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噩梦背后的真相

  老太太忙碌了一辈子,相夫教子的,不容易,到头来都不能善始善终,这是当儿女的罪过,想到这里,我忽然发现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回寄看看我老妈,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生我的气。

  不过按照现在这个样子,老太太的怨气不小,他们能不能熬过这一年还说不准。

  但是我已经决定老太太的魇我不收了,这种家务事,我不掺和,于是趁着他们两口子吵架的时间,起身绕过沙发,来到了门口,正准备拔腿开溜。

  “小张,你别走,事情还没解决完呢!”钱东升看我想要走,立马跑过来给我拽了回去。

  “诶呀!老板,不是我说,现在这已经属于你们的家务事了,我不方便介入,你还是让我走吧,我还能回去睡个觉呢!”我连忙哀求道。

  “诶!这可不行啊,小张,虽说也属于我们的家务事,但是这事你之前可是给我打过保票说你帮我解决的,再说现在我妈都死不瞑目了,这让给我这做儿子怎么能安心啊,这事你可得给我们解决好了啊!”钱东升一边用力扯我,还说的那么义正言辞。

  “得了吧!钱东升,我告诉你,你可别在这儿装好人,别人不知道你啥样,我可是知道,全天下的好人死光了,你也不会死。”说完还笑眯眯的多我说“小张,你别理他,你听我说啊,事情是这样的!”

  没有办法,我只好让他们两个拽着再次无奈的坐到了沙发上,听着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不过这七零八乱的我也了解了大概了。

  钱东升的老家在河北的一个乡下,虽然穷是穷了点,但是钱东升靠着自己的努力现在生意也算是如火中天。

  最近两年,城市经济发展迅速,钱东升也拿出了一部分钱投资了房地产,事情就出在这个房地产上,钱东升的老家属于城市的边缘,这两年城市发展,他老家那里发展成来了市郊,一年前有一个地产商看上了那片地,于是出钱要买下来,重新翻盖楼层,本来拆了都有七八十年的老平房然后盖楼房是好事,可是钱东升的老母亲却始终不愿意把房子卖了,更不愿意搬进楼房。

  小地方开发有小地方的好处,人家开发商也怕穷山恶水出刁民,于是给出了两套补偿方案:一,如果要住宅,可以在现有住宅面积的基础上,一赔二。就是一套房子给你两套。

  二,如果想要商铺,也可以考虑,但只能一赔一。而且一家认领商铺的总面积不能超过二百平米。

  钱东升和老板娘一说这事,老板娘便动了心思。

  家里老爷子死的早,就一个老太太自己住着,这么些年儿子在外忙着自己的事业,虽然事忙,但是每个月都有给生活费,老板娘认为这事老太太应该听儿子的,怎么说,你死了,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还不如给儿孙造点福音呢!

  如果能换一部分成商铺,到时候租出去,每个月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在小城市,商铺绝对比换成住宅往外租要来钱快,甚至是成倍的。

  钱东升也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当时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老板娘的观点,当即,两口子就开着车回了乡下。

  一下车就和老太太针锋相对的,说白了就是让老太太把房子让出来,再看老太太坚决的态度,老板娘话就说狠了,当即让老太太立个遗嘱,说死后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儿子的。在中国哪里有老人健在就让立遗嘱这么一说的,在别人看来,立遗嘱不就是催自己感慨死么!

  这下钱东升有些不乐意了,劝了两句自己媳妇,看说不通,于是转身让老太太立个遗嘱这个事就算过去了。

  老太太安安静静的过了一辈子,哪成想最后竟然让自己的儿子和媳妇为了这么一个房产逼迫成这样,当即就把他们给赶了出去。

  后来回屋的时候,急火攻心,没看准道路,摔了一跤,接着一病不起,中途村里人给钱东升和老板娘打过电话,但老板娘在气头上,死缠着不让钱东升回乡下去看老太太,直到村里人在打来电话说老太太死了,老板娘这才拉着钱东升回了乡下,老太太死了,房子归他们,结果头七刚过,他们便把房子给弄出去了。

  “小张,你说说,这事能怨我吗?”钱东升不服气的说道。

  “我!那你就没有一点主动权?”我无奈的说着,这两口子怪不得能成为一对。

  “哼!钱东升,你看看,你看看,外人都看出来了!”老板娘听我这么一说,顿时来了劲头。

  酷uS匠L网-+首发》)

  “我还没说完呢!”我看他们要干架的样子,急忙说道“你们两个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都彼此彼此!”说完,我没有理他们,直接起身,拉门,走了出去。

  “小张,你也得帮我们解决完了再走啊!”身后传来钱东升的声音。

  我回头看了看他,发现老太太就站在他身后,我笑了笑说道“你们两个活该被魇吊着。”刚想抬步又想起了什么,转身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们,你鞋朝里他对着你床跳,你鞋朝外,他在外面跳,想怎么弄你们自己看着办,反正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还有千万别把鞋都烧了,不然你们的命啊,危在旦夕啊,我可不能保证你们烧了鞋后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说完便转身离去,这两个人的嘴脸,我一刻都不想多看一眼。

  出来走在大街上,才感觉到今天的风有多么大,吹在身上,总是让我忍不住打哆嗦。

  其实我现在感觉吴老头说的不一定都是全对的,谁说魇都只是坏了?坏人就一定能逍遥法外,有的时候擦于道德边缘的恶也是一种恶,只是没有法律的规定,无法收到惩罚,我支持老太太的魇,她只不过是用自己的方式来教育自己的孩子罢了,感觉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术士,居然支持起魇来,这要是让吴老头知道,不一定会怎么说自己呢!

  既然法律上无法对他们进行宣判,那么,这种方式或许是最好的能让他们接受良心道德谴责的方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