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护士推着小车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我们连忙在后面跟上,我我们看见她从小车上拿起输液的东西,对病床上的人要做些什么,吴老头掏出一张符,快速的贴在了小护士的身上,小护士立马不动了,没想到这老头子一把年龄了,却身轻如燕。

  我看了看病床上躺着的人,不出我所料,正是李队长那个消失的手下,我试了试体温,已经死去很长时间了,吴老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李队长,最好还是说:“李队长,此地不必多待,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想要给你这手下收尸,等事情都解决完了也不迟,那家伙要你手下的尸体没有用的。”

  李队长用被子将他的手下遮了起来,这才起身跟我们走了出来。

  我们走在走廊里,总感觉有风吹过来,没到一个房间我们就发现,这个房间所有物品上的文字都是用的冥文,对于冥文我曾经也了解过,冥文又叫亡书,是一种写给死人看的文字。起源于哪里已无从考证,有人说是当年蚩尤的魔族所使用的文字,现在会冥文的已经是少之又少了。

  这是楼道里传来一阵‘执拗,执拗’的声音,显得整个楼道更是空旷无比。

  ni更F新3q最快◇*上ME酷匠/f网

  “这个不是那个护士推得小车的声音么!”李队长惊讶的说着。

  我们听着小车的声音越来越近,心中产生了一丝恐惧,那个护士明明已经被吴老头贴了符,怎么会还在动,吴老头的功夫我还是了解的,这件事可不简单。

  吴老头走到我们前面,示意我们不要出声,不要乱动。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我们终于看清了,推车的正是哪个小护士,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走路姿势有点别扭,一瘸一拐的。

  她走近,我看见之前吴老头在他身上贴的符纸早就不见踪影了,八成是被吹进来的风给吹掉了。我们看见她进了顶头的那个病房,很久才出来,好在她已经死了,空洞的眼睛看不见我们。

  “不对!”这时吴老头忽然说道:“我给她贴的符是安身符!专门对付起尸的尸体,这种符有一个好处就是,只要贴上,除非有意外、认为,风是根本吹不下来的。”

  我们还在思考着,这是为什么!只听“啪~啪~啪~”的声音,一阵脚步声传来,我们转身“不好!”李队长大声的说着:“那个小护士回来了!”

  我转身一看,果不其然,她因为骨骼有些扭曲、松散,跑起来的样子让人看着更加胆颤,“先不管这么多了,咱们先去楼梯口。”吴老头说着。

  于是我们便跑到了楼梯口,都说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既然弄个这么一个大阵,哪里还会在楼梯口给你留个出路。

  ‘嗖!’的一声枪响,我感觉那子弹是贴着我耳头根子过去的,正想转头对着李队长大骂一顿,谁知道我前面却是黑压压的人群,恨不得刚刚那些病房出现的病人全部起来的,我终于知道了一个阵法的强大。

  “子木,你没事吧?”吴老头关切的问着。

  我摇摇头,现在我才看清楚,我们几乎是被这群尸体给包围了,李队长啪啪的开着枪,吴老头用符护身,我躲在他们身后,关键是这个样子也不是办法,这样打下去,吃亏的可是我们啊。

  我们不住的躲闪着“哎呦!”我应声倒地。

  “子木,怎么了?“吴老头着急的问着我。

  “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没事!”说着,我低头一看,是小护士的那个小推车,已经倒在地上,一片凌乱,在里面有一只体温表,对,体温表,我瞬间感到欣喜。

  “吴爷爷,体温表!体温表!”我高兴的将体温表拿了起来。

  “你这小子,都这个时候还体温表,是不是摔坏脑袋了!”吴老头没好气的训斥我。

  “不是,这支体温表上的不是冥文,这里所有的标注都是冥文的,只有这支体温表不是!”我拿给吴老头看。

  “嘿!臭小子,还真有你的。”吴老头看的很仔细,小小的体温表上赫然用汉字写着‘体温计’三个字。

  吴老头拿起体温计,将它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瞬间碎成了碎片四飞出去,“成败在此一举了,我们快点去楼梯口!”说完便带头冲了出去。

  我和李队长见一个八十多的老头子都这样,当然不能落后,紧随其后,现在外面已经被堵的很挤了,吴老头和李队长强行开辟了一条道路。

  我们来到楼梯口的时候,果然原本紧闭的大门,现在已经敞开了,于是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跑到了一楼。

  等到了一楼,一直等候的刑警发现了我们,把我们带到了警卫室,我刚想问,阵法破了,那些人不会追上来吧!吴老头便先开了口“放心吧,虽然阵法一破,但是只对人,那些家伙出不得阵法的!”

  他这句话说完,还真是让我们心中的石头顿时落了地!

  等我们走到警卫室门前的时候,徐菲已经健步如飞的向我跑来,终于,一个期待已久的拥抱让我终于支撑不住,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徐菲已经走了,吴老头说是李队长把她叫了回去,有任务。

  吴老头坐在我的身边,“你这娃娃体力不行啊,看来以后要对你多加训练。”

  我笑了笑,摆摆手,像这种事,我感觉以后还是不招惹的好,“吴爷爷,昨天的事情你怎么看?”

  吴老头沉思了一会说道:“昨天的事情一看就是术士出身的人,不然排法布阵可不是那么容易说学会就能学会的,我仔细想了一下,为了以保万一,咱们下午去拜访一下一个术士。”

  “术士?”我不解的问道。

  “你也知道,术士分为很多门类,咱们茅山只是这里面的一个分支,咱们所讲求的是以驱为主,以降为辅,如果论阵法,咱们可是比不上全真啊!所以,下午咱们去拜访一下全真的传人,或许从他那里咱们可以了解到什么!”说完还不忘摸摸自己的胡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