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傻啊,我拉着你下来,肯定是有原因的。”李玄道看我的样子没好气的说着,“你这小子果然是欠收拾,动不动就这么大的火气,你这样的心态不用放大都知道是怒了。”

  “什么原因?”我没好气的问道。

  李玄道上下打量了一下我说道:“亏你还是天生鬼眼,那么强的魇气都感觉不到?”

  “天生鬼眼,你别忘了,现在的我只是一半,阴没有了,只有阳,没有阴怎么去感受,只能用眼睛看!”我听李玄道那么一说,本来平息的怒火又烧了起来,这个老头子跟吴老头一听的可恶,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了,好了,不说了,咱们先去警局!”李玄道好像发现自己说错了,急忙转移话题。

  “去警局做什么?”我不解的问。

  “钱东升死的蹊跷,咱们去警局看看尸体不久知道了!”李玄道说着,便带着我往小区外走,走时还不忘向钱东升家里回望了几眼。

  到了警局,已经差不多十十一点了,这个点也就有几个值班的,我让李队长提前给警局的人打了招呼,现在一到,立马有人出来迎我们。

  李玄道笑呵呵的看着出来的小警察说道“小兄弟,不好意思哈!能不能麻烦你带我们去一趟停尸间!”

  我看见那个小警察本来想和我们握手的,但是听见李玄道这么一说,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脸颊还一抽一抽的。

  其实我知道,这么晚了,说要去停尸间,多半人会认为这两个人有病,虽然我也极不情愿,但是现在能做的便是听李玄道的,现在的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变强,那样林玉龙和徐菲就不用消失了。

  变强?

  我愣住了,为什么这个词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难道我真的有那么的渴望?

  忽然有人拍了我一下,我回过神看见李玄道阴沉着脸,站在我旁边“想什么呢?叫你那么多次都听不见!”

  我遥遥头,跟着李玄道在小警察的带领下走进了警局。

  警局的走廊里,几乎每个角落都安装着监控器,这就是刑警大队啊!有气势。我们大概走了五六分钟,来到了一见屋子前,上面赫然写着‘停尸间’三个字,周围泛着绿光,感觉挺阴森的。

  我们走了进去,里面有两个屋子,小警察说左边的是法医待的实验室,右边的是停尸间。

  我们进了停尸间,小警察指着一具尸体说:“这个就是钱东升的!”

  尸体用白布盖着,所以看不见他的模样,李玄道走过去,把白布掀开,才看见,此时的钱东升脸色惨白,分明已经死去多时了。

  李玄道仔细的观察钱东升的尸体,小警察在一旁看着。

  “看出什么了没有?”我焦急的问道。

  “法医应该坚定过了吧?”李玄道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对着那个小警察问道。

  小警察点点头“恩,法医鉴定说是死于心肌梗塞,很突然,根据钱东升身体表层的判断,他死的时候几乎是瞬间,连挣扎的过程都没有。”小警察努力回想着法医的鉴定说道。

  还不等我反应,李玄道一把掐住我的喉咙,没想到李玄道的力气这么大,我挣扎着,却无论如何都挣扎不开。

  终于过了两三分钟,李玄道松开了我。

  我得到解放,弯着腰剧烈的喘着粗气,“你个老不死的,这是想要弄死我啊!”我没好气的骂道。

  “你不是问我看出什么了吗?现在知道了吗?”李玄道云淡风轻的说着。

  我正想破口大骂,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是说,他的死有问题,并不是单纯的心肌梗塞,因为只有人死前痛苦便会挣扎。”

  李玄道点点头,“这件事,不是人为,那便是鬼教的。”

  我和李玄道出了警局,一看表,已经后半夜了,回到李玄道的住处,我躺下便睡着了,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了。

  李玄道弯着腰站在一旁看着我,我蒙的坐起“你干嘛?”

  “看你能睡到什么时候!”

  我没有理他,起了身,伸了个懒腰,洗完漱,便跟着李玄道出了门。

  等车子停下的时候,我看见车子等在的是钱东升所住的小区。

  “来这里?做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我都说了,钱东升的死,不是人为,那就鬼教的。咱们去她家看看,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李玄道说完,便直接上了楼,我跟在他身后。

  我们在门外等了很久,才有人给我们开门,打开一看,老板娘穿着一身蕾丝睡衣站在门前,明显是刚睡醒的,等她反应过来看见是我们的时候,立马想将门关上,李玄道一脚踹开,好像根本没有在乎老板娘身上穿的是什么。

  酷9h匠g,网唯L◇一C正i●版,其f他.都a是盗、…版…|

  老板娘没有理会我们,直接进了屋子,等在出来,身上已经穿好了衣服,脸色沉沉的“我都说过了,你那两个同伴的失踪跟我没有关系,你们怎么还来?”

  我正想说话,李玄道却抢在我前面开了嘴,“我们来不是为了那两个人,而是为了你的丈夫钱东升!”

  老板娘脸色一僵“我丈夫已经死了,而且警察已经得出结论是心肌梗塞,你们~”

  “他怎么死的你应该最清楚!”还不等老板娘说完,李玄道一把将话题截了过来,“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不用藏着掖着,你还想再害死两个人么?”

  老板娘坐在一旁,喘了两口气,支支吾吾,不安的问道:“如果我说了,你们会信么?”

  “你说来听听!”我急切的说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家老钱是怎么死的,就是感觉很奇怪。”老板娘看了看我,又接着说:“小张,你也知道,我和老钱做恶梦的事情,本来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老钱死之前,我做了一个梦!”

  “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说说你的梦!”李玄道问道。

  “恩~那天小张来后的第二天了,自从小张说完那件事,我和我家老钱晚上都不敢睡觉了,就那样开着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昏昏迷迷的睡着了,梦中,我梦到了有个人对我说我家老钱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让我照着他说的去做,不然下一个死的人是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