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消失

  我努力的回想着,可是却感觉丝毫没有任何的头绪。

  “怎么?想出什么来了?”耳边响起了李玄道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看见他就站在我的面前,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站起身来,摇摇头,说不出一句话,难道是我太笨了?

  “哈哈哈!你还是太年轻啊!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最主要的构成部分,那便是欲念。”李玄道看着我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的共同点都是欲念?”我不解的问道。

  李玄道点了点头,“其实你也不是笨到极点的嘛!”

  李玄道告诉我,人的欲念有很多,大致可以分为喜、怒、哀、惧、爱、恶、欲,食,财,物,权,情,性。而魇之所以可以吞噬人的魂魄,是通过不断的制造幻境,然后慢慢发掘人内心最执着的那份欲念,然后放大,比如说情中的自责,可以放大为恨;对财的贪婪,可以放大为嗔痴。

  在魇中,会有代表的鬼神王,比如我们会常听到的夜叉鬼(捷疾鬼)、罗刹鬼(可畏鬼)、守魂鬼、守尸鬼、毗舍阇(噉精气鬼)、鸠盘茶(瓮形鬼,又谓魇魅鬼)、大身鬼、颠鬼、臭鬼、富单那(恶臭鬼)、热鬼、寒鬼、影鬼、音乐鬼、食产鬼、食胎鬼、食脂鬼、食灯鬼、食五谷鬼……等,其实这些并不是只存在于电视、书本上,他们真正的存在于冥界当中。

  虽说世人无人能够断绝心中的欲念,但是却可以遏制,如果放低心态,凡是都往好的地方想,可谓‘一失人身,万劫不复’。

  虽然我们无法做到佛家一样的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不坐卧高广大床、不非时食,但是最起码要让自己的内心过的去。

  “知道为什么,另一个你要离开你的身体吗?”李玄道问我。我一时语塞,之前不是说过的么?

  “你之前不是说我体内的阴阳失去了原本的平衡吗?”我疑惑的问道。

  “那么为什么会失去平衡?”

  我摇摇头,这点我并没有仔细的去想过。

  “失去阴阳可能是你自身,也可能是外在,之前给你的两个珠子虽然可以让你力量变强,体内的阴阳虽然有些失衡但是也可以慢慢的恢复,唯一可能的是外在,你去了一个极阴的地方,而在那个地方,你心中的欲念被无线放大,另一个你便是放大后的结果,根据你的描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被放大的欲念便是想要再次吸食珠子,得到力量的心,最后被放大成了欲。”李玄道看着我说道,“现在你要压制你的内心的欲念,明天,咱们去白马寺看看。”说完,他便回了屋子。

  我看着李玄道的背影,心中的疑惑更加的强大,欲吗?想要得到力量,我以前有过自责,为什么父亲失踪后母亲要责怪我,而我去了一趟去连父亲的痕迹都没有发现,我自责自己的无能,所以渴求过力量,而上次吸食珠子的时候,那种感觉,我的确很怀念,现在我该怎样去平息自己的欲望。

  我在树下做了大概五六个小时,想通了一些事情。却也对更多的事情存在着疑虑。

  李玄道走过来,看着我,“不要急,咱们先出发吧!”

  我点了点头,起身,等出了门,才发现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左右了,太阳很足,亮的刺眼。我和李玄道来到白马寺的时候,外面已经完全警戒了,所以,人顿时少了很多,还有几个好像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兴高采烈的来,垂头丧气的走。

  {酷r匠.{网T正版‘首gP发?@

  白马寺门口的警卫看见我后,立马带着我们走了进去。

  一进院子,李队长正在古榕树下吩咐着什么,一看见我和李玄道走了过来,立马放下手头的工作迎了上来,开始看见我带着一个大墨镜还有些疑惑“小张啊,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别打了?”

  我听见李队长这么一说,还真没发现他那么一本正经的人还有这么逗趣的一面,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怎么就你在这里,林玉龙和徐菲呢?”

  李队长犹犹豫豫的,放不成个屁来。我急了,难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你是说啊!”

  “小张啊,那个钱东升死了,死的有点离奇,所以林玉龙和徐菲去查看了,但是都去了一天多了,也没个信,还联系不上,我们已经派人去找了。”李队长说道,看了看我。

  “他们最后去的是哪里?”我急切的问道。

  “钱~钱东升的家里!”

  我听完李队长说完,立马拉着李玄道出了寺庙,上了车,疾奔钱东升的家里,一路无话,我没有说什么,李玄道很默契的也没有问我什么。

  到了钱东升家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楼上传来了昏黄的灯光,上了楼,敲门,来开门的是老板娘,老板娘见是我,正想关门,我一脚将门踹开,“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徐菲他们最后来的是你这里,你应该知道他们去哪了!”

  “哼!”老板娘从地上起身,对着我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们警局丢了人,干嘛来找我,他们好端端的从我这里出去,然后就没了,你来问我,我哪里知道?你一个大男人晚上来我家,还这样对我,就不怕我告你非礼?”

  我攥着拳头,真想一拳打她身上。李玄道握了握我手腕,示意的平息自己的心态。

  “这位夫人,他还小,气冲,你别和他置气,我们现在就走。”说着便拉着我往外走,半只脚刚踏出去,李玄道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身对着老板娘说:“哦!忘了提醒你一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说完,便拉着我走出了屋子,我们到了楼下,还能清晰的听见老板娘的关门声,还夹杂着一句‘神经病!’到了楼下,我甩开了李玄道,“你为什么不让我问清楚,林玉龙他们的失踪,肯定和她有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