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和吴老头休息够了才走出来碰面,吴老头神采奕奕,我倒好,灰头土脸。

  “老爷子,咱们接下来这是要去往何方啊?”我傻愣愣的站在吴老头的对面,还不住的打着哈欠。

  “饿不饿?”吴老头问我道。

  “恩!”我机械式的点点头,现在我恨不得一刻钟都不想离开我的床。

  “走吧,先找个地方吃饭去,吃饱了,才能有精神,就你那杏仁大的脑子,能经得起这么折腾么!”说罢,我老头拉着我在附近找餐馆吃饭。

  我俩进了一个拉面馆,一人点了一碗牛肉拉面,还不等面上来,我便急切的问道:“今天咱们去找的那个人,是个什么来头,我怎么不知道这城市还藏着这么一个世外高人啊!”

  “你小子,你看过哪个人非要大力的宣扬自己?之前你看见我的时候,知道我是会茅山术么,知道我和你有这么一层关系么?”吴老头拿起一双筷子,轻轻的敲了几下我的头。

  “我哪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真是的,要是我,怎么说也得有人知道啊,我在这地方生活了这么多年,连一点传言都没听过,真是的。

  酷G匠网y@首Z●发

  “嘿!我看你小子这几天是越来越不服气了,这样吧,那就跟你好好的说上一说。”吴老头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摸了摸胡子:“咱们这次要去找的人姓李,论辈分,我还得称他为师兄,不过常人都叫他李大师。”

  这时掌柜的端着两碗面走了过来:“哟!大师,我可不敢当,我只是一个开面馆的!”

  “你是李大师?”我疑惑的问着。

  “鄙人姓李!”说完便转身忙去了。

  我听完他这么一句话,我没差点憋出毛病来,弄了半天他以为我们说的是他啊。

  吴老头低头吃着面,我还想继续提醒他往下说出去,没想到,这老头子居然看都不看我,直接吃面。

  吃完面,大概歇了十几分钟,我们便出发了。

  路上吴老头告诉,这个李大师,姓李名玄道,算是全真教的一个分支,后来因为心中贪念走上了邪路,做了一个噬魂者。

  修炼之人,分为修心和噬魂两类,我们平常所见的多为修心之人,所谓修心,就是修炼全凭自己的本事和能力,送魂收魇,为名除害,一般都是单一的,不会乱了阴阳,饶了阴阳二界。

  但是噬魂之人却是不一样的,他们一般都是会借用很多古老的秘术,来提炼和吸收魇中的精华,从而达到提升自己身体各项能力的目的,进而提高自己的修为,而这其中,噬魂者对阵法的运用和了解可比其他人要精的多。

  从昨天的情形看,背后的主谋很明显的是在吸收人的魂魄,以此为食,提升自己,所以,这种情况下,求助于噬魂者,也称得上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早先的噬魂者还只是噬的魇,毕竟魂善魇恶,把魇除掉与直接自己吸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这些并没有什么大碍!

  不过从明朝开始,当时朱元璋的智囊团中,就有一位噬魂者,但朱元璋为了特殊目的,一直把他隐藏的很好。

  暂且先不追究这位到底是谁,只说他为了帮扶朱元璋,竟不惜阴德,同时提炼魂和魇的精华,从而得到了大量的外力支持,最终助朱元璋奠定了二百七十多年的大明王朝。

  以朱元璋一个乞丐的身份,最终成为开国皇帝,中国上下五千年也只有他一人。史学家认为这都是运气和机遇使然,恐怕远没有那么简单。

  从此,噬魂者也就不再那么明显地把魂和魇区别对待,只要是,他们照单全收。

  这也是现在修心者和噬魂者的最大分歧所在。

  修心者为正,而噬魂者亦正亦邪。

  而且现在的噬魂者多半修炼的是降术。

  我跟着吴老头来到了他说的那个李玄道的家,那是一个很破旧的砖瓦房,建在了一条早就废弃的火车道的边上,可以说是荒无人烟,周围除了荒野,别的也就没了,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我所在的这座城市里,看似繁华却还有这么一个荒芜的小地方。

  我和吴老头一路无话,我跟着吴老头走着,总是感觉最近所有的事情都是让别人牵着鼻子走一样。

  到了李玄道住处前,吴老头敲了好久的门,都没有人应答,这时一个穿着一身运动服,带着一顶破旧的棒球帽的人,从火车道上走了下来。

  吴老头看了一眼,站在那里不做声,等那人走进,吴老头说道:“李师兄这是去哪里了?”

  于是我真的再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了,面前的这个人,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而吴老头已经八十多了,怎么会是师兄?

  李玄道看了一眼吴老头:“今天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我可记得你师傅嘱咐你说什么老死都不要和我往来的。”

  “瞧你说的,都一把年纪了,还记得当年的那些事干嘛!”吴老头笑嘻嘻的说道,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吴老头往别人屁股上面贴,这不怕烫死。

  李玄道开了房门:“进来吧!”

  我刚进屋就恨不得立马跳出来,这屋里面放的除了垃圾还是垃圾,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李玄道其实是以捡垃圾为生的,真亏了他还是一个术士。

  “这个小子是谁啊?你徒弟?不对呀!我可记得你们有规矩,不能收外来人的。”李玄道走在一旁的椅子上,指着我问道。

  “他,这小子,姓张,名子木,李师兄应该有个印象的。”吴老头笑眯眯的说着。

  “张子木!”李玄道喝了口桌上的水,然后放下水杯:“张家的传人?天生异质!”

  吴老头连忙点头,表示正确。

  “说吧,你今天带着这个小子来找我,必定是有事相求,说起来我还算是欠你们张家一个人情,我能还就还!”说完,还给我们找了两把椅子。

  吴老头示意我坐下。

  “李师兄,是这样的,我有什么事情就直说了,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海涵。”说罢,吴老头还作了个揖,以表示尊敬,真不知道原来吴老头是有这么有礼貌的一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