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看的没错,你这祖坟怕是动不得了,要动只能把里面的东西挖出来烧掉!”陈起绍对着蔡先生说道。

  蔡先生身体一僵,“这~这~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看见陈起绍摇摇头,彻底泄了气。不过,他这表现也是情理之中,在这个年代,哪里说祖坟说动就动的,更何况是少了他。

  “你这祖坟里面那位可是成了祸害,现在风水宝地没了,倒成了悔阴之地,如果你毁了,怕是你这子孙都得给他赔命啊!”陈起绍拍着蔡先生的肩膀说道。

  蔡先生沉默了很久,才点点头,“按照陈先生的意思来吧!”

  陈起绍见此,点点头,转身对我说道:“非宇,将我让你准备的朱砂拿出来!”

  我点点头,从布包里拿出了准备的朱砂。

  “将朱砂围着他们撒一周!”

  我听完,便从我站的地方为七点,绕着圈,用朱砂画了个圆,将他们围了起来。

  等我弄完,陈起绍将剩下的朱砂拿了过去,从屋里取出了一杯水,将朱砂倒了进去,然后在他们每个人的手腕处和太阳穴的地方点了一下,这就算是完成了一半!

  “师傅,咱们去河边?”我急切的问道。

  陈起绍点点头,对着刚跑过来的甲庚说道:“你在这守着,要是他们有什么异常情况你就跑到将这个符纸用火烧了!”说着,递给了甲庚一张符纸。

  甲庚气喘吁吁的将符纸拿在手里,频频点头“我~我~知道了!”

  陈起绍看了我一样,便走出了门,我急忙跟了上去“师傅,我怎么感觉没这么简单啊!”

  “简单不简单,挖出来就知道了!”

  我们来到村口,村长已经领着十几名壮汉在村口等着了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工具,我看见我叔叔也在里面。

  “陈先生,俺们能帮啥子忙啊!”村长看见我和陈起绍走了过来,赶忙迎了过来。

  “我已经征求过蔡老的意见了,你带着乡亲们,跟着我去他家祖坟的地方,将棺材挖出来。”陈起绍对着村长说道。

  “什么?”村长惊讶的说着“这可是刨祖坟啊!刨别人家的祖坟可是要倒霉的!”

  “那你想害死他们一家老小吗?听我的,对你们没坏处,这可是救人命的事!”陈起绍严肃的说着。

  村长看他这么严肃,语言中带着微怒,沉思了一下,转身对着村民们说:“咱们就听陈先生的,走,去蔡家的祖坟那!”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河边,村长看了看陈起绍,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铁锹,对大伙说:“挖!”

  “非宇,将剩下的那点朱砂扫在被砍树木的地方!”陈起绍看着前面村民们的动作,头也不回的对我说道。

  我得令,拿着那点朱砂,在被砍掉树木的地方撒了下去。

  可能是因为之前被挖过,在加上下雨的关系,不肖片刻,蔡家祖宗的棺材就被挖了出来。

  将棺材抬出来后,陈起绍围着棺材看了看,棺材是红木的,以前能用得起这种棺材的,还是很少见的,陈起绍拍了拍棺材板,“开棺!”

  “师傅!开棺要不要支会蔡家人一声!”我看见村长们都变了脸上,急忙抢先问道。

  :E看z正版…R章&节《c上酷)匠_D网●

  “这棺材里面不对劲,你认为如何通知蔡家人,他们会同意吗?”陈起绍严肃的对我说道,“听我的!开棺!”

  我看见他坚持的样子,听他的一定没错,虽然就这样不太好,也没有办法了,看蔡老的样子,不解决,恐怕撑不过这两天。

  我对着村长点点头,“开吧!”

  村民们好像已经领会了一样,开始围了上去,准备开棺。

  我在陈起绍身边站定,就看见本来围在一起开棺的村民一哄而散,脸上布满惊恐。

  陈起绍皱了皱眉,走进了棺材。

  我走过去一看,原本密封的观察里,此刻,棺中却整整盛了半棺材的水。

  最奇怪的是,棺材中的尸骨,本应已经干枯的,可是现在呢,不仅完好,而且就像是在里面吸收养分,不,更像是还存活着一样,他的头发、指甲不仅完好无损,竟然还在生长,身上的衣服居然一点腐烂的迹象都没有,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刚刚放进去一样,用‘栩栩如生,宛若再生’来形容眼前的景象一点都不过分,怪不得村民们一哄而散。

  “非~非~非宇,这是个啥玩意啊,蔡家祖坟的棺材里怎么会出现这玩意!”叔叔走到我身后的不远处,伸着胳膊拍了拍我,说道。

  我遥遥头:“我也没见过,具体是什么,怎么办,还得听听我师傅的!”

  我看了看陈起绍面色凝重的站在那里,皱着眉问道:“师傅?怎么回事!”

  陈起绍遥遥头:“唉!也不知道蔡家人祖上是造了什么孽,死后居然要牵连后人,死不得安生,他们迁坟做的很对,只是现在迁坟没有任何作用了,只能用火烧了!”

  “师傅,棺材都是密封的,里面怎么会有水,还是半棺材的!”我不解的问道。

  “这叫做荫尸,荫尸又称养尸,尸体葬后不腐化,有的葬下一二十年不化,有的甚至百年不化,有的表皮完好骨骸已化,有的棺内入水尸体浮在水上,腐而不化。荫尸有两种一为乾尸,一为湿尸,乾尸为恨性八煞,湿尸为恶性八煞,坟墓开中门双放辅弼水。而现在放在我们眼前的就是荫尸中的湿尸,我看这棺材里面的水怎么进去,蔡家自己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陈起绍摸着胡子说道。

  “我怎么没说过?”我不解的挠挠头!

  “你学的还多着呢!恶性八曜煞响或黄泉煞水来,就是埋茬地下的尸体,八年十年完好无损,头发、指甲还会成长,衣物不腐烂;恨性八曜煞响或恨性八煞黄泉水,埋茬地下的尸体像晒乾的肉体没有水份,嘴巴张开。”

  “那怎么现在怎么做?”我急切的问道。

  “处理方法有三种,一:迁棺,这个已经不能用了,迁棺是有讲究的,要选良辰吉日,而蔡家人盲目的迁棺,造成尸体的不满,他们只不过是让恶念加重了而已!”陈起绍说着。

  “那还有什么办法?”我追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