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显感觉到身后的甲庚身体微僵,我们看来看身后的甲庚,不知道陈起绍现在的心里在打着什么样的算盘。

  “师傅!”

  “陈先生?”

  我和甲庚一同试探性的问道!

  陈起绍摸了摸胡子,对着青衣房说:“如果他留下,我们就可以走?”

  我们一听到陈起绍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燃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当然!”青衣房优雅的点点头,一颦一笑都透露着古代女子所特有的柔美,只是现在,这种柔美根本不适合出现在她的身上。

  “可是,我心里并没有打算把他留下!”陈起绍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话。

  这句话可算是让我和甲庚的心落了地,还好!

  “哼!我可是给过你们一次机会,就是你们不走,我也会让他留下!”青衣房说着,本来凶狠的目光,到了甲庚身上却变得柔和。

  冥颜眼快,好像看出了什么,“好啊,把他留下也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青女房急切的问道。

  “不过,你要告诉我们为什么?”冥颜调皮的说道,可以从镜中的她看见,此刻的她,嘴角闪过了一丝奸诈的笑容。

  N酷匠c网首发

  “理由?”青女房冷笑到,“你感觉~你们现在还有什么资本在这里和我谈条件?”

  “哦?那可不见得,我们有四个人,当然,我还不算是人,但是你却只有你自己!”说着,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如果我没记错,貌似是你先和我们谈条件的,难道你不是怕万一真斗起来,会两败俱伤么?”

  青女房笑了笑,说道:“我在这里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伶牙俐齿的人,那好,我就从你开始,让你知道,你~你们,根本每一资格和我将条件!”

  说着,屋子居然好像在剧烈摇晃一样,从刚才到现在,陈起绍好像一直都是处于平静的状态,眼看着冥颜有些站不住脚,我正想伸手去拉她,没想到,甲庚居然快速的挡在了我们面前。

  “你不是说过,你不会伤害他们的么?”甲庚的声音有些颤抖,很显然,现在的他,还是处于胆怯的状态。

  青衣房看见甲庚挡在前面,立即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屋子恢复了平静,“你愿意留下了,对不对?”

  甲庚木讷的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甲庚,这是怎么回事?”我不解的问道。

  陈起绍伸手挡在了我和甲庚的中间,对甲庚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跟我和非宇做的梦不一样!”

  甲庚点点有,对我们讲诉了他的梦。

  甲庚的梦境刚开始是和我们的一样,但是后来,青衣房转身,甲庚看见的,就是现在我们看见的这般,温婉可人。

  但是在那梦中,青衣房对着甲庚喊得不是公子,而是相公。

  我听完甲庚讲诉的,心中一阵的恼火,这家伙也学会把事情都藏在心里了,怪不得一直都感觉他不对劲,原来,早就在梦里就别有洞天了。

  “相公!”青衣房开口叫道,弄得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不自在。

  “你怎么知道甲庚会是你的未婚夫?”我猜忌的问道。

  “我的往生境怎么会出错呢?”

  甲庚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眉清目秀,书生气息十足!“俺只不过是一个在乡下长大的孩子,现在,俺只想知道以前都发生了什么!”甲庚低垂着头说道。

  青衣房点点头,“你原本是一书生,姓何,名楚星。而我是你的未婚妻,孟青衣!”说着,衣袖一挥,我们眼前便变换了一个场景。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热闹的集市,一个书生在集市的一个巷尾刚摆了个摊子,旁边一个破布上写了‘代写书信’。

  仔细看去,这个人分明就是甲庚。

  一直到正午时分,一名女子走了过来,一身青衣,清新脱俗,是青衣房!

  “楚星!辛苦了!”说着从衣袖中掏出手帕将男子额头的细汗擦去,不得不说,这两人倒是挺配的!

  何楚星笑了笑,拦住了女子手上的动作,“这么热,你怎么出来了?”

  “怕你心疼钱,所以在家里做了点糕点,给你送过来!”女子从刚刚带来的篮子里拿出了糕点,何楚星很开心的,一口将糕点吃了下去。

  不管怎么说,这的确很是让人羡慕的一对佳人。

  忽然场景再次遭到变换,这次我们站在了茅草屋前,何楚星和孟青衣站在屋前,旁边立着两名官差。

  “楚星,我进宫之后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回来!”

  “恩,我等你,我何楚星,这辈子非你不娶!”

  两个人最好相拥到了一起,最后楚青衣,伤心的被官差带走,而何楚星站在原地,看了很久!

  我看了看身边的甲庚,他皱着眉,说不出来他现在的心情,说实话,换做是我,看见自己前生的事情,我也会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情节再次一转,我们好像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中,“你们看到了吧!”青衣房坐在梳妆镜前,背对着我们说道,“之后,我终于到了年岁,被放出了宫,可是呢?我回来时,屋子已经荒废了很长时间了,我坐在这里等啊,等啊,终于,终于在今天,让我等到了你!”

  青衣房猛的转身,甲庚立马吓得呆坐在了地上,我抬头看去,哪里还有美貌,分明是一个丑陋,可怕的女妖!

  青衣房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立马转过身去,等再回身,依旧是温婉可人。

  我能够感受到,甲庚的手现在正在紧紧的攥着我的衣袖,那是一种惧怕。

  “就算你说甲庚是你之前的心上人,那么你能怎样,你是妖,而甲庚是人,难不成你还硬逼着他跟你在一起不可?”我不服气的说道。

  “我只是要他完成他没有履行的承诺!”青衣房温柔的说着。眼睛紧紧的盯着甲庚。

  “我是不会让甲庚和你一个妖怪成亲的!”我愤怒的看着青衣房。

  青衣房好像有点不悦,声音开始变得低沉“这可由不得你!”

  “你错了!其实,何楚星一直都在你身边,陪伴着你,只是你,一直没有发现而已!”陈起绍站在一旁,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