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道,此情此景还真像是在照镜子呢!

  “虽说我和你本一体,不过你也真是笨的可以,什么意思?你现在问问你旁边的那个老头不就行了,他现在应该想明白了,为什么我可以立刻除掉你!”另一个笑着说着,胜利的笑容挂在嘴角。

  我紧紧地盯着李玄道,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

  ¤9更V新E9最#\快9e上“W酷(匠网

  “我说过,你本来就是阴阳体质,而现在体内只有阳,阴阳分离,本就失去了平衡,你和我们常人不一样,我们阳气重,然而鬼珠属于极阴的东西,你现在吸噬了那么多,如果此刻他选择进入你的体内,不用争斗,立马就可以占有这具身体。”说着李玄道看了看和王铁树站在一起的我,无奈的说道,“我警告过你,你为什么就不能控制住自己的心中的那种欲念呢?”

  我回头看了看那些树根间满满的鬼珠,心里懊悔,却抑制不住自己的那种欲念,我到底是怎么了?

  “你放了林玉龙他们吧!我跟你交换!”

  李玄道听我这么说,难以置信的说道“小子,你疯了么?你知不知道如果他进入了你的身体,你就会成为一个无恶不作的恶人?”

  “哈哈哈哈!你怎么知道我会成为恶人?”不远处传来的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已经决定了,你带着他们离开吧!”

  说完走过去,将徐菲和林玉龙推到了李玄道的身边。

  李玄道看了我一样,带着徐菲和林玉龙朝着之前我们来的通道走了进去,最后还留下了一句话“如果下次我碰见你,我会杀了你!记住我之前对你说的。”话语中一阵冰冷。

  等我看不见他们的身影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多么的荒唐,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脱身,忽然很想笑,笑自己的愚蠢,笑自己的狂妄。

  “怎么?后悔了?”

  我正想反驳,李玄道他们刚刚进入的树洞里一阵的喧嚣。

  转身一看,李玄道和林玉龙、徐菲有跑了回来,在一看这架势,一阵恼火,合着我舍弃自己让他们走,他们倒好,自己又跑回来了,我正想破口大骂,忽然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林玉龙看见我,气呼呼的说:“老张!后面~后面~”

  我顺着林玉龙指的方向看去,密密麻麻的人影,不,不是人影,确切的说,应该是魇!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魇!

  我愤怒的望着另一个我:“这怎么回事?”

  另一个我对我摇摇头,转身,用手揪着王铁山问道“你应该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吧?”

  王铁树冷笑到:“哼,你们虽然一个阴一个阳,没想到本质确实一样的,早就料到你会这样放他们离开,所以嘛~我就耍了个小聪明而已,一个都别想走。”

  说着看了看我“我说过不会放过你,你们两个本是一体,自然都一样!”

  王铁树手指一般,明显力气不小,一把将另一个我推到了一边,他站在高台上“既然来了,就都留下吧!”

  那些魇好像听到了一个命令一样,个个都不怕死的似得,前仆后继,打倒了又扑上来,我跑到李玄道他们身边“现在怎么办?”

  “哼~!你不是要自己留下么?那你顶着,我们先出去!”林玉龙没好气的说道,这小子还生起我的气来了。

  “果然魇没有一个好东西!”另一个我说道。

  “哼!那你还相信他!”我看着另一个我走过来,忍不住后退两步“你干嘛,你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想取代我吧!”

  “哼!没用的东西,你当我跟你一样傻吗?”

  说完,还不等我反应过来,一把将我拽过去,等我从一阵眩晕中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的另一只眼睛已经可以看见东西了,再看地上,在光的照耀下,影子已经恢复完全了。

  我的心里有一句话想起“现在就看你的了,听我说,那个姓李的应该和你说过乾坤阵了,现在用乾坤阵,王铁树一下子收集指挥这么多魇,已经越了冥界的规矩,咱们用乾坤阵去冥界寻求帮助,放心,乾坤阵发动,周边的鬼怪会避之。”

  林玉龙从背后拍了我一下,我瞬间清醒了过来,对李玄道说道:“乾坤阵!”

  李玄道看了看我,“你确定?”

  我认真的点点头,“现在这种局势,你任务凭咱们这点力量能过斗得过这么多魇么?我和你还好说,别忘了,你说过,魇能够迷人心智,你任务林玉龙和徐菲能过撑得了多久?”

  “可是冥界只有你能进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我看了看得意的王铁树“这事本就起源于我,我连累了你们,我总不能一直都这么无用吧!乾坤阵开启,还能护你们一段时间,不然咱们谁都走不了!”

  李玄道见我坚定的表情,便低身,在我的四周用黄纸摆出了阵法,“这阵需要你的血才能启动,你知道怎么做,一切小心。”

  我点点头,将手指咬破,滴了两滴血在符纸上,然后盘坐在符纸的中间,闭眼,静心。

  王铁树看我这样做,嘲讽的说了句“最后的挣扎么?劝你们还是不要白费力气的好!无用的!哈哈哈!”

  等我再睁开眼睛,四周的景象全变了。

  这是第一次来到冥界,我本以为冥界的建筑和我们生活的城市一样,就算不一样也要差不多,可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脑海中闪过的一个词便是‘华丽’。

  入目眼帘的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只不过,这座宫殿的大门上面雕刻的却是地狱修罗。殿外没有守卫,当我走近大门的时候,半空中传来了声音“阴阳人,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我抬头,看见原本门上紧闭双眼的修罗此刻却睁开了眼睛,明显刚刚的话是这‘门神’说的。

  “冥界!”

  说完这两个子,从来都没感觉过,自己说话原来也可以这么有气势。

  “你作为阴阳之人,天生异质,不好好在阳界呆着,斩妖除魔,来冥界有何事?‘“冥界失职,大量的魇祸患人间,我自然来这里讨个说法,搬个救兵。”

  “此门名为三个门,进入此门,生死看天,你可做好准备了?”

  我认真的点点头。

  还没来得及说话,门便打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