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再次进入了一个走廊,很黑,却也能看见前面的路,走廊里风平浪静,走着走着,我忽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停住脚步,对王铁树说道:“刚刚的幻觉是做皇帝梦,你为什么会比我先醒过来?”

  “我本来就对权利没什么向往,我之前只想平平安安的过日子,祖祖辈辈都是山里的农民,哪里有当皇帝的命啊!”王铁树挠挠头,笑嘻嘻的说道。

  现在我才发现原来王铁树也有这么憨厚的一面,如果因为我现在他应该投胎转世了吧!

  “不过说真的,还挺好玩的,就像演戏一样!”王铁树回味着说道。

  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幻觉,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些怎么对待,怎么看,都在于人心,其他的都是客观的元素。如果自己从心里把这一切都当真了,那么便属于无药可救的。

  说着,我们便进入了一个大厅,这个大厅只有一扇门,那便是我们对面的那个,格局和刚刚走过的那个差不多。也是有这一个深坑,只是不一样的是,这次我们要从深坑中走过。

  计划了一下,确保万无一失,吓到坑中才知道,这坑中与之前看见的不同,这坑里,不满了足足有几十道沟壑,看起来有点像打仗时候的战壕。

  而每条沟壑里面都堆满了金光闪闪的东西,晃得我眼睛升腾。

  “我的老太爷~!这是要发财啊!”我逗乐的说道。

  我向四周看去,发现都是一样的,每条沟壑里面都堆满了金银器皿,或者直接是金子银子,还有打造的首饰、装饰品,甚至还有这十分罕见的宝石和稀有物品,这些可都是24k纯的啊!

  当我仔细观察的时候,才发现这些沟壑之间隔得足足有八九米,跳都跳不过去,而且这沟壑里面的金银都已经冒尖了,最少比我们现在所站的位置低了两三米,所以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有一个不可能忽略的问题,我们必须从这些沟壑中趟过去,其次,别无他法!

  “看来咱们要从这里趟过去了!”我对着王铁树说道。

  其实在我的世界观里,钱够花就行,再说其实在这里我很明白,这里的东西不可能被带走。

  我和王铁树翻过第一道沟壑后,才感觉到这可比爬山还要累的多,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看着这些堆得满山的金银,总感觉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等到翻第四条沟壑的时候,我感觉身后的王铁树向上爬的有点吃力,回头想要拽他一把的时候,才发现,这家伙的手上居然拿着一颗金光灿灿的大金蛋。

  “你拿它做什么?不知道带不走么?”我一把将呀拽上来,揪着他问道。

  王铁树看了看手上的金蛋,不好意思的说道:“嘿嘿~小时候穷惯了,看见好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就老想抓在手里,这样心就踏实了。”说完,他看我还死死的揪着他不放,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讲自己手中的金蛋给扔到了一旁!

  我往前看去,这些金银可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是有的人明知道带不走,却执迷的去拿这些,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交代了王铁树几句,不要让他在动这沟里的东西,我也不好意思说太多,不然就显得我管的太宽了。

  很快我们来到了最后一道沟壑,这道沟壑十分的宽,大概有十几米,所以我们面前只有一条路,走下去,然后穿过这道沟壑,爬上去,走道门前。

  只是看着这道沟壑,我和王铁树没有一个人敢动一步的,那是因为这道沟壑里,没有一件金银珠宝,有的只是一个个的金人,他们形象各异的站在那里,不,更确切的说是形态各异,因为是金的,所以从上往下看去,十分耀眼。

  “怎么办?”身后的王铁树问道。

  “还能怎么办!下去看看不就行了。”说着,我正要抬步走,身后的王铁树一把拽住了我。

  “万一~万一~和刚才那些骨头一样怎么办?”

  我看了看他笑了笑:“不会的,我可不信冥王是个傻子,一件事情用两次。”说完,便走了下去。

  等走到跟前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些金人做的果然惟妙惟肖,全身上下,深入每一个细节,都是生动自然的,就连头发都是,我走进,掰下一根头发,一看,赶忙扔了出去。

  头发的中间那黑色的部分,明显是人的真发,金色的外衣内镶嵌着的居然是黑色的发丝,“这些~这些金人都是真人。”

  “不会是谁有那么大的心思,在这里用金水在人身上熔铸成的吧!”

  我摇摇头,这里的情况从我们进来到现在都太平静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好了,先不想了,总之这里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先离开吧!”说完,我们便向着门的方向跑去。

  当我们来到门前的时候,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一路简直是太顺利了。

  我们通过门,进入了一个通道,这条通道很长,和之前的走廊相比,这条通道确实灯火通明的。

  “你说这前两个走过的可以说是一个权,一个钱,你说接下来咱们会经历什么?”王铁树好奇的问道。

  “我哪里知道!这里可是三生门,我猜的没错,接下来应该是最后一个大厅了,不过里面具体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能让咱们猜到的话,他这三生门,可就白立了。”我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在我的心里走就慌得不得聊,刚刚那些都太顺利了。

  h最=新_章√S节√d上v酷@匠《网$Z

  “我都没想过我会来到这里!”王铁树说着,心里难以掩饰的喜悦“如果我真能走出第三道门,我一定报答你!”

  “其实不管是什么,只要用一种平常的心去对待,便一切都可以很快的解决,关键在于,心中的欲念不会膨胀,说白的,就像是国家的法律只会针对那些犯了错,作恶多端的人才会奏效,法律你应该知道吧!”

  王铁树点点头算是回应我了。

  接着,我们又走了段时间,我们的面前,终于出现了第三道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