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慢慢靠近那团黑雾,一用力,将鸡血石扔了进去,鸡血石扔进黑雾后并没有掉落到地上,而是和那团黑雾纠结。

  “小子,你别愣在那里了啊,快点过来!”这时吴老头对我喊道。

  化成黑雾的张海涛这时才反应过来,努力的想把鸡血石弄出来,黑色的雾气和红色的物质在一起纠缠着,最后融合为一体,慢慢的变大,变大,紧接着,伴随着“碰!”的一声,一切都消失了,连之前仅仅将我们包围住的丧尸们也在眨眼睛消失不见,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酷t、匠H‘网C唯+:一正版V),2其√3他都F是5盗t版

  接着,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再重组,就像是时光轴一样,等面前的环境稳定下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处于一楼的电梯前了,面前是焦急等待的李队长和他的队员们,当然还有徐菲。

  徐菲一知道我背着她就这样进了电梯,立马从外地连夜赶了回来,虽然心里有气,但是还是在电梯外守了整整一夜,现在看见我平安无事的站在她面前,眼泪开始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队长惊讶的问着我。

  “我不知道,你问他!”我不悦的指了指李玄道,连忙去哄徐菲,这才是我的小心肝。

  张海涛李队长是知道的,这个医院的院长,算是交流过几次,现在张海涛已经形神俱灭,所有的事情只能落到李玄道的解释上了,现在估计李玄道光对着李队长解释都要解释半天,哼!让你给我脸色看,接下来有你受的。

  但是李玄道并没有理我,直接走出了医院门口:“我这么大岁数了,折腾了一夜,还是早早休息的好,这种协助警察的事情还是交给你这种晚辈做的好。”我一时气急,差点没背过去,这个老头子干嘛什么都和我对着干。

  “你忙了一夜了,咱们也去先吃点饭吧!今天医院也能正常使用了!”李队长上前说着。

  我笑了笑,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吃完饭,我再协助李队长在现场进行了一些莫须有的取证后,便走出了医院,吴老头早就回去睡觉了,我看了看太阳,现在大概也是正午了,医院门口现在人来人往的,很多人,这时我看见一个人拿着饭盒往医院里面走去,好像是送饭去的,但是怎么看这个人这么熟悉,感觉在哪里见过。

  想了一会,终于反应过来,山~山~大山!

  怪不得这么熟悉,我不顾一切的冲进医院,想要找到那个人,看个究竟,可是那个身影,却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李队长看完跑了回来,赶忙问:“怎么了?”

  我摇摇头,表示没事,其实我心里也不确定我看到的是不是他,那张熟悉的面孔,分明属于已经扶尸了王铁树。看来要回去和吴老头商讨一下了。

  从医院出来,我顾不上回家,直接奔了小旅馆去找吴老头。

  吴老头给我开门的时候,明显刚醒过来,我急冲冲的将我在医院看见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

  “你确定你看见的是王铁树?”吴老头疑惑的问着我,眼睛半眯着。

  我没有答话,因为我也不确定我看到的那个是不是王铁树,毕竟只匆匆从旁边经过看了一眼,没有看仔细,等我追回去的时候,连个影子都没有。

  “你不会看错了吧?”吴老头继续追问道。

  “或许是吧!”最后我只能淡淡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你先回去休息吧,什么事等休息完了再谈!”吴老头说完这句话,径直的躺在了床上,不过半分钟,便鼾声如雷了。我只能拾趣的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我无心睡觉,躺在床上一个劲的想王铁树的事情,如果他真的是来找我的,那么该来的总会来。

  第二天,天没亮,吴老头就过来找我了,原来昨天我和他说完后,别看他当时没在意,后来睡醒后越想越不对劲,于是想趁着这两天回山村里看看。

  我其实很想让他赶紧走,这个老头子这几天可是把我折腾穷了,可是心里想不代表嘴上说,多少还是要客套几句,“要不就直接往村里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情况不就行了!”

  结果吴老头向我证明了,现在这个社会还是有落后的地方的,全村那么多人,居然没有一家装了电话的。

  于是中午不到,我便把吴老头送到了车站。吴老头临走时告诉我,有什么事可以去找李玄道或者直接上山里找他,我随便应付了几句,便回了公司。

  吴老头来的这几天,我没有上班,跟老板请了一周的假,结果这次回来我终于领到了工资,还是双倍,因为我中了头彩,第一次被人炒了鱿鱼。本来就没车没房,还指望着一点工资,攒钱娶媳妇,现在好,什么都没有了。

  我打电话给徐菲的时候。徐菲正在执行任务,说了两句便挂了,总感觉今天一天都是不顺了,王铁树现在就像是我心中的一颗瘤子,没事就痛痛,天天想着,生怕什么时候一不小心,它就要了我的命。

  中午吃了饭,回了租的房子里面,便大睡了起来。

  傍晚的时候,徐菲过来了,他刚从白马寺那赶回来。

  白马寺是这附近最有名的寺院,许愿还原很灵的。

  徐菲说,这次碰上的案件挺离奇的,一家公司的老板莫名其妙的丢了三十万块钱。据说和白马寺有关,我一问是哪个公司的老板这么倒霉,听徐菲一说,吓一跳,原来是刚刚辞退我的那个,哼,居然敢辞退我,活该他丢钱。

  徐菲听我这么一说,便给我派了一个任务,去帮她打探一下,我老板这笔钱是从哪来的,因为徐菲对他进行询问的时候,总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一听这个当然高兴,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帮帮徐菲的忙,当下便把在公司一个关系不错的同事约了出来,晚上喝酒。

  这个同事我都是喊他小方,因为他脸特别的方。

  我们在约定好的地点碰面后,便点了菜,要了酒,酒过三巡,便进入主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绯琉璃说:

  么么哒!如果朋友们喜欢小琉璃的书,记得点赞,收藏,追书哦,人家是萌哒哒的妹纸,写灵异的很不容易的,也可是给小的一个赏,我会努力在努力的更新的,喜欢的可以加入书友群453917064,小琉璃会第一时间提示更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