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太阳已经偏西了,我实在支撑不住,一屁股栽坐了下来,这半天什么也没坐,陈起绍想尽办法的让我扎马步,动一个手指头都要加一个小时。

  “怎么?这就坚持不住了?”陈起绍在一旁挑衅的说道。

  这要是换成别的人做他徒弟,早就吓跑了,“我说!我拜师可是来学艺的,你倒好,让我在这里扎马步到现在,我这要是再坚持,恐怕,今天我的腿就得交代在这了!”

  酷匠C#网首发/

  陈起绍摸着胡子,站起来,说道:“就你现在这个小体格,别说是跟我学东西,恐怕碰见一个怪物跑都跑不掉。”

  我气喘嘘嘘的坐在地上,没有理他,可能陈起绍真的发现我累了,于是便放我回去了,临走的时候说“你明天在家里等着我,我带你上山。”

  上山?这是要带我走的意思啊。

  我也没有具体问,这个陈起绍惜字如金,反正我怎么问,他都不会说。

  第二天,天刚亮,我便看见听见外面乱哄哄的恶,起床后,才知道陈起绍来了,真不明白他来了怎么这么大的动静。

  婶子看见我站在门口,走过来拉着我走了进去,“陈先生都跟俺们说,既然他看的上你,你以后就跟着他好好学习,俺们也算得上是对得起你爹你娘了,以后别忘了俺们就行!”说着,还不忘用衣袖摸摸眼角的泪水。

  我看了看陈起绍,敢情今天他让我在家里边等着,是为了告诉他们。

  “婶子,别哭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我安慰道。

  “老五,你可记得回来看我啊!”甲庚在一旁说道。

  我点点头,吃过饭,我跟着陈起绍便出了村,甲庚一家一直送我们到村口,看着我们走远才回去。

  “别没精打采的!”陈起绍突然对我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燃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虽然我现在处于一段记忆中,但是那种失落的感情确实真真切切的。

  “咱们这是去哪里?”我问道。现在我们已经处于一个山体中间了,周围已经起了朦朦胧胧的山雾。

  “走就是了!”陈起绍没有具体的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催促我赶路。

  山雾越来越浓,在我开始思考这样走下去不是办法的时候,陈起绍忽然站住了脚。

  “怎么不走了?”我好奇的问道。

  “到了!”

  简单的两个字后,我看见陈起绍走到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下,用力一推,石头虽然纹丝未动,但是我的面前却出现了一间茅草屋。

  “进来吧!”陈起绍对我招手,示意我跟过去。

  进了屋子,陈起绍看我一脸茫然的样子,说道:“我还以为你很聪明呢,刚刚那个是阵法,用来看家护院,对动物和人都没有害处的!”

  我阵法可比李玄道的厉害多了。

  屋子里的陈设很奇怪,桌椅,茶具,甚至是木床摆设的都不是整整齐齐的,而是七零八落,虽然看着有点杂乱无章,但是仔细看去却也算的上是能入目。

  木床的边上放着一只竹篮,很大,里面铺着蓝色的布头。

  陈起绍一进门,从篮子里面居然冒出了一只白色的小脑袋。

  “狐狸?”我惊吓的叫了一声,赶紧躲到了陈起绍的后面,“这咋有狐狸啊?”

  小狐狸一下子跳到了陈起绍的肩膀上,对着我呲牙咧嘴的。

  “冥颜,他不是坏人,他是我这次下山,收的徒弟,以后你就有伴了!”

  我听陈起绍一说,本来话里没有矛盾,但是冥颜!她不是冥界的王么,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是一只白狐!

  “哼!我才不需要作伴的呢!”一个轻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只狐狸“它~它~居然会说话?”我惊奇的问道。

  陈起绍,回头对我说道“冥颜已经跟在我身边好多年了,这些年它帮了我不少忙,也算是半个狐仙,性子傲慢了点!”

  我在看看陈起绍肩膀上的小狐狸,没想到堂堂冥界的王居然曾经是一只狐狸。

  “看什么看!愚蠢的人类!”说完,头一扬,不在理我。

  我只是感觉这些有点荒唐,有点出人意料而且,没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个样子。

  陈起绍给我指定了屋子,让我休息,说是这么说,其实,我们待得也就是同一个屋子,只不过多弄了一张床。

  就这样我在山里过起了日子,恍恍惚惚的,每天除了修炼,就是干杂货,还有看管那只叫冥颜的狐狸。

  我在山里的日子过去了差不多快一年的时候,山里来了一个人。

  当我看见站在屋前的甲庚时,我刚从山上砍柴回来,一年不见,甲庚长高了,身上也有了肉,当然甲庚时看不见屋子的,我高兴的走了过去“甲庚?”

  甲庚听见有人喊他,回头“老五?哎呀,俺按照当初陈先生留下的路线在这山里找了两三天了,终于看见人了!”说着,急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先进来再说!”我打开阵法,带着他进了屋子,陈起绍这两天去山里采药了,还没有回来,所以,只剩下我和小狐狸看家,还没进门,一个茶壶就飞了出来,我一把躲过,看着地上破碎的茶壶,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是怎么回事?”甲庚疑惑的问道,明显吓得不轻。

  “陈先生养了一只奇怪的狐狸。”

  进了屋,甲庚看见趴在桌上的冥颜,还是受到了惊吓,我对他笑笑“没事,做吧!”我给甲庚搬了一把椅子,可是他明显没有做椅子的打算,直接走到床边,坐了下去。

  冥颜看见他这个表情,不悦的离开了。

  “你怎么找到这来了?”我疑惑的问道。

  “哎呀,俺差点把正事忘了!”甲庚一拍大腿的说道“村子里最近出了怪事,还记得咱村里有个特别有知识的教书先生不?”

  我点点头,甲庚说的这个人我还有点印象,祖上好像还中过进士什么的,姓蔡,村里人看见了都喊他一句蔡先生,家里有子有孙,可以说枝叶还是很茂盛的。

  “他家怎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