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胆怯,说实在的,吴老头他们严肃的样子真的把我吓了一跳。

  能在每天人来人往的医院顶楼,挂这么一张八卦图,只说明一件事,这个人对医院的了解可以说是特别的熟悉,而且在医院来去自如。

  我们下了电梯,电梯原本显示的十四楼,现在已经暗了下去,电梯里的灯闪了两下也暗了下去,电梯门就那样开着,我试了一下,属于彻底的坏掉了。现在如果我们要逃,只能做楼梯,可惜,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事事可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十四楼是这个医院的顶楼,基本上都是主治医师以上的职务者在这里开什么研讨会,所以,房间并不多。

  李玄道在突然间抓起我的手,在我的手里放了两个珠子,握在手里凉飕飕的,我打开手心一看,顿时失了魂,把珠子扔了出去。

  李玄道骂骂咧咧的说道:“你个龟孙子,这么宝贝的东西你扔什么仍,你又不是没见过!”接着,走到我面前,再次将那两个珠子赛到了我手里,这珠子不是别的,正是我以前经常梦到的眼珠,这还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

  李玄道看我这个样子,翻我了一个白眼,“你是天生鬼眼,天生神力,这两个珠子可不是给你摆设着看的,进入这里怕是不容易出去,这是给你保命的,依照你小子现在的功力,怕是连一个简单的死尸都打不过,记住,有危险就将珠子放在手心,全身心的放到珠子上,珠子的力量会帮助你的。”

  我听完愣愣的点点头,我看了吴老头一眼,吴老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李玄道回头看见吴老头的样子,遥遥头,回身对我说:“这是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就算你是天生鬼眼,让我发现有第二次,我照样杀了你。”

  我张着嘴,猛力的点点头。

  吴老头什么都没说,在前面带路,走了起来,我们在这层楼搜索了好久,连个鬼影都没有看见一个。

  正当我想要放弃,休息的时候,李玄道好像发现什么了什么,让我们停下,他则警惕的看着周围。

  “不好,咱们陷入阵中了!”李玄道忽然焦急的说着。

  “怎么回事?”我和吴老头赶忙问道。

  李玄道沉思的一下,说:“刚刚一下电梯我就感觉不对劲,电梯虽然显示的十四楼,但是咱们现在真的在十四楼吗?这个十四楼什么都没有,难道你们没有发现这里的房间都是一模一样的?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事物!”说着转身看了我一样,“过来!”

  我听他叫我,便乖乖地走了过去,“站在这里,闭上双眼,按照的我的指示做!”我没有反驳,只能乖乖的听他的话,说叫这个时候他是老大。

  “不要想其他,眼前回想你刚刚看见的一幕!”

  我努力的聚集精神力,忽然感到眉心一阵刺痛,接着,原本黑暗的世界开始变化,“八卦图,对就是八卦图。”,我大声的说着。

  我张开眼睛,率先爬到了八卦图的地方,“八卦图,黑白相见,八卦各有三爻,“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分立八方,象征“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性质与自然现象,象征世界的变化与循环,分类方法如同五行,世间万物皆可分类归至八卦之中,亦是二进制与电子计算机的古老始祖。

  八卦图有阴阳两鱼,虽然阴阳鱼的旋转角度无统一和标准,但阴阳鱼顺时针旋转这是有严格定义的,此图逆时针旋转是错误的,违反了太极按北斗星斗柄顺时针旋转的自然规律。

  所以这个阵的破法正是这个八卦图。”,李玄道给我们解释道。

  “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

  李玄道轻轻的念着,然后走进,将八卦图,按照原本应有的顺序,将阴阳鱼给扭转了过来,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十四楼的景象,此时已经消失不见,而我们面前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的尽头,赫然写着“手术室”三个字,在荧光的映照下,显得十分的诡异。

  看来这个楼层是手术室和重症病房。我们在楼道里穿梭,在经过一个病房的时候,看见有一个一声站在里面,而床上躺着一个病人,脸色惨白,看来病的不轻,这时我的好奇心再次占据了上风。

  我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走上前,我看清了这个躺在病床上的人,这是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子,看样子也就刚刚三十出头的样子,躺在床上,面色惨白,早就失去了应有的红润与活力。此时他的胸膛被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里面的器官一览无余,我的胃开始忍不住翻江倒海起来。

  ,Z酷匠s网n@首X发k

  这时从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小护士,带着口罩“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这里可是重症病房,你身上有细菌,快点出去。”说着一边往外赶我,这时那个医生转过身来,不悦的看着我,“你快点出去,不然我们就要报警了。”

  这时我看见他摘下口罩的面孔,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来,接我这在看看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一模一样,这分明是一个人。

  这时吴老头他们从外面走了过来,一把将我拉了出去。我们站在门外,那个医生,并没有继续离我们,而是回过身继续手术,等他再次转过身来,原本白色的消毒服,此时前面已经变得血淋淋了,我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小护士,恐怕她也和面前的这位医生发生了一样的事情。

  面前的一切简直是太诡异了,也就是说他们居然再给自己开刀。

  “他们早就死了!”这时李玄道在耳边轻轻的说着,“如果我没有猜错,咱们已经在另一个阵法里了,这便是有名的八卦阵,所谓了八卦阵,阵阵相连,亦真亦幻,但是这阵法早就在唐宋时代失传了,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碰上,也算不枉此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