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是非黑白

  眼前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车里面作者一家三口,开车的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坐在副驾驶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大概三四十的年纪,而我此刻座位旁边是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小男孩。

  一家人看似要去郊游,其乐融融,我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旁边的小男孩拉了拉我的说,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表情,然后对我说:“你只要看着就好了,如果说话可是会死掉的。”

  说完,继续摆弄着手里的怀里的小汽车,刚刚的一幕仿佛都只是我的幻觉而已。

  汽车继续行驶着,过了一段高速公路后,道路开始变得颠簸,甚至,我都已经有一阵困意袭来。

  不久,汽车开始停下了,车里的一家人高兴的下了车,当然现在也包括我。

  小男孩手里拿着汽车,高兴的跟在那个女人的身后。她们找了一处阴凉之处开始休息,玩耍。看得十分让人羡慕。

  天色渐暗,这时,那个男人将小男孩抱上了车,原来,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接着,那个男人带着那个女人走进了树林,我一时好奇便跟了上去。

  “我是不会同意和你离婚的,你也看见了,童童还小,他需要待在母亲的身边!”那个女人埋怨的说着,声音带着一丝的颤抖。

  “我和你离婚后,童童还会有另一个妈妈,他还小,会很快接受一些新的事物。”男人不悦的说着“真不知道那个狐狸精有什么好的!我实话和你说,今天我是无论如果都不会和你离婚,除非我死。”说着,便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了一把刀,“就算我死了,公司属于我的股份也是童童的,你和那个小狐狸精别想得到一分钱。”

  男人被女人的做法惹怒了,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但是女人的力量总会是那么的脆弱,怎么能够凭借着自己的一己之力战胜一个魁梧的男人。只听‘啊!’的一声,男人夺下刀子,生生的刺进了女人的身体里,嘴里还说着:“那你就去死吧!”

  我正在纠结要不要出去的时候,身后突然间冒出了一个声音,“看吧!大人们就是这个样子,为了一己私欲,为了金银权势,连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

  我回过头看去,小男孩就站在我身后,手里拿着汽车玩具,而眼睛,紧紧地盯着不远处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对于这么小的孩子,要去接受这种事情是多么的残酷。

  g酷w(匠网fD唯sZ一\正版O{,3其*他都7是…;盗D{版

  小男孩讲目光从前面收了回来,对我一笑“你最好什么都不要做,不然你会立刻就死!”说完,便走回了车里,继续躺下睡觉,回复了之前的平静。

  刚刚小男孩那诡异的一笑,真的让我心有余悸,我看了看远处的那对夫妇,男人已经将女人的尸体藏好了,擦了擦头上的细汗,便走回了车里,我看这架势是要走了,赶忙,在他之前上了车。

  车子发动行了大概十几分钟,小男孩从梦中醒来,好奇的问“妈妈呢?”男人随便编了一个幌子便糊弄过去了,好像之前的那一幕,小男孩什么都没看见过一样。车子一直在行驶,我终于还是没能抵过困意,沉沉的睡去。

  “子木?子木?子木,醒醒!”

  等我咋整开眼睛,眼前的早就没有了雾的痕迹,有的只有吴老头那张枯燥的脸,靠!靠我这么近做什么?

  我立马起身,站了起来,等我彻底回过神来时,才发现我所在的是一间病室,我刚刚是躺在病床上,哪里还有一丝沙发的痕迹。

  我摇摇头使自己的困乏减少,这时,李玄道走了过来,“做梦了?”

  我点点头,没有否认。

  “什么梦?”李玄道继续追问道。

  我将梦里的事情全部讲诉了一遍,发现这还是自己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讲诉一个梦,而且,居然记得这么清晰。

  吴老头听完,摸摸胡子“李师兄?”

  李玄道摆手,示意吴老头不要往下说。

  “咱们先出去再说!”说完便带着我们走出了病房。

  吴老头告诉我,我们现在所在的阵法叫是非阵。这里的是非分明是白与黑,白色为魂,黑色为魇,也可以说是一种幻术,进入这两团浓雾,可以看见死者生前所发生的事情,而我所进入的是魇所认为的事情的本质,仇对一切,而刚刚吴老头他们所进入的是魂所理解的事物本质,但是这两者无论是哪一方,他们都的思想都会有欠缺,而不是事物本来应有的性质。

  但是运用这种阵法,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阵法和施法人轮为一体,阵便是人,人便是阵,而这样,如果我们出不去,那么便会永远被困在这里,而现在,唯一的出路便是找到施法的人。

  吴老头并没有对我说他们在白雾里看见了什么,我压制住了好奇心没有去问,因为现在,在我的心里有一个更大的问号,黑雾中的那个男人,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我们出了病房,在走廊里搜索了一圈,既然这个阵中的事物是施阵人内心最直接的写照,那么只能说明,这里距离背后的那个人越来越近。

  我们走到大厅的时候,窗前显示出了两道人影,一个立在那里,一个坐在轮椅上。

  我本来想走过去,管他时好时坏先瞧一瞧。

  结果刚迈出去一步,便被李玄道给拽了回来。

  “哈哈哈!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我万万没想到,这个城市里还真是卧虎藏龙,居然还隐藏着这么多能手,而且还有这么一颗好的药材。”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应该是站立在那里的那个人。

  现在我可以更加肯定的是,这个人我一定在哪里见过,应为这个声音好熟悉。

  “我也没想到,这个城市还会有你这种,不惜代价啃噬魂魄的人,就不怕死后下地狱?为了一个小生,居然让你不惜一切代价,用自己的生命衍变出一个失传很久的八卦阵!”李玄道冷笑的说道。

  我怎么听着他们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在说我似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