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打开后,我抬步进入了宫殿内,前脚刚进去,身后只听‘砰~’的一声,大门已经紧紧的关闭,我试着推了几下,好像有千金重似的,推不开,敲一敲都没有任何回声的。

  转过身,我面前的走廊很是平滑,但是却也有些奇怪,因为这走廊两边的墙壁,就像是用刀一点点削出来的,平滑的很。

  我往前走去,走着走着,发现前面的走廊开始变窄,最后只剩下三四米宽,而上方是见不到底的黑暗,好在前面有光亮穿过来,照明倒还不成问题。只是上面的黑暗,让人心慌。

  整个走廊没有任何拐弯的地方,一条路走到底。当光亮照亮了整个通道四壁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处于一个极其敞亮的大厅之中了。

  这个大厅的宽广程度完完全全的在我的想象之外,看上去好像只有一个广场的大小,但是仔细看去却看不见它的边缘,因为这里只有一个颜色‘金黄’。

  大厅的地砖每隔两个就会有一个高高的烛台,上面放着白色的蜡烛,冒着红色的火焰,看起来妖异阴森。

  酷^y匠网…首发

  最让我感觉毛骨悚然的是,当我在大厅中前进了三四米的时候,面前竟然出现了一个几十米深的大坑,这个深坑就好像站满了整个大厅一般,而深坑里面布满的竟然是白森森的人骨。

  深坑的深处最中间的位置有两个很高很高的烛台,而且每向上一个烛台就比之前的高一节,这些烛台与我面前向上的阶梯相连,中间放着一把椅子,从我这个方向看去,颇有一种古时候皇上待的金銮殿的感觉,当然我指的只不过是那种气魄,堆一座‘白骨山’可不是皇帝的装修风格。

  我走到坑边,往坑中看去,真不知道这些人骨是从哪里来的,居然已经堆得快满了,只不过当时我只看了一部分,没想到,全关居然是这个样子。

  现在我的小腿有些抖了,不会这都是之前进来的人吧!

  “这可得怎么过去啊!”我忍不住自言自语道,这坑这么深,而且大厅的另一个门在座椅的后面,我总不能走到座椅前,然后跳过去吧。

  “走边上!”

  我还没反应过来,连忙向四周观察起来“谁说话!”

  “是我!”我看见一个人影慢慢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刚进来的时候还没有好好观察这四周,没想到在角落里还藏着一个人,不,不是人,是一个魂。

  咦~?

  当我看见他的面貌时,不由的吃了一惊,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

  “你~你~你是王铁树!”我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不是应该在上面么?”我用手指了指,但又发现自己这个动作很可笑。

  “哼!你也知道啊!当初你收了我,现在,怎么?想我了,来忏悔?”王铁树愤恨的说着。

  我眨了眨眼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铁树告诉我,当初的我放走的的确是魇,而之所以会有扶尸产生,是因为王铁树的魂有怨气,而王铁树的魇利用了这一点。

  王铁树的魂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因为他还有心愿未了,过不了这三生门,往前只能说是魂飞魄散。

  我连忙对他道歉,并且把上面的情况说了。

  王铁树的魂听完,叹了口气“其实我当初最放不下的就是我家丫头和我妻子了,现在魇在外,我怕他祸害他们娘俩儿啊”王铁树低头沉思了一会“据说过了这三生门能见到冥王,你带我过去如何?”

  我点点头,带着他虽然说不上麻烦,但总算是一种赎罪的机会,自己还能好受一点。

  “你说咱们从边上走,可是这里哪里有边啊!”我不解的问道。

  “你不是天生鬼眼么?”

  我点点头。

  “别用你本来的眼睛看,在这里用你的鬼眼看!”

  鬼眼?我闭上眼睛,等了片刻,等在睁开,果然和刚刚看见的景色不一样,可以看见四周的墙壁。

  “我看见了!”

  深坑和墙壁之前有些空余,贴着墙壁走,足够一个人一个人的通过,我打了个头阵,率先上去,趴着墙壁往前走,其实刚刚看着是狗,上去也就三十厘米左右,走在上面,生怕一个不小心便栽了下去。

  不过还好,这里的墙面都是平滑的,紧贴着虽然不简单,一路走过去也算是有惊无险。等我的脚底触及到平面的时候,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但是现在我感觉这些都太过顺利了,如果就这么简单,王铁树早就过了这个三生门,而不是在这里逗留了这么长时间,难道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回头看看坑里的森森白骨,总感觉哪里有问题。

  现在我对坑里面的这堆骨头也没有什么兴趣,毕竟我们已经走了过来,只要再往前走几步就能够通过这个大厅了。

  而我们的面前现在出了台阶就只有台阶了,一层层的台阶,等着我们去爬,看来我们接下来要走的,就是爬阶梯了。

  等我爬到头,眼看着就到达顶端的时候,前面忽然出现了一把椅子,而椅子后面是一道门。

  这把椅子出现的太巧了,更贴切的说是出现的有点不合时宜,在回头,原本的深坑中间,哪里还有椅子的踪迹。

  椅子的椅身是鲜红色的木头,看不出是什么品种的木头制成的,靠背和坐垫都是黄金色的绸缎缝制的,和这座大厅的色调很一样,看起来很是华贵,仔细看去古风古韵的味道十足。

  我绕过椅子,想看看有没有机关可以打开这道门,可是在门上摸索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类似机关的痕迹。

  “应该不是机关!”我背对着王铁树说道。

  等我反应过来没有人答话的时候,回头一看,王铁树在椅子前站着,看的出了神。

  我走过去,站在王铁树的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原来这把椅子椅背的中间还镶嵌着一颗绿色的宝石,一看就值钱。

  可是还没等我仔细看,四周却刮起了一阵风,风中还夹杂着沙子,只一瞬间,我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甩向了墙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