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钱老板的噩梦

  “我说小方,听说最近咱们公司进了一批巨款!”

  “呸!你知道个屁,据说那是上边给什么工程拨下来的款子,结果,钱刚下来,老板和老板娘就拉着市里的两个领导去白马寺求佛了去了!”说着,小方一脸不屑的表情。

  “嚯!这也太小气了吧!”

  “你个乡巴佬,你知道不,求个佛,一尊佛可是要这个数啊!”边说,边用手比划出了一个八字。

  “八千?”

  “八万!”

  我听到这个价格,一口酒喷了出来,我去,这也太有钱了,怪不得不敢说,这可是贿赂啊!

  “那我怎么听说他们最近把钱丢了啊!”

  “谁知道,听给老板开车的小陈说,老板最近总是做噩梦,精神不济,我看啊,就是亏心事做多了!”

  “哦?怎么说?”小方的这句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哎呀!哎呀!不说他了,说他们干嘛!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狐假虎威的。”说着,还往我的杯子里倒酒。

  等就喝光了,我也彻底走不动了,打电话给徐菲让她来接我,徐菲二话不说不到二十分钟就赶过来了。

  我们给小方揽了个出租车,给了钱,就目送他走了。

  等回了家,我和徐菲说了说我从小方那里得来的“情报”,徐菲听完沉思了一会,问我:“你说,你们老板作噩梦会不会和鬼怪有关系!”

  我彻底晕菜,敢情我说半天,她把重点放这上边了,我管他跟鬼怪有没有关系,只要辞退我,就跟我没关系。

  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发现徐菲趴在床头睡得正香,我想了想还是抑制住了心里的小兴奋,拿出一个小被子给她披在了身上。

  徐菲醒来的时候,我正坐在窗前,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稀释掉两个珠子后,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各个机能都提升了不少,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心里却总是不时地冒出一个小念头来,继续去找珠子来补充自己。

  中午的时候,我还是没耐住徐菲的软磨硬泡,硬是让她拉着我跟她去了我们老板的家里。

  我们老板姓钱,钱东升,人如其姓,视财如命,所以我们一般都会在私下叫他铁公鸡,当然今天可不能这么叫。

  到了钱老板家门口,他开门时看见是我,转身就要关门,要不是徐菲拦住,今天可就吃了闭门羹,“钱老板,这是我们警队的新同事,这几天你这案子他会协助我!”徐菲赶忙上前说明。

  “呵!怪不得你小子要辞职,原来是找到铁饭碗了,瞧不上我那个小公司了啊!”钱东升阴阳怪气的说道。

  “钱老板说哪里的话,你那么痛苦的辞退我,而且整整扣了我一半的工钱,原来是丢钱了,节省开支都节省到我这来了!”我不屑的说道,还不忘鄙视的看了一下钱东山那张气绿了的大脸。

  徐菲在中间给我打呵呵,钱东升看了我一眼,便让我们进来了。说实话,有钱人就是有钱人,虽然房子不是别墅,但是里面的装修和摆设比一般人家强的是十倍二十倍。

  但是坐下来不到十分钟,我就感觉到这屋子的不同之处了,阴暗,虽然有阳光射进来却是阴暗的不行,阴气大于阳气,便容易让魂魄定居。

  这时老板娘也就会钱东升的媳妇过来了,(我这里就直接喊她老板娘了)穿着一件蕾丝睡衣,仿佛是刚睡醒的样子,她给我们倒了杯水,放到我面前,低头的那一刹那,我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再看看钱东升的额头,顿时醒悟,额头处一片黑色雾气,这分明是被‘吊魇’的后果,那个人事和他们有多大的冤仇啊,死了也这么折磨他们。

  既然这样,我也就没有什么可避讳的了“钱老板最近经常做噩梦?”

  #酷匠!《网‘r正w7版首7发CC

  钱东升和老板娘看了看我,轻声说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你们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只知道我能过帮你们!”

  “你能帮我们?”钱东升高兴的说着“只要你能帮我们解决作噩梦的事情,只要我能办到的都会答应你!”

  我笑了笑,喝了口水,现在我可以基本肯定,普通的魇现在对我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好,三个条件,第一,你不能对别人提起,我帮你解决你的事情,第二,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什么事,事情错在你们,你们必须改正,如果是违法乱纪的事情,我还会立即终止,第三,要好好配合警方的调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说完看了看徐菲,她好像对我的表现很满意,嘴角一直挂着笑容。

  现在关键是这个姓钱的别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然后招惹上的魇,不然我可就成同党了,借刀杀人,我就成了他的刀。助纣为虐的事情我可做不来。

  “行,你放心,我是不会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的。”没想到钱东升一口便痛快的回绝我了,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既然答应了便只能做了,谁能想到他会这么痛快的答应,于是当下我和徐菲商量了一下,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我就留在钱东升家里蹲守了。

  晚饭时,钱东升带我找了个饭店吃饭,点了几个菜竟然花了八百多。

  他告诉我,事情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也就是大概我们从山里回来的时候。

  两个月前,钱东升和老板娘去乡下给母亲办丧事,老人是晚上下雨一个人走夜路不下心摔了一跤,结果便一病不起了,先前村子里有人给他打过两次电话,他都是当时答应的好,结果过那么一会就往了,过了几天便传来自己老母亲病逝的消息。

  这次连夜匆匆的赶回了乡下老家,给老人办完丧事又守孝了几天,乡下有习俗,所以他们过完老人的头七才开车回了城里,毕竟自己还做着生意,有不少事情要忙活。本来在乡下时候没有什么事情,奇怪就奇怪在他们从乡下回来后,钱东升总感觉半夜有人在床头站着,或者客厅有人坐着,有时半夜起床会看见客厅的茶几上摆着水杯,有时睡梦中听见有人穿着拖鞋走动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