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起绍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摇了摇头对我说道,“其实,还有一种办法!”

  “什么办法?”我急切的问道。

  “腐玉!”

  “腐玉?”

  陈起绍对我解释道,腐玉:又名蟦(fèi)石,或名虫玉,产自山区,但是却极其罕见。这种虫玉本身有很多古怪的特性,一直是一种具有传奇色彩的神秘物质,腐玉本身就是一种极具有阴性的玉石,传说有很多邪念都喜欢附在上面,而僵尸的形成,本就需要很多的怨气,随意,形成僵尸的尸毒,想比于人心,它们更喜欢腐玉。

  “那去哪里找?”我疑惑的问。

  陈起绍对我摇摇头,“腐玉很难找,先不要急,今晚看看情况再说!如果他们已经成了白僵,那就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白僵?是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道。

  “僵尸分为八大种: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游尸、伏尸、不化骨。”陈起绍说道。

  “紫僵,身体呈紫色是因为中了一种植物毒素,身体血液被染成紫色死后蔓延到全身,身体周围充满了尸气;白僵,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体内的血液流失,本命尸气渐生,尸体呈白色状绿僵,尸体散发出的尸气和僵尸身上的毛发,由淡白色向幽绿色转变。

  毛僵,尸体身上长出黑色的毛发,尸气由绿色变成幽黑色,形成黑色煞气,相当于尸体的保护层,毛僵也叫黑僵,是出了名的铜皮铁骨,行动敏捷,跃屋上树,纵跳如飞,不畏惧凡火,甚至还不畏惧阳光。

  飞僵,一般是修炼有成的千年僵尸,很难见到,能萌生灵智,变成飞僵之后的僵尸能飞,所以称之为飞僵。飞僵杀佛吞神、行走如风,所到之处赤地千里。

  与飞僵相似的,也可以慢慢的变成妖。

  不化骨,僵尸集天地怨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为天地摒弃于六道轮回之外。僵尸修炼到极致,便能出入阴阳二界,上游九天,下游幽冥。”

  “那万一真碰上了怎么办?”我听陈起绍这么说着,后背一片凉风。

  “光,火,光,天然之光,火,地狱之火!”陈起绍说道。

  就这样,我和陈起绍,坐在村口,一直坐到了天黑。

  月光透过树的缝隙,射到了地面上,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上去极其的凄凉。

  我站起来,正想往村子里张望一下,忽然看见有几道人影像我们走过来,我急忙喊道“师傅?

  “我不瞎,看的见!”耳边响起了陈起绍的声音,原来他已经站在了我身后。

  “先躲起来!”

  、X酷)匠。网_唯T{一、F正版;,7(其,他都是盗k@版=/

  我听陈起绍这么说着,赶紧和他一起躲到了杨树后面,我正想说话,陈起绍立马捂住了我的嘴,对我做了一个‘嘘!’的表情。

  我看见人影到了树下,好像在嗅着什么,看身影,应该是个青壮年,大概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他慢慢的转过身来,借着月光,我看见了他的脸,要不是陈起绍捂着我的嘴,我肯定就喊出来的了。

  男子身上白色和绿色相间,明显已经到了快变成绿僵的程度了。

  “看来,他应该是最先变成僵尸的人了!”等到那个绿僵离开后,陈起绍立马松开我说道。

  “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我疑惑的问道。

  “走,晚上正是他们活动的时间,你想让他们吃了你啊?”陈起绍不满的对我说道。

  “咱们就这么走了?”

  “我现在从口布个阵法,应该能够应付断时间,咱们先回去准备东西!”陈起绍说着,从树后走了出去。

  等到阵法布完后,我用天眼看见满村的都是游魂,现在这个地方真是个极阴的地方。

  我们在往回走的路上,我忽然想到了冥颜,由是开口问道:“师傅,你说冥颜的消失,会不会和这个村子有关?”

  陈起绍沉默了一会,说道:“不确定,现在还不能太早的吓结论,今天看见了,最快的演变已经是绿僵了,咱们要快点采取措施才好!”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我们回到村子里,好像已经凌晨三四点的样子了,当然,在这个时代,是没有时钟的。

  我和陈起绍到叔叔家的时候,大堂里的灯还亮着,一进门,便看见冥颜坐在大堂的椅子上。

  是的,现在是坐,她已经变成了人,只是很奇怪,她怎么又出现了?

  听见开门声,冥颜便醒了过来,看见是我们,立马就迎了上来,严肃的说道:“那个村子里,有很强的尸气!”

  “我和师傅去看过了,那么多的僵尸,怎么会没有尸气!”我没好气的说道,这丫头,明知道消失了,我和陈起绍会着急,现在一见面就说这个,真是让人火大。

  “甲庚他们呢?”我开口问道。

  “睡了!”冥颜白了我一眼,接着继续对陈起绍说道:“我在转化的时候,忽然感受到了一阵很强烈的阴气,于是在变成人形的时候,就没告诉你们,跑了过去,回来后才知道,你们也去了!”

  陈起绍看见冥颜好好的,于是点点头,说道:“你认为呢?村子里的事情!”

  “我在他四周看过,应该是有人不小心中了尸毒,只是那时候,没有发作,回到村里,便成了这样的后果,就像是刻意安排的一样!”冥颜思考了一下说道。

  陈起绍点点头,“我布了阵法,今天就好好休息,明天晚上,咱们进村去探一探,看看到底发生的是怎么回事!”

  我听他们两个都安排好了,便直接回房了,现在真是感觉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之前自己那么担心冥颜,现在呢?人都回来了,连理都不理你,心底的失望油然而生。

  躺在床上,我一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如果这次真的救不了他们,那这可是好几十条人命。

  接着脑海里又出现了冥颜的样子,我其实摇摇头,脑子里怎么会出现她的样子!

  我正想着,既然睡不着要不要起来去院子里走走,门外便想起了一阵敲门声,声音很轻,我自然的问了句:“谁啊?”

  “是我!开门!”

  这声音!这声音,是冥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