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事情?”我好奇的问道。

  “很简单,我帮你把那个扶尸摆平,你在这里陪我断时间!”

  我听她这么一说,不就是陪她一段时间么!这还不好说,立马点头答应了“可以!”

  女子笑笑说:“好,那就这样决定了,成交。我叫冥颜!”

  “我叫张子木!”我笑呵呵的答道。

  “我知道!”冥颜对我笑着说。

  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只见冥颜来到亭子的一边,手一挥,睡眠立马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转身对我伸出了手:“好了,走吧!”

  我站在一旁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孩子要牵我的手,我正在犹豫要不要牵的时候,自己忽然被人带起,一看冥颜的小手已经拉住了我,而此时,我是在冰上行走。

  走着走着,冥颜回头对我了句:“咱们在上面见!”我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到了有点晕,我闭上眼睛遥遥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刚感觉好一点,耳边便传来了一个声音:“子木,子木醒过来了!”

  这个声音好熟悉啊,这个声音是~是林玉龙的!

  我猛地睁开眼睛,哪里还有什么满湖的冰,有的只有林玉龙那张贴近的大脸。

  “怎么样了?”李玄道走近,问道。

  我点点头“都办好了。”说完,我看了看周围还在不断前仆后继的魇,问道“我去了多长时间?”

  林玉龙想了想“也就五六分钟吧!”

  “这么快?”我惊讶的问道,可是我明明感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了,却没想到才这么短短的时间。

  “你请来的救兵呢?”林玉龙拍着我的肩膀问道。

  我正想回道,只听见站在对面的王铁树(当然,这个是魇)发出了一身惨叫,而围在四周的魇也慢慢的散去。

  “大胆邪魇,竟然在人家作乱,现在我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只见冥颜带着她的面具,站在王铁树的面前,而此时王铁树只能无力地跪在地上,动不动,说不得,还不到半分钟,王铁树便消失在了我们的面前,而周围的魇也伴随着消失了。

  林玉龙看着眼前的这个场景,吃惊的连嘴巴都合不上了,“老~老~老张~这个~这个就是你请来的救兵?”

  我认真的点点头,回答道“对呀!”

  “哎呀妈啊,这丫头也太厉害了吧!”林玉龙拍着大腿说道。

  “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了,咱们先上去,再说!”李玄道对我们说道,走了两步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对我说道“处理好!”

  我点点头,正想对冥颜说话,只听她走到我面前抢先说道:“走吧,我跟你们上去!”

  我点点头,带头钻进了我和李玄道来时的那条通道,“对了,你把刚刚那个魇打入了十八层地狱,王铁树的魂怎么样了?”我转身问道。

  4酷☆匠Io网|首!|发E√

  冥颜笑了笑说道:“还用你操心?我已经将他安排在红判官的手下当差了,虽然他一时不能转世投胎,但是这样也算是有用处了。”

  我对着冥颜笑了笑,说到底,王铁树这个样子我的责任最大,现在看他这样不错,我心里也好受了一点。

  回到上面的一刹那,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平时呼吸的空气是那么的清新,这次我算是什么都经历过了。

  李队长在外面已经守候了很长时间了,看见我们上来,立马吩咐手下给我们安排好房间休息。

  李队长看见徐菲跟在队伍后面,赶忙上去问了几句,徐菲没有答话,点点头,转身便走进了院子里。

  这时我才发现,这一路过来,徐菲基本上一句话都没有说,看着徐菲远去的背影,我忽然想到在第三道门那些披着美丽外表的女人,她们虽然美丽,却一点都不真实,而徐菲,却是一个真情真意的女子,不虚伪不做作。

  林玉龙对我说了几句话也转身休息去了,说实话,这么折腾一下,谁都累得不行了。

  不过李玄道倒是一个例外,等人们都散去之后,李玄道向我走了过来“你去冥界都经历了什么,还有跟你一起来的这个女孩子是谁?”

  敢情这个老头子是来等着问我细节的,于是我将到了冥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他,包括三生门,不过我在说第三道门的时候,我还是有所保留的。

  “什么?你说那个女孩子是冥王?”李玄道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点点头“其实之前我和吴老头去赶鬼集的时候,我就碰到过她一次,那次她救了我,我也没当回事,她还附体过徐菲,不过这次在冥界见到她我也挺惊讶的!”

  “那你们有没有做什么交易?”李玄道哭着一张脸问道。

  “交易?”我疑惑的说着,“哦!对了,她说她帮我解决,但是有个条件,就是让我陪她几天!”

  “你答应了?”

  我点点头,“对呀!”肯定的答道。

  李玄道听见我的回答,一下子泄了气,一屁股坐在地上“你说你爷爷那么精,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孙子!”

  这还是李玄道第一次在我面前这个样子,我看着他浮夸的样子,疑惑的问道:“怎么了?难道不可以和冥王做交易么?”

  “冥王,在六道轮回中,冥王属于天。但是在道教中记载,冥王也属于神,虽然今天看见知道冥王是一个女子的确很惊讶,但是你怎么可以这么大意的直接和冥王做交易呢?你主阴阳,如果在冥界呆久了,对你很不利,弄不好,阴阳失衡,要了你的命。”李玄道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我。

  “我~我哪里知道这些,一着急,不就这样了嘛!”

  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听李玄道这样说,但是内心又好像有一种无形的思想告诉自己,不会有事。

  “好了,这事就先这样吧!你先去看看徐菲那个丫头,你去冥界,她可是担心的不得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回来后,她又一言不发的,她本来就阴气中,别再生个病什么的!”

  我听李玄道这么一提,才发现,徐菲自从进了房间就没出来。我赶忙回应了李玄道一声,便向着徐菲的房间方向走来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