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甲庚疑惑的看着陈起绍,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过青女房这个词。

  陈起绍看了看我们,于是对我们讲述道:“青女房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妖怪,有着满口黑齿,头发凌乱的女子,专吃人类,吸取人的精魄。”

  原来妖是由僵尸修成,而妖之后就是(ba),据说变成魃之后便可以杀佛吞神、行走如风。

  在以前,“女房”的本意就是妻子,而“青女房”更多的都指的是未婚妻,由于,在结婚之前突生变故,本应和自己心爱的人成婚生子,却不料,在成婚之前却被招入宫。但是他们彼此之间却相互承诺,等女子满年龄后被放出宫时,二人还要继续在一起,其未婚夫也答应会一直等着她。

  后来入宫后,她忍受着宫中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尽早地能离开然后再嫁给自己一直朝思慕想的人,成为心爱之人真正的妻子。

  终于,她等到了自己被放出宫的那一天,她很高兴的跑回了未婚夫的家,却发现,屋子里空无一人,甚至于凋敝残垣,满目苍夷,屋中已经积了厚厚的尘土,心上人看来已经离开多时。

  但是她相信自己的未婚夫还会回来,于是在屋子就这样等着,一直等,一直等,不吃不喝,渐渐的变成的青衣房,一个魅惑人类的妖怪。

  一般来说,只要有人来,他便会对着镜子照,因为她想通过镜子看身后来的人是不是她心爱之人,如果不是,那么这个人便会死掉,进的来,出不去,因为晚上陈起绍布了阵法,所以,只有托梦,而冥颜是女的,所以,她例外,而我和陈起绍、甲庚都做了同样的梦。

  “老五~我们~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啊!”甲庚哆哆嗦嗦的对我说道。

  其实不怪甲庚害怕,就连我听完陈起绍这么一说,都有些犯怵,一个女子,因爱生恨,残害无辜,真不应该说她这样,是对还是错。

  “咱们接下来怎么办?”我问道,“那现在看来,之前村子发生的那些事情和这个青女房是脱不了关系的了!”

  陈起绍点点头“其实现在出现了一个最关键的,也是我最想不通的问题!”陈起绍说着,看来看我和甲庚,“青女房明明可以再梦中杀死咱们,而她却没有动手!”

  被陈起绍这么一说,我才知道,看来她对我们暂时没有加害之心。

  “那现在咱们怎么办?”我问道。

  “很简单,咱们要让她现身!”陈起绍严肃的说道。

  “现身?”我和冥颜异口同声的说道,甲庚在一旁傻傻的盯着我们。

  “真的~要~让她~出来?”我怀疑的问道,一想到梦里面她前后的对比差异,背后的汗毛全都竖起来了。

  “冥颜,你怎么反应这么大?”陈起绍疑惑的看着冥颜问道。

  我也跟着低头看了看冥颜,谁知道这只小狐狸好像害羞了一样,将头一埋,“要你们管?”

  “陈先生,那咱们应该怎么做?”甲庚畏畏缩缩的小声问道。

  我总感觉眼前的甲庚好像有点不一样,和昨天的兴致勃勃想必,好像多了一层心事。

  “既然是妖,总要有藏身之处,也就是本体,只要找到本体就行了!”陈起绍说着。

  “本体?”我疑惑这问着。

  陈起绍对着我点点头。

  本体!本体!

  我猛地抬头,看见对面的屏风,屏风上的画栩栩如生,万花锦簇的花园中,一名青衣长发的女子俏丽其中,头上挽着一个美人髻。

  不对!

  酷、@匠pi网OS永u¤久+'免%费看j小s说WM

  我猛地想起,昨天进来时,屏风中的女子,哪里有什么美人髻。

  “师傅!”

  “师傅!”我急切的问道,手指着面前的屏风。

  陈起绍看了看我,又转身顺着我手指的指向看去。

  “怎么了?”

  “我想,我找到青衣房的本体了!”我哆嗦的说道。

  “是~屏风!”冥颜符合着我大声说道。

  陈起绍疑惑的看着我们两个,再看看屏风。

  “昨天来的时候,屏风上的画中女子是披散着头发的!”

  “而我昨天梦中,她将头发梳成了美人髻,和这画中的女子一模一样!”

  我和冥颜,你一句我一句的解释道。

  甲庚躲在我身后,畏畏缩缩的看着面前的屏风,沉默不语,不知道他心中想的是什么!

  “真是的!本想让你们再好好的呆一天,没想到你们居然这么快就能发现我的本体!”

  忽然一阵女子的声音响彻在耳边。

  屏风猛然向后褪去,出现在我们眼前的,真是昨天梦中所见的青衣女子,而此时,她正面对着我们,却没有梦里的那种凶恶,丑陋,反而,比梦中的她,要美上不止一倍。

  “哼!你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妖怪啊!”冥颜没好气的说道“现在看来,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美的不可方物嘛!”

  青衣房看了看趴在我肩上的冥颜,美目一转“同为妖,你也不至于这样排斥我吧!”然后将目光停在我身上“难道!我得罪你了?怕我抢了你的心上人?”

  冥颜撇了我一眼,“心上人?他可不是!我可是狐仙,你这只妖可和我没法比!”

  青衣房笑了笑,瞬间,屋子中变得漆黑,唯一的光亮,居然是那个镜子,而镜中的我们,却一人一个样,我和陈起绍还好,没有太大的变化,倒是冥颜和甲庚。

  镜中的冥颜变成了人的模样,和我想的一样,和冥王一模一样。

  而甲庚,却是一副书生模样,俊俏的很。

  “小狐妖,长得倒是挺俊俏的嘛!”青衣房走到镜子的旁边说道。

  “往生境!”陈起绍低低的说着。

  “没错!这面镜子可以照出你们前世的样子!为了制造出这面镜子,可是费了我不小的功夫呢!”说着,眼睛定格在了我身后甲庚身上。

  我回头看看在我身后畏畏缩缩的甲庚,真不知道这次带他出来是对是错,这女妖别再是看上甲庚了。

  “我可以放你们走,但是作为交换条件!”说着,手指着甲庚“他!留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