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得半知半解,但是还不等我深思,原本站在那里的小护士尖叫的跑了出来,那个医生站在那里,一步步向我走来“救我~救我!”他的血液正从胸膛慢慢的流失,没走一步都是一步艰难。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一个人在我面前生命一点点的流逝,而我却无能为力。

  李玄道拉着我们走来,离开病房,我一路无话,这边是人性,不过现在更让我恐惧的是,那个背后操纵的人,他是有多么大的力量可以让这些人都保持死亡前的状态。

  但是只能说这个人利用了人最脆弱的地方,那边是人性。

  h更U新K/最快Up上酷N匠^网#

  人,之所以是人,和其他生物的区别就是,人有七情六欲,拥有最丰富的情感,这边是‘人性’。

  我们来到这层的服务台的时候,一个护士在那里打电话,“刘医生,十八床的病人已经送到了手术室,先前工作都已经准备好了,手术随时可以开始。”

  感情是来了一个急诊病人。

  这是小护士放下电话,在服务台等了一会,便有一个穿着医生服饰,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的人走了过来,“在核实一下病人的基本情况!”

  那个护士点点头,拿出了一个夹子。

  “姓名?”

  “徐菲!”

  “年龄?”

  “26岁!”

  “病情?”

  “大腿骨折!需要植入钢板!”

  他们两个一问一答,我们在不远处听着。

  咦~不对!她说病人叫什么?

  我没有理会李玄道他们的阻拦,箭步跑过去,抓着那个小护士的肩膀问道:“你说病人叫什么?”

  “徐~徐菲~”小护士明显别我的神情吓到了。

  “她在哪里?”我急切的问道。

  “现在应该到手术室门口了。”那个小护士说道。

  我急忙跑带手术室门口,只见两个穿着医生服的大夫推着一个病床,往手术室里走,我急忙跑过去将他们拦住,“菲菲?”我急切的关心到。

  徐菲看了我一眼,苦涩的笑了笑,由于腿部受伤,面部显得十分的痛苦,两穿白大褂的人往旁边推了推我“对不起,病人现在需要立马手术,请你在外面等候。”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徐菲便被推了进去。

  这时李玄道和吴老头赶了过来,“你这小子,跑的也太快了!”吴老头气喘吁吁的说着。

  李玄道则白了我一眼,“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都说过了,这里没有真的,你居然还上当。”

  我刚想反驳,但是话还没说出来,之前推徐菲进去的两个人便跑了出来,我立马将他们拦住“里面怎么了?”

  “鬼!闹鬼了!诈尸了!”他们两个异口同声的说着,我还没放映过来,李玄道双手一抹,两张符便贴在了他们头上,本来还好好会动的两个人,就在面前,瞬间变成了两具僵尸,“鬼,还诈尸,我看你们就是诈尸了!”一遍说着,还不住的对我翻白眼。

  现在我真是服了背后操纵的那个人。

  我急忙推来手术室的门,走了进去,而此时站在里面的,正是刚刚那个开膛破肚的医生,此时他手里拿着电锯,真准备在徐菲的腿上做动作。

  徐菲好像被打了麻药,没有任何感觉,任由电锯在腿上切来切去,这时原本在外面的李玄道走了进来,“不好,快离开这里,这个楼层忽然多了很多尸体,看样子是冲咱们来的。”

  说着,便拉着我们往外走去,“可是徐菲?”我不满的问道。

  “徐菲你个大头鬼啊,你没长脑子么,那分明是假的,还真是可惜了你这么一双眼睛!”说完还低骂了两句。

  等我们走出手术室,走廊里已经站满了尸体,我看了一眼,为首的居然是哪个小护士,所有的都站在对面,并没有行动,这时,前面的那个小护士说了句:“就是他们,我刚刚看见他们将那两个医生变成干尸了,他们是鬼,快点抓住他们。”

  刚说完,大批的人向我们走来,我也真是服了,明明他们是鬼,却鬼喊捉鬼,这年头这事还真是稀奇,没办法,我们只能跑,他们人数众多,打起来吃亏的还是我们。

  我们一路跑到电梯门口便再也没地方跑了,左右夹击,现在已经属于把我们包围起来了。

  “告诉你们别过来,小心我把你们打回原形~”我无力的威胁到。

  结果在前面的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直接说出了一句让我吐血的话“不用你打,我们现在就现原形。”说完,抬起手在在自己的喉咙处摸索着,只听‘撕拉’一声,一扒,一掀,立马露出了原本灰褐色的皮肤,恶心至极。

  “你当这身皮衣穿着好受啊!”

  紧接着,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堆干尸而旁边是一堆的人皮。这简直是一副活的地狱图,幸亏我的承受能力强,不然心脏早就跳出来了。

  李玄道和吴老头立马拿出符纸在前面顶着,看样子他们一时半会还不会接近。

  但是这时‘哗啦’一声,之前紧闭的电梯门,此时竟然开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便别人拽进了电梯。

  李玄道看了我一眼,“先别着急着放松,接下来,还说不一定有什么事情等着咱们呢,别忘了咱们现在可是在别人的阵里待着呢!”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我还没傻到那种程度呢。

  等到电梯门再次打开的时候,电梯上显示着八楼,和之前一样,电梯到了八楼便暗了下去,停止了工作。

  这层楼很奇怪,看不清是用来做什么,眼前一片雾蒙蒙,看不清前面发生了什么。

  吴老头在我们手腕上系了黄表纸,省了找不到对方。

  但是此时,看着眼前的两团浓雾,李玄道都不敢轻举妄动了,两团雾,一黑一白,互不相交,不动不浮,就这样各自占山为王。

  我们在雾里摸索了一会,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好像是沙发,于是便坐了下来,但是这时我忽然感觉有点奇怪,这周围好像只有我一样,我叫了几声,也没有人应答,奇怪?吴老头和那个李玄道呢?

  我正想起来寻找他们的时候,沙发忽然动了起来,把我颠簸的又做了下来。

  就在这时,雾散了,我发现我居然坐在了一辆汽车里,而四周是一番从来没见过的景象,这里,是什么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