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恐怖的声音

  每当听见有声音出现,钱东升都想醒,但是却睁不开眼睛,动不了,出不来声音,有点鬼压床的感觉,有时勉强睁开过一两次,最后却什么都看不到。

  后来钱东升想了个法子,睡觉的时候将客厅的东西都摆好,摆整齐,拖鞋睡觉之前都放在了鞋柜里,就连窗户都关的严丝合缝。

  可是夜里还是会出现穿着拖鞋走动的声音,甚至愈演愈烈。

  等第二天醒来,原本好好放在鞋柜里的拖鞋,竟然在床头散落着,就好像自己穿过一般,根本没往鞋柜里放。

  拖鞋怎么能自己长腿从鞋柜里跑出来呢?钱东升甚至怀疑自己得了梦游症,特意去看了心理医生,结果一无所获,后来睡觉他把拖鞋分开放,一只放在鞋柜,一只放在了床缝里,结果半夜他听见砰砰砰的声音,好像要把整个床给拆了似得,接着便是有人在走动,这次频率很快,跟在跳舞似得。

  依然是之前的那个样子,人醒着,但是眼睛却睁不开,无论怎么努力还是睁不开。

  更可怕的是,那声音一直持续到了早上才消失,一个晚上钱东升都没敢让大脑歇着。

  后来钱东升干脆直接把拖鞋扔了,不穿了,结果那一夜他睡的特别的香甜,就像那声音都伴随着拖鞋一起消失了。

  结果第二天早起,老板娘告诉他,自己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总是感觉有人穿着拖鞋在客厅里走动而且时不时像是在跳舞。人醒了,眼睛却无论如何都睁不开。

  钱东升这时一想,自己把拖鞋扔了,现在又缠上自己媳妇了,可是他不敢明说了,说出来谁会信,只能晚上睡觉的时候叮嘱老板娘把拖鞋藏好。

  结果第二天,老板娘还是说自己总感觉有人在客厅跳舞,而且声音很大,再看拖鞋,摆在床头,半夜有人穿过的痕迹。

  结果这样过去三四天,老板娘终于熬不过去了,半夜发了高烧,钱东升赶忙起来找药,烧水,谁知道老板娘指着床尾一个劲的喊“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钱东升一看,那里哪里有人啊,只有那么一大块的白墙,再看地板,那里赫然摆着一双拖鞋。

  说到这里,钱东升问我:“小张,你说我们到底招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

  我摇摇头:“这要晚上我看了才知道。”随即我想了想又问“你说你把拖鞋扔了,那声音就消失了?”

  钱东升点点头。

  “那你把拖鞋都扔了不就行了!”

  钱东升立马脸色暗了下来,“小张,不是我和你开玩笑,你进我家的时候,你看见我家门口的鞋柜有一双拖鞋么?不是我没扔,是全扔了也没见效果!”

  原来自从老板娘生病后,钱东升就把家里的拖鞋全扔了,本来按照常理来说声音应该消失才对,结果反而更加严重了。

  这次不仅能听见有人走动的声音,而且好像有人在外面唱戏一样,两口子每次这个时候想醒又醒不过来,等第二天一看,满客厅的都是鞋子,如果不是他们一晚上都在卧室,真会以为自己家里造贼了。

  这样长期以来,他们更是做什么都没有心气了,前些日子,上边播下来了一批款子,用来进行系统改良,本来是想拿出一部分来贿赂一下上边下来的领导,结果贿赂是贿赂了,第二天却发现本来好好存在账上的钱,竟然没了,这下钱东升没了主意,思量再三还是报了警。

  “小张,你可一定要帮我们啊,先不说能不能帮我们把消失的钱给找回来,怎么着也得想把这个困扰我们夫妻两个这么长时间的噩梦给解决了啊!”钱东升越说越激动,因为长期睡眠不足而有些红肿的眼睛此刻布满了血丝,怎么说呢!这次就好人做到底了,虽然他辞退了我,我也不能怀恨在心不是。

  关键在于,如果是被某个魂魄盯上还好,但是现在他们这个情况,明显的是被魇吊着的结果,魇不是你们想象的哪个样子,说收了就收了,说赶走就赶走。

  之前他们家了只有钱东升一个男人,阴阳处于协调状态,如果我去了,阳气产生了变化,它便不一定会不会出来,更何况现在还不了解那只魇和他们有什么关联,总不能是因为一时的好奇、贪玩来折磨他们的吧!

  T%酷7,匠网{j首发"

  我有考虑过只是单纯的鬼压床,可是如果是单纯的鬼压床那么走动又该怎么解释呢,看来只能去亲眼看一下了。

  “你之前有没有招惹到什么死人?”我试问到。

  “我一个在城里做生意的去哪招惹死人啊,就算有死人也是我妈,你别告诉我害我的是我妈吧!”钱东升语气中带着些不满,立马回答道。

  我瘪瘪嘴,没有在说什么。

  钱东升看我的样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催促道:“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说!”

  我点点头,便开始对桌上的饭菜进行大吃特吃了,我特意多了个心思,吃的很慢很慢,叫你辞退我,叫你克扣我工资,我就慢慢吃,急死你,能吃回一点是一点。

  但是钱东升好像没有什么心思吃饭,吃了两口,便放下碗筷,一顿饭只看着我吃,弄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晚上,我跟着钱东升回了他家,一进门,就看见老板娘换好了睡衣坐在客厅里等着我们,脚上很不和谐的穿了一双高跟鞋。

  我进门的时候特意看了一下鞋柜,果然一双拖鞋都没有,甚至有的鞋柜是锁着的,老板娘告诉我,因为之后每天客厅都回事乱糟糟的,满地的鞋,所以,她便把有的鞋都锁了起来,但是效果一点都没有,还是会有鞋出现,而且每晚的声音都会越来越吵。

  我点点头,这只魇貌似没有想要取他们性命的意思,不然就不是让他们睡不好觉这么简单的,在魇这个群体中,最普遍的便是用幻术,魇会制造幻术来迷惑人类,进而吞噬人类的魂,魇在人间停留的越久,制造幻术的能力越大,幻境便越真实。

  这样想来,钱东升夫妇应该烧高香才是。

  钱东升他们一直陪我在客厅坐着,大概快十一点了,我便催促他们回卧室睡觉了,而且叮嘱他们不用关卧室的门,大胆的睡就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