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整个楼层的灯忽然亮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了一阵阵钟声,这是在说现在已经凌晨了么?

  现在我终于看清了那个人是谁,我和他的确见过,他是这个医院的院长,虽然只见过了一面,但是容貌和声音却没有忘记,他和那个男人太像了,但是却不是,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应该是那个小男孩。

  男人穿着笔直的西装站立在窗前,显得极具富有绅士形象“我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姓张,名海涛。”

  张海涛!我呸!我们张氏才没有你这种人呢,臭不要脸。我听他这么一说,真想立马骂他个狗血淋头。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母亲,今夜子时之后,她便可以复活了。你们开不开心?”一边说着,张海涛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极度享受的表情。

  这时我才看清坐在轮椅上的人,那是我再黑雾中看见的那个女人,张海涛果然是那个小男孩,只是面前坐在轮椅上的人,早就失去了应有的色彩,变得干瘪,却不难分辨出模样。

  “复活?人死怎么能复活呢?”我嘲讽着问着。

  “当然,如果换做是一般人肯定不能复活,不过这里有你,还差一味药,就是你的眼睛!”张海涛开心的说着,脸上的表情因为极度兴奋,像极了一个弱智的孩子。

  ☆看X,正J9版o☆章9节上¤8酷%匠¤网

  “我现在只想要这个年轻人,我可以放你们走,但是如果你们想留下,我不在乎多两条人命!”

  李玄道看了他一眼,“哼!你运用这八卦阵不知道已经害死了多少人,今天还不一定谁收了谁呢!”

  “哈哈哈!李大师,我劝你还是看清形势再说这话吧!现在我已经改变主意了,多两条命也没什么坏处。”说完,对着空气拍了两下手。

  我还没反应过来现在的局势,走廊两边的病房同时打开了门,从里面慢慢走出了好多的尸体,吱吱呀呀的向我们涌来,挤满了整个楼道。

  李玄道和吴老头护着我,这时李玄道拿出了一堆符纸,念了两句什么,符纸居然自己着起火来。

  “无为火?呵呵!真是有意思,以为这样就能打得过我吗?”张海涛在尸群的另一端说着。

  “我当然没指望着点无为火能斗得过你的尸群,你的本事不小,当然还是要来点真的。”李玄道说着,不知从哪里飞出了很多的小火球,这些火球落在尸体的身上,立马,尸体化成了一堆灰烬。

  慢慢的火越来越大,飞起的烟雾触及到了火警系统,顿时,从天花板上降下水来,浓浓的水汽充满了整个楼道。

  “无为火可以转化成噬魂火,噬魂、噬魂,焚尽万物!”吴老头说着,还不住的摇着头。

  等水汽散去,我终于知道吴老头为什么会摇头叹气了,整个楼道充满了人的骨灰,踩在上面都让人心惊胆战。

  “张海涛!多行不义必自毙,本来噬魂者就是逆天而行,今天你却利用八卦阵夺取上百人的性命,我岂能放过你,今日,你这八卦阵,我带你收下了!”李玄道的声音在一旁响起,隔着烟尘可以看见他因愤怒暴跳的青筋,也是,术士本应是助人,哪里能害人。

  “哼,我看你有何能耐,别忘了你们现在可是在我的地方,我死了你们也别想出去!”张海涛愤怒的说着。

  “现在的局势的确不利于我们,但是你想要利用八卦阵收集魂魄,必定会用一颗上好的鸡血石来做阵眼!而鸡血石主阳,你要它转阴可是要费不少心血的,这些,我还是可以的!”李玄道看着张海涛说着。

  张海涛蹲下身来,给坐在轮椅上早就干枯的母亲拉了拉腿上的毛毯,“李大师可知道,还有一种可以催动八卦阵的法子?不用鸡血石,却可以得到比鸡血石强百倍的效果。”

  李玄道惊讶的看着张海涛,“难道,你要~你要以魂献阵?你现在的你已经和这个阵法相连,如果以魂献阵,你会死掉的!”

  “哈哈哈哈!我还怕这些吗?只要母亲能够复活,我做什么都愿意。”说着蹲下,趴在的尸体的腿上,我们还来不及阻止,便看见他拿着刀子捅进了自己的腹中,嘴里不住的发出笑声:“哈哈哈!现在我就是阵,阵就是我,在这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说完恶狠狠的看着我们,嘴角向外不住的溢着血,恨不得立马吃了我一样。

  “你这个混账不如的东西。”李玄道口中不爽的骂道。

  我们走过去,此时的张海涛已经成了一具无没有任何生命力的尸体,软巴巴的躺在那里。

  “唉!晚了一步,早知道就应该先找鸡血石的。”

  我走过去一看,果然,张海涛身旁还有一块已经失了颜色的鸡血石,还有一本布满血迹的书籍。

  “这个鸡血石怎么处理,扔了他,还是烧了它?”我走过去,想要收拾一下残害,正想弯腰捡起地上的鸡血石。

  “别动!”李玄道和吴老头立马出声制止了我。

  我被他们俩这么一喊,吓得心里一颤,动作立马停在了半空。

  这时异常的事情出现了,地上原本好好的一滩血,此时竟然像是被加热一般,沸腾了起来,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哈哈哈!”我还在震惊中,此时突兀的从空中响起了一阵笑声,慢慢的充斥在整个楼道,而这次,我已经清晰的辨认出这是张海涛的声音,只不过现在我们无法捕捉到声音的来源。

  “哈哈哈!现在八卦阵已经大成,你们现在只不过是我的囊中之物,不需要的亲手杀了你们,日出之时,你们还出不去,就乖乖的留在这里做我的盘中餐吧!”声音继续在楼道里飘荡,最后慢慢的消散开去。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日出之时咱们还出不去就在这里做他的盘中餐?”我不解的问着李玄道和吴老头,其实我的心中多少有些答案,但是还需要一个确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