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完李队长的叙述,看了看林玉龙:“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回来的?”

  林玉龙点点头,“部队特地将我调回来,在这里给我成立了调研组,李队长他们都是组里的成员,子木,这件事情你可以不用参与的!”

  “菲菲知道吗?”我看着李队长问道。

  “恩,她知道,这件事她会全程参与的。”

  我一想既然自己的兄弟,老婆都在,自己也是个男人啊,总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在外面冒险啊,“玉龙,咱们之前不是每次什么事情都是一起的么,怎么弄得好像我便成胆小鬼似得了。”

  林玉龙听我说完这句话,立马开心的笑了,“我就知道,你这小子可能拿主意了。”说着转身对着李队长说了两句话,便拉着我往门口走,非要跟我叙叙旧不可。

  我们吃了两口饭,徐菲在,我没好意思多喝酒,林玉龙可好,喝大了。

  我们晚上没有回城,直接在寺庙的厢房立马休息的。

  半夜睡不着,我便起来在院里坐着,旁边的屋子里还不时地传来林玉龙的呼噜声,月色很好,完全没有之前我们来时阴沉的感觉,好像从来没有阴过天。

  忽然我感觉背后有人在盯着自己,转身一看却什么都没有,只有黑,好黑,当我放下心时,忽然意识到了不对的地方,猛然回头,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水,我明明开了灯,明明刚刚还能听见林玉龙的呼噜声,怎么~怎么现在什么都没有,不像是起雾,但是却黑的不见五指,也不对,那么大的月亮明明挂在天上,影子~我的影子呢?

  我摸着黑往前走,想要摸索到房间里去,这是好像有一个开关似得东西,我猛地一拉,一束光打了过来,我还没有适应过来,立马闭上了眼睛,等我适应了光线,在睁眼,我的面前好像出现了一面镜子。

  等我想要走进时,镜子里的我忽然间一拳打了过来,我来不及反应,被他一拳打到了地上。

  “怎么?没有反应过来?你不会傻到认为这是镜子吧!”

  我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自己,这~这怎么可能?

  “不相信?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不信你站起来看看你的影子呢?”

  我站起来,看看自己的身旁,哪里还有影子,再看看他,和我一样,没有影子。

  “这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是我,这一点是魇的幻术。”这简直是太难以置信了,除非人死,不然怎么会看见两个自己,难道我死了?

  对面的我嘴角嘲讽似得笑了笑“哼!你就这样,只甘愿平庸的生活,笨到了极点,就不能好好学习八卦、茅山术吗?”

  “你说你是另一个我?你有证据吗?”我皱着眉头问道。

  “证据?天生鬼眼,还需要我来证明吗?”说完,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你一定想知道我是怎么出来的吧,那好啊,我告诉你!你知道天生鬼眼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天生跨阴阳,而现在,我便是阴,你便是阳,我和你注定是一体但是却不相容。”

  “你的意思是说,就像你一直在我的体内?”

  另一个我点点头。“我之所以能够以真实形态出现在你面前还要多亏了你,这地方阴气极旺,甚至比阴市的还要旺盛,纯净,它给了我很好的养分。”

  我不解的看着他,感觉这似乎就像是一场梦,这怎么可能。

  “张子木。你不是不喜欢你的这个命运么,那好啊,我和你互换,以后就我代替你出现在人前怎么样?”

  “你别妄想了,这怎么可能!”

  另一个我笑了笑“你根本就斗不过我,我出现只不过是想告诉你,给你提个醒而已,这具躯体,我迟早会抢回来。”说完,他便消失在了黑暗里,而黑暗中却还在不断回荡着他的笑声。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量,徐菲和林玉龙站在我面前看着我,徐菲气鼓鼓的,一把把我揪了起来“你昨天干嘛去了,怎么睡在这里!”

  酷匠网m首X发

  我一看,我居然睡在了前院的古榕树下,等等,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为什么只有一只能过看见,我使劲揉了揉眼睛,但是左眼却无论如何都看不见东西,我急了,使劲的揉,徐菲看见我这个样子,以为的疯了,立马伸手拦住了我的动作,“子木,你怎么了?”

  这下,我是真急了,虽说一个大男人苦苦啼啼的不像个样子,可是现在我都已经蒙了,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林玉龙看见我这个样子,手哆哆嗦嗦的指着我“子木,你的眼睛~眼睛!”

  我疑惑的看着他,又看看徐菲,徐菲好像看见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捂着嘴,看着我。

  “我的左眼看不见东西了!”我丧气的说着。

  “子木,你的眼睛左眼为什么不流泪?”林玉龙惊恐的问道。

  这时我才发现,连忙抬手摸了摸左边的廉价,一点流泪的迹象都没有,难道和晚上的事情有关,是另一个我?

  我急忙跑回了屋子,进了屋子,我这才鼓起勇气看了眼地上,还好~还好~影子还在。

  只是,这个影子好奇怪啊,我看了看周围物品的影子,在看看我的,我的影子,居然是~居然是一般。

  我锤头丧气的坐在了床上,现在的是一个不完整的人,完完全全的只有一般,为什么另一个自己离开,为什么说要夺回,不是说我和他是一个整体吗?

  徐菲和林玉龙敲门进来,看我坐在床上,徐菲走过来“子木,咱们去医院看看,现在的医学那么发达,什么不能治的。”

  “是啊!”

  我摆摆手,打断他们的话,“咱们去找李玄道。”

  “李玄道?他是谁?”李玉龙不解的问。

  我没有回答他,直接出了寺庙,我不方便开车,就交给了林玉龙,不是我不找吴老头,只是我给村里打过电话问过他的情况,但是村里人说他几天前就进山了,谁都没有再见过他,现在这事,只能李玄道能给我解释了,虽然我看不过那个死老头子,但是现在哪里还有时间让我计较那么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绯琉璃说:

  推荐一本书[我的青春之路注定不完美]http://www.kujiang.com/book/6835,作者天成,有喜欢的朋友可以追书看一下,很有潜力哒~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