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房听见陈起绍这样说道,不解的看向陈起绍,现在就连我都有些质疑,陈起绍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你难道没有发现,现在立在你面前的这个人少了点什么东西么?”陈起绍摸着胡子说道。

  东西?我疑惑的看向甲庚,难道是之前陈起绍说过的,甲庚的身上少了点什么?

  青衣房看了看甲庚,皱起了眉头,“少了什么?”

  “少了一魂!”陈起绍笑着说。

  人有三魂七魄,天魂、地魂(或识魂)、人魂,也有人称之为主魂、觉魂、生魂,三魂生存于精神中,人身去世,三魂归三条路:天魂归天路,到达空间天路。因天魂只是良知亦是不生不灭的“无极”,因有肉体的因果牵连,所以不能归宗源地,只好被带走上空间天路的寄托处,暂为其主神收押,就是所谓的“天牢”。

  地魂归地府,到达地狱,因地魂可知主魂的一切之因果报应,也可指使在世肉身之善恶,所以肉身死亡后,地魂再进因果是非之地。

  人魂则徘徊于墓地之间,因人魂本来是“祖德”历代姓氏流传接代之肉身。以七魄在身其性行之魄力,死亡后再墓地对神主,来来往往之走上人路之寄托处。

  直到再度轮回,三魂才会重聚。而“三魂”的根本是“真如”(生命实相),“三魂”是由于“真如动念”所产生的一种能量形态并吸附了灵质而具形体,属于“灵界”。

  但是甲庚的体内没有天魂,很奇怪,没有天魂,甲庚居然可以转世投胎。

  听陈起绍这么一说,倒是真能感觉出来,甲庚身上少了些阳气的感觉。

  “那他的天魂在什么地方?”青衣房焦急的问道。

  陈起绍指了指屋顶,“就在这里!”

  这里?

  我们几乎同时不敢相信的看了看这个屋子,就连冥颜也感觉到这件事情的不可思议。

  “怎么会?”青衣房难以置信的问道,“这一定是你们骗我的把戏!”

  “其实甲庚这个名字,并不是和他的出生先关,而是‘甲庚俱旧识,类聚不同方。’意思是科第与年龄的意思。”陈起绍不紧不慢的说道,“其实何楚星并不是失言,而是在你入宫后不久,他参加科举考试,并且成绩名列前茅,但是却被奸人所害,客死异乡,唯独身上的那缕天魂意识坚定,在这间茅草屋苦苦等候,但是却不想,等来的,却是你变成了妖!”

  “那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他的存在?”青衣房问道。

  “转世投胎,天魂、地魂、人魂缺一不可,天魂只能离开,而留在这间屋子里的,是他对你的爱恋和不舍!”

  我看了看陈起绍,还是第一次看见他有这么抒情的一面。

  “往生境能够看见别人前生的样子,但是却看不见他人前生发生了什么,是你自己错过了,怨不得别人!”

  青衣房呆呆的坐在地上,眼泪顺着好看的脸颊落下,真是苦了她,自己苦苦等了那么多年的人,居然一直都是陪在自己的身边。

  甲庚慢慢的走到了青衣房的身旁,蹲下身,将青衣房脸上的泪水擦去,“别哭了,虽然俺没有对你的那种爱情,但是你可以难过,他看见了,也会伤心的!”

  “师傅,那么甲庚丢失的那缕魂,能收回来么?”我疑惑的问道。

  陈起绍默默地点了点头,“能是能,但是要看她了!”说着,抬手指向了青衣房。

  青衣房疑惑的看着陈起绍,“为什么?”

  “他是因为对你的不舍,不放心,才会留在这里,你走了,投胎了或者离开这里,去冥界,他就会心安,自然会主动的回到甲庚的身上!”

  青衣房点点头:“我明白了!”

  说着,指着屏风说“我已经去掉了本体的保护层,你们只要用地狱之火烧了它就可以了,这么长时间,终究是我的错!”

  “你做好准备了?”陈起绍不确定的问道。

  第一次感觉到在可怕的妖,也有自己柔弱的一面。

  青衣房对着我们点点头,起身,站在甲庚的面前,问道:“我美吗?”

  甲庚犹豫来了片刻,最后呆呆的点点头:“美!”

  青衣房宛然一笑,转身,不见了。

  “人呢?”我疑惑的问道。

  陈起绍指了指屏风上的画:“回去了!”

  我一看,果然,画中的女子脸上多了两行泪痕,浑然天成。

  陈起绍拿出两张符纸贴在了上面,转身对我说道:“将你的血滴在这符纸上面!”说完,看了看甲庚“还有你的!”

  等我们将血滴完,陈起绍示意我们先出去。

  我们走到屋外,等了片刻,屋内便燃起了大火。

  陈起绍从里面跑出来,冥颜立刻跳到了他的肩膀上,好像在陈起绍的耳边说了点什么,只看见,陈起绍最后点了点头。

  “师傅?你现在看看甲庚怎么样了?”我着急的问道,现在关心甲庚最重要,哪里有心情去揪着那只狐狸不放。

  陈起绍看了看甲庚说:“放心吧,不出三天,就会回来的!”

  “女人都是这么痴情,哼,男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冥颜不屑的说着。

  t酷L2匠“网9正B*版{Y首发

  我一听这话,立马不乐意了,张口反驳道:“嘿,你这只臭狐狸,狐狸就是狐狸,一个动物,还非得说自己是仙!”

  陈起绍一看这趋势,脸色一沉,“事情既然处理完了,那么咱们就趁着天还早,就快点下山吧!”

  说完,带着冥颜便在向着山下走去。

  我赶紧跟上,但是赶紧身后少了人,果然,甲庚还站在屋前看着越少越旺的火,大火现在已经吞噬了一切。

  “甲庚,走吧!”我拍了拍甲庚的肩膀。

  甲庚点点头,转身和我一起离开,“老五,你说俺这次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

  “没有,和你无关!”我安慰道。

  等天黑的时候回到村子,差不多正是晚饭的时候,到了叔叔婶子家,正好开饭,但是这一路,甲庚都一直沉默不言,我用胳膊肘碰了碰他“到家了,开心点,别让婶子他们担心!”

  甲庚听我这么一说,脸上勉强的浮现出了一个笑容,比哭还难看。

  晚饭过后,陈起绍便带着冥颜回了房间,还吩咐我,不要去打扰他休息,真不知道,这老头脾气怎么这么臭。

  但是半夜,我却隐约的听见了一些声音从陈起绍的房间传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