,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等东西卖的差不多了,我看看了,还差枣核,和黑狗血了,我正在犹豫,怎么和名言开口说黑狗血的事情时,冥颜看了一眼,好像看出了我为难的样子,于是开口说道:“你去买枣核吧,我去弄狗血!”

  我点点头,真准备走的时候,又忍不住叮嘱了一句“你小心点!”

  冥颜好像没有想到我会对她说话,在原地愣了半分钟的时间,然后低头“恩!”了一声,便抬腿走了。

  我来到村里卖枣的人家,门口摆了两个布袋,里面装的都是红彤彤的大枣,看见我站在门口,立刻有个大婶走了出来,头上裹着围巾,一脸奸笑的样子,“哟!要买枣啊,买多少你开口,我家的枣,绝对是最香甜的!”

  这下倒是轮到我尴尬了,陈起绍的纸条上,明明白白的写着,要的是枣核,不是枣,可是现在我才发现,这枣核怎么买啊!

  “要多少?你开口啊!”见我不答话,大婶的声音立马有些转变,没有刚才的那么热情。

  “咳~咳~”我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请问~请问~你这里有枣核买吗?”我不好意思的说道。

  还不等我说完,买枣的大婶,脸色一沉,大声的嚷着:“我这里是卖枣的,是卖枣核的!”说着还不忘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你要是不想买枣,那就给老娘走的远远地!”

  我一看这架势是要把我五马分尸啊,至于么,不就是不买枣么!

  我正要离开,身后传来了一个轻灵的声音,“大婶,这袋枣我们都要了!”

  我一转身,冥颜正站在我身后,手里拿着一个葫芦。

  卖枣的大婶一听冥颜这么一说,立马变了脸色,“好,好,好,我这就给你打包!”说着,拎着一袋子枣进屋,过了一会,便扛着一个好点的袋子出来了。

  “背着!”冥颜生硬的说着。

  “啊?”不会吧,这么重,我背着?

  “啊什么?你是男生,难不成让我背着?”

  我没有办法,见袋子放在肩上,付了钱,我们便往回走去。

  “师傅不是说要买枣核吗?咱们背这么一大袋枣回去,不会挨骂吧?”我疑惑的问道。

  冥颜白了我一样,说道:“不会,这是最快出枣核的方法,不用俺家挨户的收集!”

  我听冥颜这么一说,心中一惊:“你的意思是!难道不会是让我们吃枣吧?”

  冥颜对我点点头:“还算你聪明!”

  “那这枣也太多了吧!”我埋怨的说道。

  “枣核七枚,钉入尸脊背穴。鬼怪既停止抵抗!你认为,那么多人,用一点就可以对付吗?”冥颜停下脚步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表达出自己知道了的意思。

  看来冥颜懂得比我还要多,太失败了,居然在女生面前丢了人。

  “快走吧!不然,陈起绍该等急了,回去,这些枣,你吃!”冥颜说完,便自己领头走了起来。

  “什么?”我刚反应过来,冥颜已经走出去了好远,我赶忙跑步追了上去。

  一进门,就看见陈起绍坐在院子里,手里拿着一个木头,再削,甲庚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师傅,你这是在做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桃木剑!”

  还不等陈起绍说话,冥颜便抢先回答了我的疑问,陈起绍抬头对她笑笑,点点头,表示同意,“桃者,五行之精,能厌服邪气,制御百鬼。”

  现在的头上已经布满了黑线,她这是存心和我过不去啊!

  “师傅东西已经买好了!”我将东西放在陈起绍面前说道。

  陈起绍看了看那一大袋子的枣说道:“别闲着了,吃吧!”

  I。看{◎正版章¤节¤上r酷匠O$网

  我听他这么一说,瞬间奔溃“真吃啊?”

  “恩!”

  我刚拿起来一把枣,想分给甲庚,才发现,那小子早就走的没影了。对着一袋子枣,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没有办法,我只能找了个庇荫的地方,吃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