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四点多了,再过以后差不多就天亮了,反正现在也没有工作,那么就大睡一场吧,说着,我便躺在床上美滋滋的睡了起来。

  感觉没睡多长时间,耳边就想起来了电话铃声,睁开眼睛一看,太阳已经当空照了,拿起手机一看,已经下午一点多了。

  A$酷c匠M:网永久t免费看s小●说k

  本来我不想接电话,可是若是别人的电话我可以置之不理,然后接着倒头就睡,可是来电显示上表明的是徐菲那个丫头,这可就不能不接了。

  昨天的事情我还没和她说呢,大概是来兴师问罪的,谁知道钱东升夫妇那种人会在她面前怎么添油加醋的乱说一通。

  刚按下接通键,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徐菲暴怒的声音“张子木~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啊,给你打那么多个电话,现在才接,我告诉你,我不想听你解释,现在,立刻马上,给你十分钟的时候给我滚到小区门口来!”

  我还来不及解释,手机里便传来了“嘟~嘟~嘟~”占线的声音,再看来点显示,果然上面的未接显示十三个未接来电,感觉这次自己玩大了。

  无奈,我只好快速的穿上衣服,用水洗了下脸便直奔楼下。

  刚到小区门口,便看见徐菲铁青着脸站在那里,今天她穿了一身小皮衣,将本来就性感的身材包裹的更加精致了,旁边值班室的大爷一直在那盯着看。

  我走过去,毫不客气的瞪了一眼那大爷,“我女朋友,您老都这么大岁数了,就别惦记着了。”我刚说完,值班室的窗户‘啪嗒!’一声就关上了。

  徐菲走过来,一把揪住了我耳朵“哼,就你贫,昨天钱东升他们家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他们可是找警局闹事去了。”

  我笑着抱着徐菲往小区外走,还不时地回头看看门卫室的大爷,炫耀一下还是可以的嘛~“好媳妇,你听我解释啊~”说着,我将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徐菲说了一遍。

  徐菲听完,小嘴一,抿“我不管,今天这事头可不开心了,你得和我走一趟白马寺!”

  我听徐菲说要去寺庙,心里顿时没了底气,不是我不愿意去,今天这天气,吹着风,昏沉沉了,现在就去,最少半天的时间都要交代在路上。

  我还没发表意见,徐菲便拉着我上了车,我一瞧这阵势,感情都准备好了啊。

  路上我一个劲的犯困,等到了白马寺的时候,我已经睡了一觉了,徐菲对我很不满,腮帮子鼓鼓的,下了车,便自己走在前面。

  白马寺相传曾经皇族的人在这里来上香拜佛,所以方圆百里有着很大的名气,数百年来,经过了战争,自然灾害的洗礼,后来经过多次的人工修容,也算是基本上保留了历史的原貌,里面东西还是弥足珍贵的。

  一进寺庙的门,精细华美的砖雕、木雕、彩画,每一处都诠释着古代寺庙的独特气质,但是最吸引我注意的是寺院里的一颗古榕树,大概已经有百年的根基了,古榕树中间已经空了,但是还是长得很茂盛,如果将耳朵贴近树上的洞,还可以听见呼呼的风声,听说这棵树可以许愿,将自己的心事说给树听,便可以成真,我没有试过,所以不太清楚。

  还记得我上次来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还小,大概也就是上小学,那时候跟着老爸老妈来这里看庙会,依稀记得那时候,很多人都给里面的佛祖烧香,没想到这里的香火还真是长久不衰。

  我还想各处仔细瞧瞧,徐菲便直接拉着我进了寺庙的后院,一进后院我便看见李队长再和一个人说着什么,仔细一瞧,呦呵,这人不是熟人么,林玉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队长注意到了我,连忙对我打招呼,“小张,你来了啊!”

  林玉龙转身看见是我,明显是很吃惊的,他并没有想到我会来:“张子木。子木,你怎么会来这?难道李队长嘴里的高人就是你?”

  高人?也难为李队长给我这么高的称呼了,真怕我一不小心掉下来摔死我。

  “菲菲带我来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怎么在这里?”我耸耸肩,表示不明所以。

  “原来你们两个认识啊,这下好,还省了去熟悉了!”李队长在一旁高兴的说着。

  林玉龙不悦的点点头,好像这次他并不开心见到我。

  徐菲这时候来到我身边指着林玉龙问道“你们两个认识?”

  我点点头“一起长大的!”

  “哼,性子差远了!”说完,转身便走了“我在门口等你!”

  我看着徐菲的背影不解的问道:“怎么回事?”

  “你们两个什么关系?”林玉龙问道。

  “他是我女朋友啊!”

  林玉龙听完说完这句话,嘴角抽了抽“嘿,你小子真不地道,找女朋友也不和我说一声,没事,都是误会,都是误会!”说完还拍了拍我的肩膀。

  “咳咳~既然你们两个这么熟络,那么我就有什么话直说了!”李队长在一旁,假咳了两声,打断了我和林玉龙的谈话。

  我皱了皱眉,表示让他继续说下去。

  “小张啊,首先,上次的医院的事情,我要好好的谢谢你,说实话,如果没有你们,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说着看了看我,望了望林玉龙“这次有事情还需要摆脱你一下。”

  “李队长,咱也算是朋友了,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别拐外抹角的,如果我能帮到的地方我一定帮。”我看着李队长吞吞吐吐的样子,着急的说。

  李队长想了想便接着说:“我想你也挺徐菲提起过,有一家老板莫名其妙丢钱的事情,现在这已经不是丢钱的事情了,最近,来这家寺庙的人有很多出事的,先是丢钱,后是丢命。我们调查过,这些人都有一个相同点就是都来这家寺庙许过愿,而钱老板许的愿是希望他母亲将家里的房子让出来,他愿意牺牲自己的钱财,而前几天他丢钱之前来寺庙是来还原的,就在昨天我们接到报警,这个寺庙有人在外面的树上上吊自杀了,而这不是第一起事件,之前的都被压下去了,这次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得不让我们来办案,而我感觉这次和上次的事情有相似之处,所以才拜托你来帮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