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小孩真有意思!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长胡子笑着对我说。

  “不用!”我用力的挣脱开,逃离了他!

  等我回到家门口,婶子正扯着甲庚的耳朵“你跟俺去河边上,俺告诉你张甲庚,非宇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你就给他赔命去!”

  “娘!你松开!”

  我看甲庚一副委屈的样子,其实我不怪他,毕竟还小呢,遇见这种事情,谁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都是逃跑,更何况甲庚还是个孩子。

  “婶子!我回来了!你松开甲庚吧!”我走进院子了,对着婶子说道。

  婶子看我回来了,立马上前看我,左看看右看看的,最后,一拍大腿“你可吓坏婶子了啊,以后不许晚上去河边玩,听见没有?”

  我点点头,这变脸比翻书还快。

  “快点吃饭吧!”婶子催着我们,可是还没等我们进去,从门外就进来了一个壮汉,黑黝黝的皮肤,一看就知道是长期干体力活的“怎么今天这么热闹啊!”

  “爹~”

  “你回来啦!”

  这么两句话,我算是确定了,这是我叔叔,不,是张非宇的叔叔。

  “叔~”我慢慢的张开了嘴,关键是现在这个壮汉可一点都和甲庚联想不到一起去。

  叔叔摸了一下我的头,这个力气,恨不得把我捏碎了啊。

  “进来吃饭吧!”婶子张罗到。

  晚饭过后,在正堂和婶子他们说了会话,我便直接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刚睁开眼睛,便看见甲庚趴在我旁边看着我“怎么了?”我半眯着眼睛问道。

  “家里来客人了,俺娘让俺喊你起来!”甲庚说道。

  我从土炕上坐了起来,这是来了什么人,还要让我出去?

  我穿上衣服,洗了把脸,便跟着甲庚到了正堂,嚯~一看见眼前的这个人,着实让我感到很意外,这不就是昨天从河里把我拎出来的人么!

  只不过现在看去,让人产生一种无比亲切的感觉,就像~就像是一见如故。

  “啊!这就是俺侄子,张非宇!”叔叔看见我,从座上站起来,一把将我扯了过去,指着那个男人说“非宇,这是村里来的风水先生,陈先生,快点问好!”

  我无奈的应着,说了句“陈先生好!”不是我不想,是叔叔一直拿手在后面掐我,弄的我生疼。

  “鄙人姓陈,名起绍,字真言!”

  我一看,这自我介绍也太齐全了,又想到刚才自己的态度,感觉有点不好意思“陈先生好,后生张非宇!”

  陈起绍对我点点头“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非宇,你可愿意做我的徒儿?”

  我睁大眼睛,弄了半天是来收徒的!

  “你有什么本事?”我不服气的说,怎么说我也是天赋异能的人啊,还没见过他的本事,就要拜他为师,岂不是委屈了我自己。

  “哈哈哈!”

  陈起绍摸着胡子笑了起来,“好、好,就知道你会这样,不如我带你去把昨天晚上的那只怪物收了如何?”

  /2看正o版,H章0R节1q上●K酷i匠!网(

  我一听,这可是好事,那河里的东西不一定害了多少人呢!

  “好,如果你收的住,我就心甘情愿的做你徒弟!”

  我刚说完,陈起绍便起身向外走去,我犹豫了一下,便跟了上去,当然,随行的也少不了甲庚。

  我们到河边的时候,也就晌午,这个点天气正热,我和甲庚坐在树荫下乘凉,而陈起绍却顶着太阳坐在河边上。

  “你不热么?还是到树荫下坐会吧!”我走过去问道。但是陈起绍好像没有听见我说话一样,一语不发的坐在那里,既然别人不理,我也不能自讨没趣不是。

  就这样,一坐就是半天,天快黑的时候,陈起绍站起来将在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哄了回去,包括甲庚。

  “你怎么让他们都回去了!”我不解的问道。

  “人太多,阴阳失衡!”简单的一句话就算是回答我了。

  “你做了一下午都做了什么?”

  “你等下就知道了!”

  等到天全黑的时候,陈起绍让我和昨天一样下到了河里。而他则在我周围的岸上插东西,我记得,那是鸡喉。

  不消片刻,和昨天相同的情景出现了。

  等我正想喊叫的时候,陈起绍一把将我拎了出来,再看那个怪物本来我出来后很不悦,可是过了半分钟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在我刚才待得地方乱撞,无论如何都出不去。

  这次我看的更清楚了,开始我只是认为它有点像小孩,但是现在看去更像是人和青蛙的结合体,它的身上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布满了粘液,都可以看见反射的月光,看起来四肢很发达的样子,力气很大,它的每次撞击都能溅起很大的水花,头顶的部分有点偏红色,而且它头上似盆的东西里面居然装着水,眼睛大大的,没有眉毛,有点像猫头鹰的眼睛,嘴里还有獠牙。

  “现在怎么办?”我忐忑的问道,照他这样撞下去可不是办法。

  “等!”

  陈起绍吐出一个字后,便把我放了下来,自己坐在岸边,看着那个怪物。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它撞累了,慢慢的附在了水面上不动弹了,我用手拍了拍陈起绍,陈起绍睁开眼睛看了看,然后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

  “好了,把它从水里拎出来吧!”陈起绍站起来说道。

  “什么?”我有点难以置信,这就结束了?不费吹灰之力?

  我见陈起绍没理我,于是乖乖地按照他说的将怪物拖上了岸,奇怪的是,本来看着有黏液的身子,现在变得摸上去很枯燥,就像长期失水了。

  “将他放在这里!”陈起绍指了指旁边的大柳树。

  我走过去,将怪物放在了柳树下,按照陈起绍的示意,站在了他身后,只见他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张符纸,点燃,扔在了怪物身上,不等我反应过来,那怪物已经燃起了大火,不消片刻,烧的连骨头渣子都没有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不解的问道。

  “想知道吗?”

  我努力的点点头。

  “那你要不要拜我为师?”

  我想了想,说道“好!”

  陈起绍看着我摸着胡子笑了起来“孺子可教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绯琉璃说:

  给大家推荐一本左耳的[诡镯]http://www.kujiang.com/book/7136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